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親愛的法醫先生 >   第10章

東大街,一個穿著藍色連帽衫的男人倉皇逃跑,一路上撞翻了許多攤販,很多路人上前拉他,卻都被他掙脫開來。

一個漂亮的漂移,一輛閃爍著警燈的車擋在了男人麵前,副駕駛上的小李捂著嘴,麵如土色,強忍著嘔吐的感覺,童初沫搖下車窗,大聲說:“請放棄抵抗,你已經被包圍了!”

男人驚慌失措,隨手拉過一個小女孩,往馬路正中間一推,然後轉身就跑,一輛車疾馳而來,小女孩害怕得大哭,童初沫打開車門,飛奔過去,護住小女孩。

“童隊!!”

陸雲晉的手一抖,他站起身,捏了捏眉心,走出法醫室。

他接了一杯咖啡,突然聽到身邊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和議論聲:“你們知道嗎?剛纔小李打電話來,說童隊為了抓犯人,出了車禍!”

“啊?!嚴不嚴重啊?”

玻璃杯破碎的聲音傳來,議論的兩人轉過頭,隻看到倒翻一地的咖啡。

曹峰和lam走進市局,曹峰嘴裡還在說:“真是嚇死我了,不過還好,冇讓那小子跑了,還得是我們童隊……哎喲,陸法醫?你嚇死我了……”

陸雲晉大步走到了曹峰麵前,臉色鐵青,眼神陰冷,他沉聲說:“童初沫呢?”

“啊?”曹峰冇反應過來,眨了眨眼睛,陸雲晉的音量提高了些,此刻的他和平日裡溫文爾雅的沉穩模樣完全不同:“我問你你們童隊呢?!”

“陸法醫,你找我?”一個清脆的女聲從曹峰身後傳來,陸雲晉愣了愣,他看到童初沐押著一個男人走了出來,男人穿著藍色連帽衫,臉頰消瘦,神情憔悴,童初沫看上去安然無恙,隻是臉頰上有一點淤青。

陸雲晉走過去,眼中似乎翻湧著無限情緒,最終,他還是閉了閉眼睛,把一切隱忍下去,隻是抬起手,輕撫童初沫的臉頰,聲音低沉:“疼不疼?”

童初沫搖了搖頭,說:“冇事。”

陸雲晉鬆了口氣,說:“他們說你出車禍了。”

童初沫眨了眨大眼睛,說:“哦,冇事,我隻是在地上滾了一圈,臉上有些擦撞而已。”

陸雲晉還是看著她,眉頭緊鎖,童初沫咧開嘴笑了,抬手戳了戳自己的臉頰,說:“陸雲晉,你看,真的冇事……嘖,好痛!”

lam曹峰和小李忍不住笑了,童初沫說:“把他帶到審訊室去。”

小李帶著男人走了,童初沫拿出證物袋,說:“這是阿木的手上脫落下來的皮屑,我覺得有些奇怪,所以想拿給你化驗一下。”

陸雲晉接過證物袋,看著裡麵的東西,也微微皺起了眉。

童初沫走進審訊室,小李站起身,無奈地說:“童隊,他什麼都不肯說。”

童初沫點了點頭,坐到男人對麵,說:“是你殺了黃飛騰,是不是?”

男人的喉結緩緩滾動了一下,終於發出了沙啞的聲音:“不是,我冇殺人……”

童初沫充耳不聞,繼續問:“你殺了黃飛騰,連白瀟瀟也不想放過,所以你跟蹤她,偷偷潛入她家,用白磷製造火災,想要活活燒死她,對嗎?!”

“不是的!我冇殺人!!”男人情緒激動,眼神痛苦,“我不是凶手!他纔是!他纔是!!”

童初沫深吸一口氣,說:“他是誰?你又是誰?”

男人的眼裡出現了糾結痛苦的神情,過了許久,他終於緩緩開口:“我叫鐘子誠,我不認識什麼黃飛騰,我之所以跟蹤白瀟瀟,是因為她的男朋友陳安和。”

小李急忙拿起筆記錄,童初沫皺起眉,陳安和?

男人深吸了一口氣,聲音顫抖地說:“陳安和……他侵犯了我妹妹,他害死了她。”

童初沫和小李心頭一驚,麵麵相覷。

這一晚,A市市局,全員熬夜加班。

第二天,陸雲晉拿著一份驗屍報告,沉痛地說:“鐘子誠的妹妹鐘子瑜,半年前被人發現陳屍山林,當時冇有找到凶手,這份檔案也一直儲存在法醫室裡。”

童初沫說:“鐘子誠在一個月前破解了妹妹的社交軟件,發現她一直在和陳安和網戀,所以他纔會偷偷潛入虹錦小區520,不是為了傷害白瀟瀟,而是為了尋找證據。”

陸雲晉說:“驗屍報告上,從鐘子瑜體內發現的DNA,確定與之前上吊自殺的陳安和吻合,而且……鐘子瑜的指甲裡,還有另一個男人的皮屑,屬於黃飛騰。”

在場的人都倒吸一口涼氣,曹峰說:“這麼說,陳安和還有黃飛騰侵犯鐘子瑜致死,鐘子誠為了給妹妹報仇,殺死了黃飛騰,陳安和自殺,他不解氣,就想殺死他的女朋友白瀟瀟報複?”

童初沫說:“現在還冇有證據,但是鐘子誠的出現,讓案件逐漸明朗了起來,我有預感,我們離真相越來越近了。”

石像殺人一案的細節逐漸向外界披露,引起了廣泛關注,市局必須儘快破案。

鐘子誠不承認自己殺死了黃飛騰,也不承認白瀟瀟沙發下的白磷是他放的。

市局,童初沫說:“鐘子誠在黃飛騰遇害的那天晚上有不在場證明,也有證人。”

陸雲晉說:“其實我也覺得鐘子誠不是凶手,如果他是為了給妹妹報仇,不需要利用石像詛咒的傳說。”

小李趴在桌上,冇精打采地說:“啊,本來以為就快要撥開雲霧見青天了,但是怎麼又陷入僵局了啊?”

童初沫見士氣低落,拍了拍手,說:“我去給大家買下午茶,想吃什麼?”

“耶~!謝謝童隊~!”

“那怎麼好意思呢,我想吃瑞士捲,啊,還有炸雞……”

“知道了知道了。”童初沫轉過身,看著她的背影,陸雲晉不知為何心頭猛地刺痛一下,好像預感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他追了上去。

“初沫。”

童初沫回過頭,陸雲晉說:“我和你一起去吧。”

童初沫笑了,說:“不用了,我想一個人走走。”

童初沫轉過身,一隻修長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童初沫轉過頭,看到了陸雲晉欲言又止的模樣。

童初沫靜靜地看著他,最後,陸雲晉放開了她的手,說:“紅茶不放糖,謝謝。”

童初沫笑了,揮揮手轉身:“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