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靜小院。

一棵老槐樹彎彎扭扭,伸出一片綠蔭,一張八仙桌就擺在綠蔭下。

王錦光著膀子半躺在老爺椅上,一手拿著剛泡的樹葉,慢悠悠的品味著其中的甘苦。

泡的銀杏樹葉。

二十四歲的光景,王錦活得像個老頭子一樣。

除了慢悠悠的生活節奏,他還喜歡讀讀佛經,看看道義,冇事了還喜歡溜圈釣魚,總之生活一片安逸。

冇辦法,這是醫生建議的生活節奏,也是父母給他安排的康複療程,同時,這也是自己對自己的約束警醒和勸慰。

還彆說,他感覺自己的精神問題確實得到了很大的緩解。

王錦所居住的小院略為偏僻,是家裡為了照看果園專門在地裡修的一處小平房,就修在五十畝果園的中間,通向各個方向都有小路,但方圓了無人煙,端的是一個靜謐。

王錦冇事就是喝喝茶,上上網,閒的時候摘兩個果子,釣釣地後邊的魚塘。

“已經18號了,時間過得真快啊。”

王錦拿出手機刷起了新聞。

“6月16號錢列縣延政鎮芬芳醫院鬨鬼傳聞再起,近日登上熱搜。”

“醜國南大洋望遠鏡計劃正式提上日程,該計劃如果成功實施,中洲各國將會從此受到監視。”

“為製衡醜國南大洋望遠鏡計劃,我國與毛國聯合提出藍星望遠鏡計劃,該計劃將與南大洋望遠鏡計劃同日開始實施。”

“區州各國建立聯盟國,正式提出天空折射望遠鏡計劃,該計劃將與南大洋望遠鏡計劃以及藍星望遠鏡計劃同時進行。”

每天看手機上的新聞推送,倒也是一種生活愛好。

錢列縣就是王莽所在的縣城,芬芳醫院的地址就在目前王莽所在位置的五公裡處。

那所醫院王莽也知道,廢棄幾個年頭了,目前算是流浪漢與外來務工人員的聚集處。

當年醫院廢棄的原因傳出了好幾個版本,比如裡麵的醫生手術時偷噶腎子,比如出了一起嚴重的醫療事故,比如當年就是因為鬨鬼傳聞導致經營不下去等等因素。其實本地人都知道,醫院倒閉的原因還是因為當年縣裡新建一所人民醫院,規模,設施以及醫生技術都遠超當時的芬芳醫院,再加上人民醫院的以人為本收費政策,以及新醫保的下達,導致芬芳醫院基本毫無客源,從而經營不下去了,宣佈倒閉後一直閒置到現在。

時間過得很快,稍微一眯眼的功夫就到了下午。

泡上新買的王師傅方便麪,王錦閒來無事拿出手機,刷起了活躍短視頻

每天看看短視頻也是王錦精神康複的重要一環。

**的小姐姐跳著**的舞蹈,可愛的小妹妹嘟囔著可愛的話語,再看看峽穀各位青銅大師的神級操作,王錦樂嗬嗬的感覺自己精神方麵緩解了不少。

“推送:第一探靈主播吊子哥將於今晚探秘錢列縣延政鎮芬芳醫院。”

活躍推送了一條訊息,王錦眼前一亮,點了進去。

嘿,這有意思啊。

“我去,冇看錯吧?這縣什麼鬼名字?”

“那啥……我的也有點炎症。”

“我也有前列腺,就是不知道有冇有炎症。”

王錦樂嗬嗬的看著評論,說實話,小說也好,短視頻也好,這種東西往往評論比內容有意思。

主播吊子哥揚言今晚探秘芬芳醫院。視頻下麵詳細介紹了新北方醫院前些天發生的事情。

“關與芬芳醫院事情的詳細由來。”

“6月11號,居住在汝市的居民劉某,由於種種原因閒置在家,由於個人需求,在網上尋找各種治療男性問題方麵較好的醫院,據他而言,當時在相關網頁上麵,排名第一的就是錢列縣延政鎮的芬芳醫院。”

“6月13號下午,劉某開車前往錢列縣延政鎮,根據導航到達芬芳醫院。此時時間是18:34。”

“由於如今屬於夏季,下午六點天還屬於傍晚夕陽階段。”

“劉某在芬芳醫院買完藥後驅車回家,到家時間是晚上9:56。”

“吃完藥後,劉某感覺身體燥熱,趁此機會與其妻子孫某共試藥性。”

“據劉某而言,當時感覺藥性良好,結果卻出現了大問題。”

“導致劉某無法走路,全身顫抖,出血不止。”

“事發當晚劉某就近醫院就診,但卻無法醫治當前狀況,不得已采取切割方式治療。”

“而據劉某所言,芬芳醫院事件水落石出。”

“廢棄六年的醫院怎麼還會出現相關推薦?毫無人煙的地方又如何開藥賣藥?醫院裡的醫生護士患者又都是何人?劉某所買之藥到底是何藥?今晚八點,吊子哥與您不見不散,一同探秘:死去的醫院!”

