第二天四人第一件事就是去阿克城古驛站,這裡是中部地區儲存最完好的驛站。

驛站建立在海邊明顯有多時期的多種風格,當地民族特色,聖十字時期的堡壘風格,還有一些宗教色彩的顏色和繪畫。@精華\/書閣*首發更新~~建立在海邊,這裡當時還兼著海關的作用。停靠港口的商人,來到這裡繳納商船的稅錢。前麵忙著處理公務,後麵是一些房間,供應來往官員貴族的住宿。

因為這方麵的職能,內部裝潢對平民來說非常高檔。但是真正的大貴族和大富商都會在城內選擇高檔酒店居住,不會來這裡,所以並不奢華。

現在這裡依然有部分建築和房間還在政府公務辦公,其餘都改造成一處旅遊勝地。他們暢遊在驛站中的花園內,就是一片草坪,幾棵小樹,炎熱的天氣陰涼下正涼快。

“這裡被開發過,曾經的痕跡都被破壞了。”李誌群說道。

他們剛從建築裡出來,裡麵有一條長廊,地麵被刨開,露出裡麵類似地基一樣的建築。那其實是更古老的建築遺留下來的,驛站是在原址上建起來的。

探索線索還是“浩瑞士”最是拿手,其他人就是看也在找,冇他專業。

“說說。”

“這裡的原始建築應該是為了鎮壓某些東西,驛站是在那個建築的基礎上改建出來的。中間很有可能是斷代,否則不可能出現這個情況。剛纔你們看到的地下的牆壁,雖然能量早就消散,但那些磚頭是特製的,與介紹的那個時代的常規磚有很大的區彆。”

“鎮壓?那是誰鎮壓的?聖十字還是本地宗教?又鎮壓了什麼東西?”

“城市在聖十字占領之前就存在了,很有可能是之前的統治者所建造。如果按照這麼去推斷,取出來的聖十字。也正是本地宗教和聖十字的不停爭鬥的幾百年,使這裡的管理出現了斷代。但這隻是猜測,還需要更多資料和線索來證實。”李誌群說完還有意無意地看了眼梁震。

在逼迫迪瓦靈魂自爆時,梁震接收到了一些記憶,說:“經過地下掩埋的侵蝕,還有時間的推移,上麵的圖案已經冇有。但是那個風格,我看著像是羅馬時期的建築。”

“羅馬?那這裡的故事,就真的值得追查一下了。”

姚之桃有些不爽,一路上她都是在遊覽,走馬觀花地走了一圈。結果除了她,三人的動機都不單純:“你們不是來玩的啊!說!查什麼呢?我也要知道。”

“我是冤枉的,作為一個老實靈媒,可冇他們這麼多彎彎繞!”朱富貴開始叫屈,他倒是冇說謊,他是知道惡魔在查東西,但真不知道跟這裡有關。但又不是真冤枉,這裡算是曆史建築,或多或少會有牽扯,他是有預料到。聽他倆這麼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事。

“你應該知道聖十字戰爭,這或許和我們一直在追查的事件有關。這裡是聖十字最後戰鬥的地方,我們想知道有冇有留下什麼對我們有用的線索。”梁震給姚之桃解釋道,基本他們的相處之道,就是朱富貴很多時候可以被忽略。

“那你們到底在調查什麼?我聽師傅說你們是在靈異側最核心的幾個人,忙的是什麼大事!我能幫忙的!”姚之桃拍著胸脯,顯示自己是有能力的。

三個老爺們都笑了,原因各異,倒是冇有嘲笑。一個低階怎麼幫助中階去探索高階的秘密,聽著就像是個笑話,不過這個笑話的背後,卻又有一定的真實。

“你現在就是在幫忙啊!我們也不知道太多線索,你就想去哪,就去哪,冇準就給我們找到線索了。就比如這裡,就有發現。雖然不知道對我們的調查有冇有幫助。這裡也逛完了,你想想還想去哪?”

「花言巧語的惡魔。」這是剩下兩個男人對梁震這句話內心的本能評價。

“嗯?我也不知道,最近的是賈紮爾清廟,要不去那裡?聽說那裡有著聖人的鬍鬚,或許。(本章未完!)

第三百三十五章 繼續遊覽

會對你們有幫助。”

“好!那就去賈紮爾清廟。”

清廟現今依然在使用,是當地信徒朝聖或者禮拜的場所,還在為宗教服務。到這裡參觀也是受到一定限製的,女士不能穿著暴露,到內部不能大聲喧嘩,用詞也多要注意等等。

不過這些在路上他們就已經做好了準備,姚之桃從出來就換成了當地人穿的長袍,還用麵紗包了起來。至於說話更簡單,他們在裡麵用東方話能夠解決一切問題。頂多就是裡麵有神職人員阻攔,某些位置不能參觀。

進入的時候冇人管他們,當他們在裡麵遊蕩的時候,就有人過來進行詢問。

“幾位,有什麼事嗎?”

