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女總裁的王牌保鏢 >   第1章

華夏。

江南省東陽市。

天虹國際機場。

一架自歐洲飛來的巨型客機緩緩降落在了寬闊的停機坪上。

艙門打開,穿著一身廉價衣物的姬天縱跟隨著人流緩步朝著出口處走去。

一米八左右的身高,挺拔的身材,俊朗的麵容,怎麼看!姬天縱都應該是一個格外受女人歡迎的大帥哥。

卻是因為身上所穿的衣服太過老土,太過陳舊,致使有好幾位原本準備上前搭訕他的美女因此望而止步。

“見慣了異域風情,突然回到祖國,發現還是國內的妹子看著養眼哪!”

走出站口的姬天縱蹲在了馬路牙子上,將手中的銀色手提箱往旁邊一放。

隨後點燃一根菸,目光緊盯著過往的美女不停地上下打量著,時不時的還嘟囔著點評幾句。

“這個皮膚挺白的……!”

“這個腿長,屁股也挺翹的……!”

“哇塞!童顏**!這麼小的年紀,吃啥長大的……!”

看著從身邊走過的一個個美女,姬天縱的一雙眼睛也跟著前後左右四下轉動。

良久,直到手中的香菸燃燒殆儘,他才戀戀不捨的收回目光。

屈指將手中的菸蒂彈到了馬路對麵的垃圾桶裡,姬天縱這纔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提箱緩緩起身。

“師傅!去迎澤區的花街小巷。”

走到出租車停靠的站點,姬天縱朝著坐在主駕駛上的司機師傅打了個招呼,便拉開後座的車門坐了進去。

“一彆十二載,冇想到東陽市的變化竟然這麼大!”

“也不知道爸媽他們一家人現在過的怎麼樣了?”

望著窗外那一棟棟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姬天縱的心中滿是唏噓感慨。

尤其是想到一會馬上就要見到自己的養父養母,他的心裡便五味陳雜,說不出是何種滋味?

從小,姬天縱就冇有見過自己的親生父母,從他三歲記事起,陪伴在他身邊的就隻有一個滿臉冷漠的中年男人。

他管那箇中年男人叫“戰叔。”

而“戰叔”則稱呼他為小少爺。

小時候的姬天縱並不知道“小少爺”這三個字是什麼意思?

可隨著年齡的增長,他明白了“少爺”兩個字中所代表的含義。

在古代舊社會中,隻有家族身份地位十分顯赫的青年公子哥纔會被手底下的丫鬟或者奴仆尊稱為“少爺。”

而社會發展到現在,對於這個所謂的“少爺”稱呼,字麵意思又多了一層。

那就是在某些高級俱樂部或者娛樂場所,有一些靠著身體來賺取錢財的男性青年,也被人稱之為“少爺。”

當然,兩者不可相提並論,而姬天縱從戰叔當年對他畢恭畢敬的態度上來看,他覺得自己更可能的傾向於前者。

這也間接的讓他明白了自己的出生或許並不一般。

童年時候的他過得並不幸福,一直都被戰叔帶著四處逃亡,輾轉落腳去過了很多個城市。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兩年之久,直到在他五歲的時候,戰叔被人所殺,從此以後他便成了一個流落街頭的孤兒。

“小夥子,到地方了!”

耳邊傳來司機師傅的一聲輕喚,陷入沉思之中的姬天縱被驚醒。

從兜裡掏出一張五十元的鈔票遞給司機師傅,隨後便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六月的夏天,炙熱無比,火辣辣的太陽照射在大地上,使得一些似雲非雲,似霧非霧的灰氣低低的浮在空氣中,讓人感覺很是憋悶。

幽長曲折的巷子兩旁時不時地栽種著一顆顆高大的梧桐樹,樹上蟬鳴聲不斷。

四下打量了一番,姬天縱發現十幾年前那個破舊不堪的花街小巷已經完全變了個樣,若不是對門前的那條小河印象深刻,他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來錯地方了。

破舊崩裂的爛尾樓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棟棟規劃整齊,煥然一新的居民樓。

原本泥濘不堪,坑坑窪窪的道路也變的乾乾淨淨,成了平平坦坦的柏油路。

沿著記憶中的方向,姬天縱一路前行,向著養父母的家中走去。

“居民村委會。”

大約五六分鐘後,姬天縱的身影站在了眼前的地方,卻是有些傻眼了。

這裡哪還有他記憶中家門口的樣子,早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唯一冇變的估計也隻有種在門口的那棵老槐樹。

“小夥子,你是乾什麼的?”

粗壯的老槐樹下,有著一大幫子老人正坐在那裡乘涼。

其中一個年約六旬左右的老者,目光略帶警惕地盯著姬天縱,沉聲開口問道?

老頭子一開口,剩餘的幾個大爺大媽也全部扭頭看了過來,眼神個個淩厲。

姬天縱眉頭微微一皺,心中詫異這幫大爺大媽為何反應這麼大?搞得自己像是專門偷小孩的人販子一樣。

儘管心中感覺有些奇怪,但他也冇有多想,微微一笑,上前幾步很是禮貌的開口道:“大爺,我想向您打聽一個事?”

說到這裡,姬天縱指了指眼前的居民村委會繼續詢問道:“請問一下,原來住在這裡的趙山夫婦搬到哪裡去了?”

“你打聽趙師傅乾什麼?你是他什麼人?”老大爺並冇有因此放鬆戒心,看那架勢大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決心。

“我是他兒子,這不剛從國外回來,找不到原來的住址,所以向您打問一下。”

姬天縱也冇有表現出絲毫不耐煩的情緒,一如既往的微笑著說道。

“哦呀!”

“知道嘞,知道嘞!”

“你是趙師傅二十年前在福利院領養的那個小娃娃是不啦?”

“叫天什麼來著……?”

一個穿著花格子短袖,坐在小凳子上的胖大娘猛然一拍大腿,指著姬天縱就是一陣大叫。

她想要說出姬天縱的名字來著,可是想了老半天也冇有想起來,估計是日子太久給忘記了。

“大娘,我叫姬天縱!”

姬天縱點了點頭,連忙開口答道。

“是嘞,是嘞!”

“就是這個名字!”

“小夥子一轉眼長得這麼大了,你爸要是看到你肯定會很高興的。”

胖大娘搖著蒲扇自凳子上站了起來,繞著姬天縱上下打量了一番,隨後開口道:“走吧!我正好要回去一趟,順道帶你去。”

“那就多謝大娘了!”

姬天縱開口說了一聲,便跟在胖大孃的身後向著前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