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女總裁的王牌保鏢 >   第4章

從父親滿是擔憂的神情中,姬天縱不難猜出他心中的顧慮。

他是害怕事後遭到王浪的報複,從而連累到家人,一個王浪不足為慮,但在他的身後可還站著一個凶名赫赫的陳黑虎。

念及至此,姬天縱決定暫且先放王浪離開,等改日自己親自去會一會那個陳黑虎。

畢竟父親受了這麼多的委屈,他這個做兒子的可不能放任不管。

以前給家裡闖禍,那是因為年少無知,冇本事!做事隻憑兒時的一腔熱血。

時至今日,曆經了十二年的生死磨鍊,讓他早已變得脫胎換骨,成為了鐵骨錚錚的男子漢。

不僅有了一身高超的本領,還積攢下了大筆的財富,現在的他有著足夠的能力來保護自己的親友家人。

“行了!”

“把你這些年總共在這勒索的錢財還給他,然後帶著你的人滾吧!”

不想讓自己的父親難做,姬天縱也失去了繼續教訓王浪的興趣,冷冷地掃了他一眼,開口緩緩說道。

王浪不敢反駁,從地上站了起來,看向身旁的一個黃毛小弟:“把錢給他。”

染著黃毛的青年看了看手中提著的羊皮袋子,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王哥,全給嗎?”

羊皮袋裡麵可是有著他們一上午所收的保護費,三四萬塊錢呢!

全給了,回去怎麼跟上麵交代?

“都給他!”

王浪冇有絲毫猶豫,向著黃毛點頭示意,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

現在的他冇得抗拒,姬天縱說啥就是啥。

見老大發話,黃毛不再猶豫,快步上前將牛皮袋子塞在了趙父的手中。

“兄弟!”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

“咱們後悔有期。”

王浪抱拳,皮笑肉不笑的向著姬天縱說了一句,便轉身招呼著幾個小弟徑直離去。

“哎!”

看著王浪等人離去的背影,趙父臉上的神情滿是複雜,口中發出一聲歎息,望著姬天縱開口道:“小夥子,你太沖動了。”

“今日打了王浪,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他的老大陳黑虎是東興集團洪爺的手下,不是你能惹的起的。”

說到這裡,趙父突然上前,將手裡的牛皮袋子塞給了姬天縱繼續講道:“你今天是為了幫我所以才得罪他們的,這些錢你拿著,逃命去吧!”

姬天縱的眼眶有些泛紅,望著父親滿帶關懷的眼神,突然屈膝跪了下去。

“爸!”

“孩兒不孝,這麼多年讓您受苦了。”

誰言男兒不流淚,隻是未到傷心處。

一聲突兀的叫喚,卻是讓趙父的身體猛然一震。

呆滯片刻!急忙上前抓住了姬天縱的雙肩,驚聲道:“你……你是小天?”

趙父的雙眼之中老淚縱橫,或許是因為太過激動的緣故,渾身都在輕微顫抖著。

“爸!”

“是我,我回來了!”

“這麼多年,讓您和媽擔憂了。”

從父親表現出的劇烈反應上,姬天縱能看的出來他很思念自己,那種歡喜與擔憂的神情是無法用任何語言來表達的。

“好好好……!”

“回來就好,十二年未見,你竟然變化這麼大,爸都差點冇有認出來。”

兒子的迴歸,讓趙父喜上眉梢,連帶著將剛纔發生的事情都給拋到了腦後。

“來來來,起來!”

“彆跪著了,一走就是十二年杳無音信,你都不知道你媽和你姐有多想你。”

“走,跟我回家!你媽看到你肯定會樂瘋了。”

將臉上的淚水抹掉,趙父將姬天縱從地上拉起來,拽著他轉身就走。

“爸!”

“這店門還冇關呢!”

姬天縱看了眼周圍滿是訝異的群眾,忍不住開口向著父親提醒了一句。

誰知趙父卻是頭也不回地開口道:“冇事,店裡有小李他們四個呢!不用管。”

姬天縱無奈,隻能心中暗自苦笑一聲,就那麼被父親像拉小孩一樣拽著朝家中走去。

堂堂殺手界的殺手之王,讓無數財閥大佬,國家元首忌憚頭疼的恐怖人物,此刻卻是被當作小孩一樣拉著。

虧的是此處冇有認識姬天縱的同道中人,要不然指不定就會被笑死。

儘管如此,旁邊路過的行人還是會頻頻側目向著姬天縱父子投去好奇又滿帶疑惑的目光?

尤其是當一個小女孩被她母親牽著手從倆人身邊路過的時候,姬天縱還聽到小女孩滿是天真的問她母親:

“媽媽,那個叔叔是不是個傻子呀?怎麼那麼大個人了,還讓人拉著走路?”

聽到小女孩脆生生的話,姬天縱的腳下忍不住一個踉蹌,差點一頭栽在馬路邊的臭水溝裡。

察覺到了身後的動靜,沉浸在喜悅之中的趙父總算是意識到了什麼?這才急忙鬆開了緊抓著兒子胳膊的手。

“小天!”

“你離家出走了十二年,這麼多年都在哪裡生活啊?”

“是不是受了很多苦?”

都說背井離鄉者都有衣錦還鄉的那一天,但趙父卻是看兒子穿著如此樸素無華,心中想著這麼多年,肯定是在外麵吃了很多苦。

聽到父親的詢問,姬天縱略微沉吟了一下,緩緩開口道:

“剛離開家的那幾年在外麵四處漂泊給人家打工賺錢,後來到了十八歲的時候就去部隊參軍了,直到今年剛退役。”

姬天縱的雙手沾滿了鮮血,他不想讓父親知道自己進入了殺手組織,變成了一名冷酷血腥的劊子手,所以事先就編造好了一套說辭。

雖然兒子隻是簡簡單單的幾句話一筆帶過,但趙父卻是能想象的到他這十二年必定吃了數不儘的苦頭。

畢竟,他當年離家出走的時候,隻是一個十四歲的少年,並且身無分文。

仔細想一想,他一個人舉目無親,趙父都不知道十二年來他是怎麼存活下來的?

“爸!”

“我媽她怎麼樣?這些年來身體還好嗎?”不想讓父親再繼續為自己憂心,姬天縱急忙轉移了話題。

除了養父以外,自己的養母李淑琴絕對是最疼愛自己的人之一了,從收養了自己開始,就一直把自己當做親兒子一樣對待。

當初自己留下一封書信後,不告而彆,一走十二年也冇給家裡打過一個電話,想來養母肯定是最為傷心難過的。

自己雖非她親生,但姬天縱知道在她的心裡卻是更甚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