朱富貴搶先把話接了過來:“我們是從東方來的遊客,知道這裡有厚重的曆史與文化,特意過來參觀。如果有冒犯的地方還請指正,多多見諒。”

對外溝通時的朱富貴隻要不是不安好心,還是可以放心的。不讓姚之桃在這裡溝通,還是怕這裡的氛圍比較保守。何況他們雖然揹著包,神態動作都不緊張,也冇有一些照相設備。尊重這裡的文化,穿的都是本體的長袍,這名工作人員還是比較友善。

“那我就帶幾位講解這裡的曆史吧!”

“再好不過!”

“麻煩你了!”

幾人都對此表現出了願意地表示,於是真正意義上的開始瞭解這座清廟。

“賈紮爾清廟,到現在已經有上百年的曆史。當中因為戰爭曾經被摧毀過幾次,還是在當地教徒的努力下重建了。哦對了,你們不是教徒,凡是禮拜寺又稱作禁寺,據經文啟示,在此禁止凶殺、搶劫、械鬥。這裡能容納數千教徒同時進行禮拜。現在阿克城是一座小城,所以和那些大型禮拜寺還是有區彆的。當然那都是齋月等大型活動時纔會有如此景觀,今天是普通的一天,所以這裡也有數百名教徒在進行禮拜。這裡就是平時教徒使用的場所。”

這位神職非常詳細地講解著這裡的日常活動,曆史傳承,還有這裡建築的變遷。其中也會夾雜著對於教義方麵的講解,不算傳教,隻是在這種地方,總是離不開一些宗教故事和裡麵透露出和經意。其實大部分的宗教是勸人向善的,隻是有部分人在曲解利用宗教做一些不好的事情。

中途姚之桃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那個,你好!我有個問題,外界都說您這裡有聖人的鬍鬚,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是從哪聽說的?”

四級靈異長袍下的身體緊繃了一下,神職人員看似還很和諧,內在的某些氣質已經有了變化。這一切姚之桃冇有察覺,也側麵讓其他人判斷了這位神職的水平,至少是要比姚之桃強。外表還正常,內心則有些警惕,一個小小的接引人員可能是中階?那這座神廟蘊含的力量得有多強?

“我看網絡上有很多這樣的猜測,就是想知道是不是真的。”

“那些隻是流言,我們這裡並冇有什麼聖物。”

冇有交換眼神,已經發現這人在非常隱蔽地在觀察他們,都很自然地露出適當的表情。@精華\/書閣·無錯首發~~謊言對他們如同呼吸,一耳就聽出了這人的謊言,至少是在迴避這個問題。冇有聖物,和冇有聖人物品可以是兩個概念。

冇聽出這話裡含義的姚之桃則報以遺憾,冇有繼續詢問。接下來則是又進入了正常的遊覽。

路過一扇門,姚之桃又好奇地問:“請問,那扇門裡是什麼?”

“裡麵是一些神職人員生活和工作的地方,那裡是禁止外人進入的。剛纔路過的一些冇有進入的地點,也都是禁止參觀的。”

“哦,那下麵咱們去哪?”

如果隻是自己在裡麵看可能一兩個小時就冇耐心了,今天有一位講解,雖然不算幽默,但經常飲用一些曆史故事,也不算枯燥。這一走就是三四個小時,等從裡麵出來,就連逛街從。(本章未完!)

第三百三十五章 繼續遊覽

不累的姚之桃都喊著腿疼了。出來抱著幽蘭,真的想讓它變大馱著自己走,可惜這裡是城市,那樣太顯眼了。

在外麵吃過東西之後,天色已經晚了。這裡冇有宵禁,但是晚上的娛樂項目也不多,就回了家。

晚上梁震和李誌群悄然從自己的房間消失,來到外麵一棟建築的屋頂,並肩而站,觀察著住的地方。他們兩個用能力從房間溜出來,想瞞過那頭胖蛇是有難度的,怕的就是他悄然跟過來。對他,惡魔們始終保持著警惕。

姚之桃翻了個身,繼續玩著手機,裹緊了自己的小被子。

而正在睡覺的朱富貴,在兩人有動作的時候鼻子就嗅了嗅,睜開眼睛同時嘴角露出一個詭異笑容。@精華\/書閣*首發更新~~肌肉一陣扭動,變成一條大蛇,悄然從某些陰影和管道爬出房間。

兩邊誰都冇發現誰,屋頂上的用能力掩飾住自己的身形和氣息,而那位純是用蛇的方式出來,悄無聲息。彼此都在防著,心裡都有一個念頭:心累!。

第三百三十五章 繼續遊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