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說……”陸雲目瞪口呆的看著龍大炮。

“冇錯。”龍大炮有些得意的說道:“還記得,那一年,妖族的經濟倒退了好多年。”

畢竟是龍大炮!

這實力,馬上趕上那個老傢夥了!

“他們族長馬上來了,看到我是人族,怎麼辦?”陸雲有些緊張的問道。

龍大炮笑道:“怕什麼?這妖族裡的高手,都能化作人形,也不奇怪。”

門分左右,一個老者帶著兩位護衛走了進來。

見到陸雲和龍大炮之後,先是眼睛一亮,隨後行禮,“在下乃是兔妖族,族長鄭瀟,敢問兩位大人,可是從國都而來?”

“不錯。”陸雲微微點頭。

鄭瀟看到陸雲的裝束,已經相信了幾分。

像兔妖族這種窮鄉僻壤,整個部落,恐怕一年也產出不了十幾枚金幣,隻能顧得上溫飽。

陸雲一出手就是金幣,外加上穿著和自己這群兔妖比起來,格格不入,一看就是大富大貴之家。

“不知道兩位大人,來我們兔妖族,有何貴乾?還是說,妖主有何吩咐?”鄭瀟拱手,肅然起敬的問道。

“鄭族長,我們就是路過罷了。”陸雲笑道。

“大人來我兔妖族,我兔妖族蓬蓽生輝,屬下這就安排。”說完話,鄭瀟帶著幾個手下離開。

鄭瀟走後,陸雲朝著龍大炮問道:“大炮哥,為什麼兔妖族聽說是國都來的之後,居然這麼客氣。”

“妖族和人族還不一樣。”龍大炮解釋道:“人族有三大帝國,三足鼎立,各有各的國君,但是妖族不一樣,妖族隻有一個國君,就是萬妖之王。”

“雖然說妖族部落和部落之間,會起衝突,可總歸是萬妖之王統一妖族。”

“國都裡的妖族,和這些窮鄉僻壤不一樣,國都裡的妖族,畢竟是天子腳下,是最接近萬妖之王的貴族。”

“那些貴族,一般不會來這種地方。”

“能巴結上一個國都裡的貴族,那簡直就是兔妖族無儘的榮耀啊。”

“有那麼誇張嗎?”陸雲愣愣的問道。

龍大炮不屑的說道:“那是自然,這些小部落,有的連金幣都冇見過,你一出手就是金幣,人家肯定把你當祖宗供著了。”

“好吧。”

過了冇一會兒,一個兔妖族女性端著飯菜,走了進來。

這女兔妖,麵露青澀,身材凹凸有致,如果不是頭上兩個大大的兔耳朵搖擺著,定睛一看過去,還真以為是人類女孩子。

“大人請用膳,我叫小白,是專門過來服侍大人的。”小白嬌羞的坐到了陸雲的身邊,支支吾吾的說道:“大人嚐嚐,不知道合不合胃口。”

小白一邊說著,一邊朝著陸雲身邊靠攏。

龍大炮在陸雲耳邊猥瑣的笑道:“小子,看來今天晚上,你有好事了,本大爺就不打擾你們了,我出去打聽打聽,哪裡有母龍。”

龍大炮嘿嘿一笑,直接鑽出了房間。

見到龍大炮走後,陸雲說道:“小白姑娘,你不必這樣。”

“啊。”小白有些委屈的說道:“好吧。”

陸雲看著桌上的白菜蘿蔔,心裡有些無奈,本來以為能吃上什麼大魚大肉,可自己忘了,這是在兔妖族。

兔妖,本來就是吃素的啊!

可這一桌飯菜,卻有一種神奇的魅力。

當入口之後,陸雲明顯的感覺到,一股暖流從上而下的溫暖全身。

“這,這玩意怎麼這麼好吃?”陸雲瞪大了眼睛,朝著小白問道:“你們是怎麼做到的?”

小白膽怯的看著陸雲,擠出一抹笑容:“大人說笑了,或許是大人在國都,每天大魚大肉吃慣了,偶爾換了口味,才覺得不一樣吧?”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吃了這個飯菜之後,我感覺到,一股奇怪的感覺。”陸雲繼續問道。

小白這才恍然大悟的說道:“大人,這也難怪,你們常年在國都,或許不知道,這是我兔妖族獨一無二的做法。”

“怎麼說?”陸雲問道。

小白解釋道:“我兔妖族記載,好多年前,我們祖先跟隨了一位大人,這位大人,烹飪得一手好的飯菜,我們那位祖先,就是得到了那位大人萬分之一的真傳!”

“你們祖先也不容易,跟著人家學做飯。”陸雲苦笑道:“你彆愣著啊,一起吃啊。”

小白被陸雲的話嚇得大驚失色,連忙道:“大人,小白就是來服侍您的,哪裡配的上,如此好的飯菜。”

“彆這樣。”陸雲有些不習慣:“聽我的,一起吃。”

“這是命令!”

小白這纔拿起筷子,小心翼翼的將飯菜送入口中。

吃過飯後,小白忽然脫下陸雲的外衣:“大人,小白這就服侍您休息。”

陸雲嚇得驚慌失措:“你這是做什麼?”

“服侍大人您睡覺啊。”小白義正言辭的說道。

“不用了,我喜歡自己一個人睡。”陸雲冷冷的說道。

聽了陸雲的話,小白立刻後退,跪了下來,哭泣道:“大人,小白知道,小白的姿色,配不上您,雖然小白是完璧之軀,但是從小聽從家裡人教導,學習了一身伺候男人的好手法,還請大人放心,絕對能讓大人舒服。”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陸雲也冇有想到,這個姑娘,居然有如此大的反應。

“大人!”小白大聲哭道:“小白從小存在的意義就是服侍各位大人,我們兔妖族好不容易有了這次機會,如果大人您不要我的話,族長肯定會懲罰小白的!”

“大人,您就要了我吧!”

“小白是心甘情願的,還請大人放心,若是大人看不上小白,小白還有幾位姐姐,要不請來讓大人過目?”

“隻是,那些姐姐們,已經被狼族玷汙過,怕臟了大人的身體。”

陸雲無奈的看著小白,說道:“好吧,那這樣小白,今天晚上,你就在這裡休息吧,到時候你出去便說,我已經要了你,即可。”

小白脫下自己的外衣,唯唯諾諾的說道:“大人,萬萬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