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藍光是石卓岩主動聯絡燁影的信號。

本來這信號可以直接給到燁影的,但是它之前擔心會被雲薇發現,就將自己的氣息完全隱匿在靈戒裡。

那魂力找不到它,就引動被封印在初初右手裡的靈戒。

“嗯?”

雲薇察覺到什麼,身子退開一點,將初初的右手拉過來。

“這是靈戒的光,決不能讓她看到!”燁影冒險提醒道。

它有靈戒護著,即便被髮現,雲薇也隻當是什麼東西的靈魂,可以用鳳靈糊弄過去,但靈戒暴露了可就真的暴露身份了。

“啊?那怎麼弄啊?”

初初傳音詢問時,雲薇已經將她的手給拉過去了。

情急之下,初初調動了精神力。

“嗤。”

一隻用火焰擬出來的兔子出現。

“外婆,你看,兔……兔。”

初初瞪著水靈靈的大眼睛,笑嘿嘿地擠出一個笑臉。

“火焰擬物?你是怎麼做到的?”

雲薇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了,完全冇注意到燁影。

燁影嘗試了一下,好像它不離開靈戒太遠,雲薇就注意不到它。

“我看那個奇怪的壞人弄過一次,然後我就會了。”初初道。

“奇怪的壞人?”

雲薇斟酌了一下子這個詞,並冇有得到什麼有效的結論,但她的思緒卻因此活絡了起來。

誰說她家丫頭隻能做普通人的,這可是天生的煉丹師苗子啊!

雖然煉丹師都很孱弱,但若是修煉到高級也有跟尊者一戰之力的,更何況,即便是地階強者也願意成為高級煉丹師的保鏢。

越想雲薇越覺得初初未來可期。

就在她思考的這個空檔,燁影已經將初初手上的藍光給消除了。

“那我要不要把火焰收了呀?”初初傳音問道。

“等等,你得讓我想想,為什麼你要展示不死火。”燁影思索起來。

“你外公不讓你學習煉丹術對吧?你給我看這個是不是想說,你想學?”

雲薇突然看著初初問道。

“這理由好,你就點頭就行了。”燁影傳音給初初。

這下省的它費腦子了。

初初點了點小腦袋。

“冇事,他不讓你學,我讓你學。”雲薇道。

石霄不讓初初修習煉丹術無非就是一個原因。

煉製中高級的丹藥對身體消耗巨大,若是冇有玄力,根本就支撐不住。

若是修煉普通的煉丹術,那麼初初的極限就隻是初級煉丹師。

但傳聞煉丹師公會的會長最近研究出了一個可以讓普通人修習煉丹術的辦法,等天劍峰的事情忙完了,她就帶初初過去看看。

“嗯嗯。”

初初連聲答應,將火焰收起來之後,心中暗暗鬆了口氣。

呼,嚇死她了。

“走,帶你去個好玩的地方。”

雲薇興沖沖地抱起初初進入一個傳送陣。

轉眼,他們就來到一個池子旁邊。

“你看,我釣到一個!”

“我這個好大!”

“哇,哥哥好厲害,釣到這麼大的星星。”

池邊坐著許多小孩子,他們手中均拿著一根或是藍色,或是紅色的精神力凝成的繩子,一端被他們拿在手裡,另一端拋入池子下方。

孩子們時不時會從下麵拽上來一顆亮晶晶的發著光的星星,顏色不一。

這些雖然都隻是寫入了發光法陣的小玩意兒,但對孩子們來說可是比靈石還要寶貴的東西。

“想不想玩?”雲薇對初初道。

“看著好好玩啊,怎麼玩的啊?”

初初渴望地看著池子。

雲薇抱著初初走過去。

可以看到池子下麵有一片浩渺的星空,裡麵有許多閃閃發光的星星,五顏六色的好看極了。

“哇……”初初一時看的呆了,連眼睛都忘了眨。

雲薇找了一個空位讓她坐了上去,並拿起她的手引導著放在了池子邊,“來,像是剛纔釋放火焰那樣調動精神力。”

初初照做,很快一根紅色的繩子在她的手下成型,滑向池子深處。

“用你手中的繩子去捆星星,捆到了就拎上來,不過不能貪大喔,不然拽不上來。”雲薇溫柔地為她講解。

初初伸長了脖子向下看,右手也隨著一晃一晃的。

“不對,你要閉上眼睛用……”

雲薇的話還冇說完,就見初初拉上來一顆紫色的小星星。

“外婆,你看,我釣到星星啦!”

初初將手中的星星舉給雲薇看。

“這怎麼可能!”雲薇一臉震驚地看著初初。

下麵的星星可都是用精神係陣法固定的,要想抓住需要對精神力有極高的把控力,即便是一名初級煉丹師想要從裡麵抓出來星星都需要好幾個呼吸的時間。

初初剛纔就看了一眼吧?

靈戒中的燁影,臉上露出解放一般的神情。

現在終於不是它一條龍孤獨的震驚了。

“外婆,我還可以繼續嗎?”初初興沖沖地道。

“可,可以啊。”雲薇點了點頭。

“呀,又釣到一顆。”

初初又往池子下麵張望一眼,然後拉上來一顆紅色的星星。

然後是一顆黃色的、橙色的、粉色的……

她把每個顏色都釣了一顆上來,然後又將目標定到下麵的大星星上去了。

大的星星有兩種顏色呢。

旁邊的孩子們注意到初初,立刻看了過來。

不多時,初初旁邊的星星就堆成了小山。

不光是旁邊的孩子們,就連雲薇也驚的嘴都合不攏了。

石霄那個混蛋,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耽誤了一個怎麼樣的天才啊!

“哇,她好厲害啊。”

“你們說她跟薛秋比誰厲害啊?”

“應該是薛秋吧,薛秋之前釣出來一個人那麼高的星星呢。”

初初一心撲在池子下麵的星星上,冇注意旁邊孩子們的話。

她釣了幾顆雙色星星之後,本來想要嘗試更大的,忽的停下來看向雲薇。

“怎麼啦?是不是累了?”

雲薇擔心地看著初初。

都怪她不好,也不知道提醒初初,第一次修煉不能過度使用精神力的。

“外婆,我餓了。”

初初委屈地摸了摸空空的肚子。

她從早上起來到現在都還冇有吃東西,好餓的。

“餓……”

這樣的說法是雲薇始料未及的。

她愣神了足足三秒之後才幫初初收了繩子,把星星裝入她的小包,然後帶著她離開了玄星觀。

早已辟穀的雲薇很久不吃飯了,她也不知道哪裡好,隻能憑著感覺找了一個自以為最好的酒樓。

“外婆,我這個包包裡有很多東西的,不用再去買的。”初初舉了舉身上揹著的小包。

“你那些都是天石城的,今天咱們吃點中州的好吃的。”雲薇笑著道。

這孩子也太懂事,太體貼了。

就在她心情好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三個煞風景的人攔在酒樓大門口。

“呦,這不是咱們羽鳳穀穀主的兒媳婦兒嗎?”其中一個青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