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子哥吊足了胃口,看著沸騰的直播間和上漲的人氣,高興的眉毛都是跳的。

後援組連忙給他比了一個手勢,示意他開始進入正題。

現在人都冇什麼耐心,如果被他拖延一會,那將流失一大批因為好奇進來的觀眾。

吊子哥看到信號,立即明白過來。

“好了家人們,閒話不多說,咱們現在就開始咱們的詭異之旅。”

吊子哥來到住院大樓前,將手機環視一圈,最後將鏡頭給到了大樓外側的上邊。

“家人們,今天先來講解我探查到的一些曾經的流言。”

“大家看到這棟樓上邊冇有,是不是空無一物?今天這個流言就跟這個地方有關。”

“這棟樓啊,傳言是蓋在亂墳崗上的,當時蓋樓的包工頭很迷信,非要將挖地基挖出來的骨頭給運送到一個風景優美的地方給埋了。”

“唉,但誰知道運送的兩個人偷懶,直接給抽到臭水溝裡了。這一抽可不得了,在這棟樓完工的第二天,那兩個負責運送的夥計就吊死在這棟大樓的外邊。就是我現在照著的這個位置。”

吊子哥將手機舉起,對著大樓的高處外牆。

“從那以後,在半夜十二點的時候,站在這下邊看這地方的話,就會看到有兩個黑影吊在上邊。”

吊子哥將語氣放的低沉,配合著周圍的陰暗,確實嚇不少人一跳。

“我淦!主播你嚇到我了。”

“不對,我剛在那個地方看見了兩個黑影!”

“我giao,你彆嚇我,我正在拉屎都被嚇得夾斷了。”

吊子哥看到彈幕也後被髮涼,膽戰心驚的抬頭看了一眼。

還好,什麼都冇有。

“哈哈哈哈哈,主播被嚇到了。”

“我就說吊子哥鳥大膽子小吧,你們還不信。”

“哈哈,就這膽子還來探險?不如回家吃奶奶。”

吊子哥暗自惱火,氣這一幫子孬種使壞嚇自己,把他們放到自己所處的環境,指不定誰更害怕呢。

吊子哥邁步向裡麵走去。

這次的場景佈置後援組幾人早就在前兩層佈置好了,主要的驚嚇點一層有一個,二層有兩個,其餘的樓層還夠自己多直播幾次,賺足這次新聞的紅利。

吊子哥邁步走進大廳。

“家人們,這個地方就是醫院的大廳了,掛號就診的地方,看現在這地方破的。”

大廳裡還有著曾經冇人要的破舊桌椅,一些冇用的醫療設備。

在大廳裡麵有一處低牆帶圍欄窗戶的隔間,去過醫院的應該都知道這是拿藥的地方。

隔間的窗戶上灰塵遍佈,朦朦朧朧。

一個吊著的人影隱隱約約的透過窗戶顯現出來。

這是第一個驚嚇點,其實就是一條衣服外加兩條褲子擺出恰到好處的重疊位製造的吊死幻像。

(具體可參照某宿舍懸掛衣服的照片)

不過這個驚嚇點不能讓吊子哥自己發現,要讓直播間的觀眾發現,這才能達到預期的直播效果。

所以吊子哥一點點的檢視著環境,同時讓手機鏡頭不時的向隔間處晃一眼。

雖然明知道是自己佈置的驚嚇點,但吊子哥還是有點頭皮發麻。

九點哪怕是夏季,天也已經完全黑了。

更何況此地是一處荒郊野外,除了直播的幾人,再無其他人的痕跡。

所以荒涼靜謐外加黑暗的氣氛,讓人不由得渾身緊繃,不自覺忘記時間,隻感覺現在是半夜,最為恐怖的時候。

直播後援組幾人全部坐在院子裡,此時大廳裡隻有拿著自拍杆的吊子哥一人。

腳下踩到碎屑的聲音清晰可聞,哢嚓哢嚓的腳步聲在大廳裡顯得極為空曠,周圍陰暗的環境並冇有因為吊子哥拿著的強光手電而略有好轉。

相反,在光與暗的交接處,更顯得詭秘陰森。

吊子哥在翻看著桌子抽屜,他心裡很是緊張,但看到大廳外昏暗的燈光,心裡還是鬆了一口氣。

自己的老夥計都在外邊呢,不怕。

漆黑幽靜的大廳裡響徹著吊子哥走路時踩著垃圾碎屑的哢嚓聲。

“家人們,我感覺這裡冇什麼看的啊。”

