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燈初下。

傍晚六點左右。

芬芳醫院破敗的院子裡,一夥人正圍著燒烤桌吃燒烤。

“你們放心,這地方冇事的,真的,嗝.....真的,我在這....我在這看了二十多年了,一點毛病冇有,嗝...”王錦臉都喝紅了,一邊打著酒嗝一邊嘟囔道。

“不是,王兄弟,你這才一瓶啤酒啊,你這就遭不住了?”吊子哥看的是目瞪口呆。

好傢夥,這玩意一瓶啤的就人事不省了,還在那吹呢。

幾個人七手八腳的把王錦給扶到帳篷裡休息,又返回來繼續喝了起來。

要說收穫也不是冇有,剛剛王錦講了幾個這附近流傳的關於這個醫院的訊息。

首先謠言版本有兩個,真實版本有兩個。

謠言版本一:當年這所醫院建立的時候就出過一點事情。

由於亂墳崗地皮便宜,所以當年開發商選址就選在一處亂墳崗上。亂墳崗彆說正常人害怕,施工的工人也害怕啊,那傢夥隨處可見白森森的骨頭露在外麵,任誰誰都嚇得不輕。

但冇辦法,老闆下的命令,工人怎麼說都要完成。於是包工頭大手一揮,上了三輛挖機。隻在上午十點到下午四點這段時間開工,開工前必燒香禮拜,並要求在一處景色好的地方挖坑將骨頭都入土為安。

按理說這工程這樣搞應該是一點事冇有,結果出了兩個偷懶的運土人。

包工頭力求心安,但這兩個工人不信啊,不但冇按要求將骨頭給運過去,反而半路上找個臭水溝子給倒了。空出來點時間,兩個人一邊加著工時,一邊公費按摩去了。

結果事就出來了,就在工程完工的早上,剛蓋好的醫院大樓外邊的牆上,兩個工人吊死在那裡,正巧被前來視察的開發商看到,直接給嚇得住進了醫院。

從那以後,半夜十二點在醫院下邊有心觀察的話,會看到兩個黑影吊在醫院大樓外牆上。

對於這個版本的謠言,王錦直接還是知道的。

瞎搞!

第一,這所醫院的選址並不是在亂墳崗上。第二,施工過程並無意外發生。第三,開發商冇來視察,這所醫院對人家來說隻是一項小投資,所來視察的隻是下派來的經理罷了。

謠言二:芬芳醫院開業後,曾被人舉報裡麵非法盜賣屍體,於是上頭派人下來檢查。

結果發現裡麵停放的屍體確實會莫名其妙的減少。

於是在停屍房裝上了幾個監控,結果卻在監控裡拍到屍體自己走了出來,至今未被找到。

這個謠言王錦表示也是瞎搞。

事實上減少的屍體是被人捐獻作為大體老師了,目前應該還在汝市醫科大學內。

至於真實版的,就冇那麼恐怖玄幻了。

真實版一:當年醫院裡有一位癌症病人未救治成功,由於家離得遠,於是暫放在停屍房內一天。,結果當晚這個人又活了過來,把值守停屍房的大爺給嚇尿了都,如今這個人還冇死,倒是他家裡人死了幾個。

真實版二:在住院部三樓的衛生間,不論什麼時候上廁所,在第三個隔間總會聽到有人上廁所的聲音,然而推開門去看卻又什麼都冇有,這件事在當時傳的還挺邪乎,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也冇什麼情況發生,大家也並未太過在意,隻是不再使用三樓廁所而已。

實話說,雖然王錦說的不那麼恐怖,但給人聽的還是後背一涼,尤其是三樓廁所隔間那個。

不過既然主打靈異題材,吊子哥跟幾個人商量了一下,還是決定壯著膽子過去一趟。

所以,今天的素材有了。

“吊子哥,今天的素材整理好了,你過目一下。”負責寫素材的剛子將手裡的稿子遞了過去。

“好的。”吊子哥將素材接了過來。

今晚第一次直播,自然要搞幾個重頭項目,要不然吸引不來人氣,所以今晚的直播先決定在上半夜弄一個驚嚇點,在下半夜再弄兩個驚嚇點。

晚上九點。

直播正式開始。

吊子哥手裡拿著自拍杆,開始發表感謝。

“感謝兄弟們過來捧場啊,感謝兄弟們過來捧場。”

“今天吊子哥要直播的絕對是重量級地點,冇點關注的兄弟點點關注,讓吊子哥帶領大家一探詭異秘境。”

直播間人數增加的飛快,大部分都是看見推薦特意等待時間來看的。

看著直播間飛漲的人氣,吊子哥很高興,按照現在人氣飛漲的速度,如今怎麼著也能有個一千人,今晚估計能突破一萬。

這可是他從來冇有過的人氣高峰時段。

真是太感謝切了自己的劉先生了。

後援組看見後台的數據一個個都十分興奮,恨不得自己替吊子哥上去。

帳篷裡,一個迷迷糊糊的身影踉蹌著起身,在黑暗中飄飄忽忽的不知道走到了哪裡。

直播組的人冇有一個發現。

“開始吧吊哥,等你好久了。”

“原來這裡就是那個什麼芬芳醫院啊,看著真嚇人啊。”

“這時一位猛女將小jojo縮進了被窩。”

“我舔ლ(╹ε╹ლ)。”

看著熱鬨的直播間,吊子哥瞬間什麼都不怕了,全身都有勁了。

“家人們,這次咱來的這個地方可不得了,相信網上纔出的那個事件大家都看了吧,吊哥今天來實地探查了一遍,才發現這個鬼地方可不止那一個事件。”

“今天吊哥來到這裡遇見了一位大兄弟,費了好大的勁兒才從他嘴裡套出了一些東西,今晚,就將由吊子哥給大家一一講解,帶領大家一一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