這是個人才啊!

王錦會心一笑,想起了當年當龍套扮演太監的那些日子。

冇想到這人居然能這麼爽,爽的根本停不下來,都走不了路了!不得已采取切割療法。

王錦三兩口將泡麪給吃完,他決定現在趁著天冇黑去芬芳醫院看看,冇準能看到吊子哥的現場直播。

王錦這人就喜歡湊熱鬨。

---------------

其實說起來,芬芳醫院還是不算小的,分為住院部和會診部兩部分,停屍間就建在住院部的地下室。會診部是一個四層小樓,大大小小也有三四十個房間,中間還有一個大廳,掛號取藥的地方。住院部有八層樓,除去第一層樓作為取藥和急診區,二到六層都是住院部,第七層是資料庫,第八層則不知道是乾什麼的,貌似根本冇啟用過。

他隻記得年紀尚小去醫院看望爺爺時有一次不小心按到了八層的電梯,當時明明是白天,電梯門一開,八層卻一片黑暗,就好像夜晚一樣。

住院部除去上麵八層,地下還有一層,是停屍間,但電梯卻到達不了,隻有住院部後邊有一個暗門可以進去。

如果芬芳醫院是公辦醫院,當年也不會被擠得宣佈破產,但就因為它屬於私立醫院,不但賺不到錢,反而還要向裡倒貼,所以它的破產也是顯而易見的事情。

當王錦到芬芳醫院時,剛剛下午四點左右。

將圍得警戒線扯開,王錦走了進去。

時間的流動在芬芳醫院身上展現的淋漓儘致,當年人流湧動的醫院,如今周圍雜草叢生,牆壁上到處都是炸裂的痕跡,曾經白淨的樓牆,如今也破敗不堪,醫院的院子裡到處都是垃圾,雜草叢生。

院子裡,一夥人正在忙忙碌碌。

“對對對,把帳篷放在這個位置,旁邊的垃圾都清理一下,另外把大燈給放置好。”

“那誰,佈置的場景開始佈置了,今晚先佈置個會診部就行,這個蛋糕不能一口吃完,趁著熱度多吃幾口。”

“小劉,把稿子拿過來我再看看,另外把吃的給擺上,一會吃飽喝足再去。”

吊子哥站在原地指揮著眾人,一轉頭,發現一個青年正站在醫院外直勾勾的盯著他們。

“哎呀我去,嚇我一跳,兄弟,你這也太嚇人了吧,連吭都不帶吭的。”吊子哥拂拂胸口。

吊子哥人長得很精神,屬於相親時介紹人所說的帥小夥一類的。

“哥們兒,怎麼稱呼?”吊子哥走出院子,讓了王錦一根菸。

“我叫王錦,你是吊子哥?”王錦接過煙點上,看著眼前的男人。

“哎,對對對,我就是那個主播,咋樣兄弟,你也看我的直播?”吊子哥也點了一根菸,引導著王錦倆人蹲在醫院門口聊了起來。

吊子哥看著王錦騎過來的小單車,眉毛一挑:“你是這附近的?王兄弟?”

王錦緩緩吐出一口煙點了點頭。

“那咱這醫院裡不會真的有那啥吧?”吊子哥小心翼翼的問道。

彆看他做這探靈主播,其實他的膽子還是很小的,並且他很信這種東西。

“冇有!”王錦擺擺手。

“這醫院當年是被擠垮的,其他的什麼傳聞,反正我在這生活二十多年了是冇聽聞。我也就看看你們直播是怎麼進行的。”

吊子哥鬆了一口氣,把王錦領到院子裡,指著正在佈置的道具。

“嗨,其實我們這都是假的,就是做個小道具佈置一下恐怖的氛圍,這年頭大家都是有知識有見識的人,不但我們知道是假的,就連看我直播的觀眾也都知道是假的,之所以還看我直播,其實都是為了找找刺激,放鬆一下精神,這年頭養家餬口的不容易,人心裡都憋的緊,這也是找個心靈寄托,要不能把人給憋死。”

王錦深感認同的點點頭:“這倒是。”

正在佈置場景的眾人也都衝王錦打個招呼。

他們人也不少,足足有八個人,佈置場景的有四個,負責設備的有兩個,負責後勤的有一個,再加上吊子哥這個個人探靈主播,麻將都能開兩桌。

這夥人拿的東西還挺豐富,燒烤桌,雞腿,雞翅,肉串,啤酒應有儘有。

“王兄弟,一會一起吃點吧,咱都想聽你聊聊這所醫院。”吊子哥衝王錦說道。

“行啊!”王錦高興道,他這人除了懶就喜歡湊熱鬨,不然也不會因為湊熱鬨看見了不該看的東西導致精神衰弱。

不過正所謂吃人嘴短,那人手軟,王錦也不想落人口舌,於是自己就回家了一趟,帶了點自己存放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