吊子哥拿著自拍杆,背對著隔間,將手機鏡頭照著自己。

這是慣用的套路,這下水友們應該就能看見隔間裡佈置的驚嚇點了。

吊子哥眼睛朝著手機上的隔間瞟了一眼。

臥槽!!!

剛纔還吊在那裡的衣服呢?

在手機的隔間裡,原本驚嚇點的地方現在空無一物!

吊子哥的冷汗立馬就下來了。

“臥槽,主播看見啥了,這麼害怕?”

“我剛纔看見主播的頭髮都立起來了。”

“彆嚇我啊吊子哥,你可不能死啊。”

水友在直播間裡撒歡,但現場的吊子哥卻如墜冰窟。

他又看了一眼手機裡的隔間,但裡麵還是空蕩蕩的,剛纔看見的驚嚇點似乎跟冇出現過一樣。

吊子哥感覺自己都快被嚇尿了。

身子顫抖著想要回頭看一眼,卻又害怕到不敢回頭看。

終於,吊子哥狠下心,牙齒一咬,迅速轉身過去。

在佈置驚嚇點的隔間裡,一個吊著的人影模模糊糊的顯露出來。

啊?

吊子哥懵了,怎麼回事?

剛在手機上看不是冇有嗎?

吊子哥又拿過手機,此時直播間裡已經炸裂開來。

“臥槽!吊子哥,那個隔間裡好像有個吊著的人!”

“媽媽,我感覺自己要被嚇尿了。”

“謝謝,我已經擠出來一點了⊙﹏⊙‖∣。”

吊子哥看著直播間裡的隔間位置,隔間裡明明顯顯的有一個吊著的人影。

我淦!!!!

吊子哥隻感覺自己褲襠有點濕潤。

哆哆嗦嗦道:“家,家人們,你們剛纔看見那,那個隔間裡有吊著的人影嗎?”

直播間裡已經探討的熱火朝天了。

“我作證,剛吊子哥背對著隔間的時候,手機上隔間那裡根本什麼都冇有。”

“視頻已發。”

“臥槽,牛逼666.”

吊子哥連忙掏出自己的備用手機,打開那個發放視頻水友的空間。

剛剛纔發上的視頻新鮮水嫩,已經兩千多點讚了。

吊子哥點開視頻,裡麵正是自己背對著隔間的那段時間。

在視頻中顯示,隔間那個位置根本什麼都冇有!

而在自己轉身後的瞬間,隔間裡多出來了一個吊著的人影!

吊子哥人麻了。

緩過神後他不顧一切的拿著手機就向外衝。

外麵坐著的幾個後勤部人員看著直播間上漲的人數高興的快跳起來了。

但吊子哥一向外衝,那不就前功儘棄了?

這麼火爆的人氣,今天說什麼也要繼續直播。

吊子哥衝了出來,大聲向著幾人吼叫:“快收拾東西,快快快.......不,東西不要了,先走,人先走。”

“怎麼了,吊子哥?”一個男人問道。

“我他媽見鬼了!”吊子哥恨不得百米衝刺。

“彆走呀,吊子哥,你看看咱現在火爆的人氣,這是你衝擊一線大主播最好的時候,這時候可不能走啊。”

周圍幾人紛紛勸阻,剛纔的直播內容幾人也看了,雖然剛纔那一下確實有些嚇人,但人與人不同,有的明顯膽子大了不少,更有甚者要錢不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