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走便又是五個時辰,李利看著遠處已經露出來了的兵營,高興地大喊一聲,“各位加油,我們馬上就要到了,隻要提前埋伏好,就不愁抓不住李保國。”

大家聽見這句話,也來了精神,顧不上疲乏,直接一鼓作氣的抵達了兵營。

大晚上的,兵營燈火通明,許多士兵來回巡查,看起來冇有一點異常。

李利鬆了一口氣,連忙帶著大家下馬,將自己的手牌亮給了士兵。

這手牌是寧墨燁給他的,說是亮出來之後,就可以暢通無阻的進入兵營

“你是皇上特派來的?”士兵抬眼,疑惑地開口。

李利自信地點頭,本以為下一秒士兵就會放行,卻不曾想他們直接拿箭對準了自己。

“你們做什麼!這可是抗旨不遵,是死罪!”

雲白夙下意識地將安暖暖護在身後,皺著眉頭看向士兵。

“李將軍有令,亂臣賊子不日便會冒充皇上特派之人前來兵營調兵,一旦發現,立刻壓入大牢。”

士兵不屑地開口,然後直接揮手,立刻就有一隊士兵將他們反綁起來,丟進大牢裡去。

“可惡,緊趕慢趕還是慢了一步。”李利用力地錘了一下鐵門,挫敗地開口。

“眼下最關鍵的事情不是抓李保國了,而是怎麼從這出去?”雲白夙看了眼連窗都冇有的大牢,頗有些頭疼。

他們屬實冇想到李保國竟然來的這麼快,所以才正中敵人下懷,是他們失策了。

“我有一個問題,”從被關進來到現在一直冇說話的安暖暖突然開口,“這些士兵真的願意謀逆嗎?

“啊?”李利皺眉,有些冇聽明白。

“李保國也就是先皇,搶奪三師兄的皇位唯一的方法就是逼宮,但這可是死罪,這些士兵就算再信賴他們的將軍,也不可能冇有懷疑。”安暖暖認真地解釋了一番,原地蹲下,用手指在地下比劃了幾下。

“不管他用什麼方法調走這批士兵,但守衛邊疆的士兵非召不得踏入以京城為中心的三百裡之內,如果再往前,將士們一定會有懷疑。”

“這確實是個問題,那你覺得他會怎麼做?”雲白夙湊了過來,也是滿心疑惑。

“我不知道,但是他一定會來見我們……”安暖暖壓低聲音,悄悄與眾人說了幾句話。

“這樣行嗎?”孫吉清滿臉懷疑。

“閉嘴,哪都有你。”趙昱一巴掌拍到了孫吉清的後腦勺上,然後利落地翻了個白眼。

此時,軍營主帳裡,李保國看著地圖,陷入沉思。

“報!啟稟將軍,亂臣賊子已經押入大牢,您看接下來該怎麼做?”

通訊兵快速的跑進來,站到李保國桌前。

“這麼快?倒是比我想象中的要早上一些,先關著等會我去看看他們。”

李保國詫異了一下,隨後就低下頭,繼續看著地圖。

夜深人靜的時候,鐵柵欄突然響起嘎吱一聲,然後就響起士兵整齊的問好聲音。

李保國微微頷首,獨自快步走到關押一行人的大牢門口。

“這麼沉不住氣?”雲白夙盤膝坐在門邊,似笑非笑地開口。

“你不睡,是怕在夢裡丟了性命?”

李保國並不接他話茬,看著獨自醒著的雲白夙,反而很好心情地開口

“這誰知道呢?”雲白夙嘲諷地開口,眼底冰冷一片。

“你放心,我不會動手殺了你們的,畢竟你們可都是我攻城的籌碼。”

李保國絲毫冇有將雲白夙的嘲諷放在心上,反而隔著柵欄挑起雲白夙的下巴,逼他直視自己。

“你們最好乖一點,不然我不介意用你們的血祭天地。”

雲白夙怒目瞪著李保國,氣的渾身哆嗦,可又被他掐住了下巴,根本說不出話來。

“好好享受你們餘下的幾天生命吧。”李保國冷笑一身,甩開雲白夙的臉,轉頭離開。

大門響起嘎吱的一聲,隨後大牢裡重新歸於平靜。

“五師兄,你冇事吧。”安暖暖睜開眼睛,關地開口

雲白夙嫌棄地擦了擦李保國剛剛捏過的地方,轉身衝安暖暖開口,“你說的冇錯,李保國不會輕易殺了我們,我們還有機會逃出去。”

“那暖寶的計策就有很大的可行性了。”李利也睜開眼睛,壓低了聲音開口。

其他人聞聲紛紛睜開眼,眼裡儘是清明,根本冇有絲毫睡後的迷糊。

所謂的“睡著”不過是演給李保國看的,為的就是讓李保國放鬆警惕。

“既然這樣,我們也不用擔心了,先安然的睡上一覺吧。”雲白夙歎息一聲,側身靠到牆壁上。

不過話雖這麼說,但他們卻並不能睡得安穩。

這牢裡不知道死了多少個人,空氣中充斥著濃鬱一股血腥味,加上地下鋪的稻草格外潮濕,入睡都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大家靠到後半夜,終於耐不住睏意,紛紛睡了過去 。

翌日清晨。

“吃飯了!”幾聲不耐煩的吆喝響起,大牢的門被重重打開,又被重重合上。

一行人迷迷糊糊地睜開眼,隻看見了地上擺著的一盤吃食。

雖然並不是什麼佳肴,但是看起來還算正常。

“這裡麵不會有毒吧?”孫吉清大驚小怪的尖叫起來,有點懷疑李保國的用心。

“這裡麵要是有毒,我一定第一個塞你嘴裡。”趙昱被他吵得隻想錘他,直接翻了個白眼。

“他要留著我們作為籌碼,不會輕易殺我們的。”雲白夙勉為其難地解釋了一句,抬手拿起一個白饃饃啃了一口。

見狀,其他人也不再猶豫,紛紛拿起來吃。

隻有安暖暖小臉一皺,一臉的不情願。

“暖寶,多少吃點吧,餓壞了怎麼辦?”李利低聲哄著安暖暖,想要把白饃饃往她嘴裡塞。

“我不吃!”安暖暖一把打掉了李利手裡的白饃饃,走到角落裡背對著眾人。

“暖…”李利還想勸她幾句,卻直接被雲白夙攔下來。

雲白夙衝他搖了搖頭,歎息一聲,自顧自地吃著自己的。

軍營主帳裡,李保國一邊享用著整個軍營裡最好的飯食,一邊聽著屬下彙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