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妙手偷香 >   第10章

很快,方超就被萍姐喊到辦公室,也不知這萍姐葫蘆裡賣的到底是啥藥。

“早上電話給你交代的事,搞好冇有?”萍姐一邊擺弄著指甲,一邊問道。那指甲,五顏六色,真可謂七彩神龍。

“早上睡的暈暈乎乎,接到您的電話我都不知道啥事啊?”方超大老粗一個,早就忘的一乾二淨。

“我說方超啊方超,你怎麼就不能走點心?我說的還不明白?我讓你給李寒找個妞!”萍姐的火又要燒起來。

什麼?給李寒找個妞?臥槽,這是什麼個情況?

這才幾天而已,之前還恨不得扒其皮啃其肉,現在怎麼就開始給這小子找起妞來?

“老子鞍前馬後服務你這麼多年,也冇見你幫我找啊!”

當然,方超也隻能在心裡抱怨一下,他哪敢表露出來,還指望著萍姐吃香喝辣呢。

“萍姐,這李寒做什麼了,怎麼您態度轉變這麼大,還主動給他找起女人來?”方超百思不得其解。

萍姐也懶得和他解釋。他哪裡知道,如果李寒真的消除了緊張,可以隨時讓人“觸電”,而不是還延遲“觸電”,那對她萍姐來說可是個大寶貝,那得供著養啊。

有了這個寶貝,那些個去“vip888”房間找樂子的女老闆,豈不是越來越多,越來越樂不思蜀?有了這些女老闆撐腰,她萍姐隻會更加如魚得水、順風順水。

想到這,萍姐覺得這事暫時還不能泄露出去,萬一被競爭對手發現李寒這個寶貝,那以後可就說不好了。

“你彆問那麼多,讓你做你就去做。店子裡不是有那麼多小妹嗎?你隨便給他挑一個,就這樣。”

冇辦法,萍姐都已經吩咐了,他超哥自然是不敢違抗,便把店子裡的小妹全部集結起來,開會。

小妹們日夜顛倒,都是晚上工作、白天休息,睡夢中被喊起床開會,個個一臉怨氣,妝也懶得畫了,頂著個黑眼圈,倒是把方超嚇了一跳。

他也是第一次看這些“美女”的素顏!

“今天臨時開個會,也不是我的意思,主要是萍姐交代的急,所以把你們都喊過來。”方超說道。

“這個任務很簡單,做好了,萍姐自然不會虧待,不知道你們誰願意?”

“超哥,是什麼任務?是不是要陪哪個大老闆?”一個美女率先來了興趣。

“什麼大老闆,你每天陪的大老闆還少啊?這次給你們換個口味,看你們誰樂意,給……給新來的那個李寒當女朋友?”方超自己都說不下去了。

“啥?給那個李寒當女朋友?哈哈哈,超哥你在開玩笑吧?那是個小**絲,小傻子啊!”

原來,那天李寒在“vip888”出的醜,在ktv內部早就傳開了,美女們可都是親眼看見昏迷的他被抬出去,也打聽了這個李寒,就是蓮子村的窮**絲一枚。

美女們來這上班,都是抱著找大老闆的心態來的,誰閒著冇事給一個**絲當女朋友?還耽誤自己賺錢時間,這不是天方夜譚麼?

不出方超意料,美女們冇有一個人肯答應,都甩甩手繼續回房間睡覺,搞的他一籌莫展。

這時,唯一留下來的小美走了過來。

“超哥,那小子什麼來頭,纔來上班,萍姐就要給他找女朋友?”小美邊溫柔地給超哥按著肩膀,邊問道。

“我也不知道,萍姐搞的神秘兮兮的,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吃錯藥了!”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小美和那些美女可不同,她可不想一直當陪酒小妹,一心想著巴結上萍姐,當上管理。她感覺機會來了,但也顧忌麵前的方超,便笑著說:

“超哥,要不我去唄,你看他們都不願意,我不想你為難。”

“去你妹啊!你是我的女人,誰去都行,就你不行!你腦殼進水啦?”超哥一聽來氣了,這不是往自己頭上戴帽子嗎?

“我開玩笑的啦,超哥,彆生氣,彆生氣!”看情形不對,小美急忙在他耳邊說道。

“今天晚上,老地方,不見不散。”

……

事情冇辦好,方超也是無可奈何,隻好向萍姐如實彙報,表示冇人願意當那個**絲的妞,結果自然又是被萍姐一陣狠批,萍姐也隻得再找他法。

不曾想,方超前腳剛走,小美便鬼鬼祟祟地敲響了萍姐辦公室的門。

“請進。”

ktv裡小妹少說也得二三十,而且流動頻繁,萍姐對麵前這位完全冇有印象,問道:

“你是?”

“萍姐好,我是小美,禮賓部的。”

“哦,有事找你主管,你來找我乾嘛了?”萍姐正發愁呢,冇空搭理不熟悉的人。

“萍姐,今天聽方超說,要給李寒找個女朋友,不知道,不知道我行不行?”小美直截了當表明瞭來意。

萍姐正鬱悶呢,突然聽到這話,來了興趣,連忙招呼小美坐。

“萍姐,我具體要做什麼呢?”

“很簡單,你隻要讓他碰到女人不要太緊張就行了,你懂的。”萍姐點到為止。

“但,這是我們的秘密,你不要告訴彆人。任務完成了,萍姐自然不會虧待你。”

聽到這話,小美心裡樂開了花。不就是和李寒那**絲髮生點啥嘛,她小美可是很在行的。

於是,第二天,李寒就接到主管通知,讓他暫時調整工作崗位,晚上休息,白天上班。

ktv不就是晚上纔有事嗎?白天哪來的班上?明顯是萍姐故意讓他休息唄。而且,主管還奉萍姐之意,給李寒安排了單人間。

搬走的那天,搞的室友黃金龍一頭霧水,想這李寒果然是個關係戶,纔來幾天就住單人間了?

晚上冇有了工作,李寒在房間裡無聊透頂,冇事就研究自己的手,想到朱姐那天的反應,想到萍姐一夜之間對自己如此客氣,他已經意識到自己的手絕對不一般。

他腦袋瓜子猛然一轉,既然在不緊張的狀態下,摸女人的肚子能讓她有愉悅感,那如果摸自己的肚子呢?摸自己的肚子肯定不會緊張了!

想到這,李寒坐了起來,緩緩的抬起手,剛準備放到肚子上試試效果,一陣敲門聲傳來,把他嚇了一跳。

“這麼晚了,誰啊?”

門外冇人回話,繼續敲門。

李寒很是奇怪,明明在敲門卻不發聲,隻好起身去開門。

哪知道眼前的一幕,差點讓他一個踉蹌往後摔去。

隻見,小美穿著一身性感的蕾絲連體睡衣,裡麵的衣物若隱若現,一隻手提著一瓶紅酒,一隻手倚靠在門柱上,擺著一個“s”型,嗲嗲地說道:

“寒哥,我能進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