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三國:再世董卓 >   第10章

這一天,二馬拉車來到了這裡,路途兩天,這裡是隴西。

“怎麼了,很懷念嗎?”董母溫柔的說著。

“是啊,我很懷念,喜歡我的,都在這裡。”董父眼神很嚮往,畢竟這裡是他的家。

董卓伸出半個身子,看著這座小城,「以後,我就要生活在這裡了嗎。」

董父駕駛著馬匹向一個地方駛去,這裡已經看到很多的居民,他們有的在耕種,有的在放羊,一副美好的模樣。

路過一旁的道路,馬車停在一處大院,董父下車,看著門口,有些愣神,不是很敢進去。

“總要麵對的。”董母下車,把馬兒牽到一旁的樹上捆好。

“仲穎,叔穎,一起進去吧。”董父的聲音有些微弱。

看到這裡,董卓露出一副壞笑。「喜聞樂見的見大人環節。」

“一起吧。”董母牽著董旻。

大門有個鐵釦,董母拿著敲敲鐵塊,發出叮叮叮的聲音。

“是誰啊。”不久後,裡麵出來一個白髮老人,他用眼睛足足看了董父十秒。才緩緩開口。

“你還知道回來啊,我還以為,你都不記得你是這裡人了。”

“大伯,怎麼可能啊,我現在也是告老還鄉了,以後就在這裡。”董父連忙去扶老者。

“好啊,好啊,還有,這兩個娃。”老者看著董卓和董旻。

“他們說我二兒子和三兒,是在潁川出生的,第一次回來。”

董母推著董卓和董旻兩個前進,走到老者旁邊。

“好啊,好。”老者抓著董卓的手,到處捏了捏。

“這娃,好,骨架寬大,結實。”老者摸完董卓一臉滿足,董卓隻能默默的無視老者的動作。

摸完董卓,老者又去摸董旻,捏了捏手臂,就說道:“以後多吃一點,你比不上你哥哥半點。”

“我每天都吃的很飽啊。”董旻嘟囔一句。

“好了,我也知道你們來乾什麼,不是來看我這個老傢夥的,拿去。”老者拿著一張破舊的黃紙。

“謝謝大伯,隻是來的倉促,下次再來拜訪您。”董父接過黃皮紙。

“行了,去吧去吧。”老者擺擺手。

「這應該是地契吧。」董卓默默想到。

一塊土地上,一座破落木屋,「這已經算是危房了吧?,根本不能住人。」

“這房子不能要了。”

“那今天,我們就把這個房子給處理,再做新的。”董父去馬車後麵拿出斧頭。

“父親,你該不會想動手拆開吧。”董卓問道。

“對啊,用斧頭把房子破壞,然後用馬匹拖走。”

“你不覺得這樣很麻煩嗎,這房子雖然破爛,但它也是木屋,很重的。”

“那這麼說,仲穎是有辦法輕鬆解決了。”

“不如我們乾脆一把火燒了吧,隻剩下木灰,要輕鬆很多。”

頓時,父母看董卓的眼神都不對勁了。

“怎麼了,你們這樣看著我,有什麼問題嗎。”

“冇什麼問題,仲穎,你這個想法很好,很棒。”

“不過我們要不要進去看看,裡麵有冇有一些珍貴的物品,要是被燒冇了,怪可惜的。”

董父發現房門已經被釘死,根本進不去。“還是得用這個。”

董父拿起斧頭,雙手抓著斧柄,臉色繃緊,一聲大喝,斧頭順勢而下,重重的劈在房門上。

哐噹一聲,房門直接被砸出一個口子。這些木板已經很脆了,被斧頭這種巨力一敲直接碎成一個窟窿。

董富拿著斧頭對著房門,一陣亂砸,砸出一個人行拱門,裡麵的灰塵也飛了出來。

“過來休息一下吧,不然這灰塵有點多。”董母打開一個罐子,裡麵是清澈的水。

“嗯。”董父過來飲一口水,等待灰塵散去。

“好啦,我進去看看。”董父拿著斧頭走近木房,隻見裡麵,空蕩蕩,並且還有一些贓物,看著房子裡麵破爛的窗戶口就知道,這個木房早就被熊孩子光臨過。

“點火吧,裡麵空蕩蕩的,什麼也冇有。”董父走了出來。

“嗯。”董卓拿著著火的雜草,放在房子的角落,並不斷的新增木頭。

“仲穎,可以了,過來,讓它自己燒就行了。”母親喊著董卓。

“現在有時間,我想練一下騎馬。”董卓看著一匹駿馬。

“當然可以,我在你這個年紀,可是到處跑。”

得到董父同意,董卓解開一匹馬兒的木架,把它牽出來。

“對了,父親,你知道馬鞍,馬蹬,馬蹄鐵嗎?”董卓腦子想到了什麼。

“你說到馬鞍是不是坐在馬上的。”

“對,馬蹬是幫助人更高的上馬和平衡,馬蹄鐵就是馬掌。”董卓還用手在馬肚子和馬腿比喻。

“隻有那個。。馬。馬鞍,給坐人的,怎麼了。”

“問問而已,我現在想去試試馬兒。”董卓牽著馬兒到空地。

「還好,一切都來的急,馬中核武器的三件套。」董卓咧開嘴巴,露出一個溫暖人心的微笑。

剛好有兩個孩子路過,他們兩個看著董卓的笑容,頓時互相抱在一起,渾身發抖的後退,「這人笑的好可怕。」

看著這個到達自己肩膀的馬背,董卓有點懊惱,這馬也太大了,這要怎麼上去。

“唉,拚了。”董卓深呼吸一口,讓身體充滿力量,雙手撐在馬背上,腳部發力,高高躍起,張開半腿跨過馬背,穩穩噹噹坐在馬背上。

“我成功了!我成功了!”董卓不由的大聲歡呼。

拿穩馬繩,雙腳夾馬兒的肚子,董卓叫喚一聲,“駕!”

馬兒就在草坪上奔跑起來,過往的風吹拂著董卓的麵龐,身後的東西也在飛速倒退。

「還不夠,我還要更快。」現在顯然不能再用雙腿夾肚子了,不然一個不小心,就從馬上摔下來了。

董卓靈機一動,一邊手拿著韁繩,另一邊手空出來,狠狠的拍打馬屁股。“駕,駕!再快點。”

馬兒的速度再次快上一節,疾馳的風力讓董卓微微眯眼。「就是這種感覺。」

馬兒跑了一陣子,董卓也過足了癮,現在想著,要怎麼減速,讓馬兒停下來。「我不會啊!芭比Q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