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涼花印 >   第5章

*1

顧茗澤和洪然站在天珩的山門前,仰頭看著門上所雕刻的金字,他眯眼地搖著扇子,陽光又太過於刺眼,他舉起扇子,擋住陽光,方纔看清那幾個金字,“白虹貫日”他念道。又遲遲不聞其聲,彷彿在細細地品味著。

洪然拉了拉顧茗澤:“少爺,我們荊幽殿啥時候也可以有這麼有氣勢的山門呢?”

顧茗澤被洪然拉回思緒,不屑地搖著扇子:“這富麗堂皇的山門都是金銀堆起來的,中看不中用,一股銅臭味你聞不到嘛?”

洪然悄悄翻了一個白眼,嘟囔道:“少爺不就是想說自己窮嘛。”

顧茗澤揪著他的耳朵:“你剛剛說什麼,本少爺冇有聽清。”

“冇!冇什麼!少爺!”洪然嚷道,顧茗澤這纔將手鬆開,他邊揉自己的耳朵邊說道:“我都這麼大了,還揪耳朵。”

顧茗澤冇有等洪然,搖著扇子,自己徑直走進了山門,洪然快步跟了上去。但他又回頭看了一眼這山門。

他們來到了天珩的大門,大門敞開,但有弟子守門,其中一個弟子看見了他們,急忙上前詢問:“來者何人?”

顧茗澤搖了搖扇子:“你們裡麵是否有個叫管彤的女子?我是她朋友。”

守門弟子詫異:“管彤?”

顧茗澤手中的扇子停頓了一下,繼續道:“難道不曾有叫管彤的?”

兩個弟子麵麵相覷,道:“是,我們天珩有叫管彤的,但身份何其的尊貴,豈是你們這些無名小卒的朋友。”

顧茗澤輕笑道:“也是。”眼睛中閃過一絲殺意,手裡的扇子彷彿一刻就要飛出去。

“這位公子是我朋友。”從身後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男子步履輕輕,青衣翩翩。顧茗澤回頭看,便見其樣,一展眉,眼角露出絲絲笑意。男子走到顧茗澤的身旁,此人便是林彰。

守門弟子見到林彰,作揖:“儘陵掌座,那便請進。”側身。

林彰先走了進去,顧茗澤和洪然跟上:“多謝阿彰的幫助,真是有緣哇,果然我們是有緣人。”

林彰轉頭看著顧茗澤的一副笑嘻嘻的樣子:“我已還公子一個人情。”

“嗐,你怎麼記掛著這個事情呢,我都不在意。”顧茗澤搖了搖扇子笑著說。

林彰不再理他,自己走著。顧茗澤還是跟著他,林彰問他:“為何依舊要跟著我?”

“因為這偌大的天珩,我不識路。”顧茗澤說著還一副很驕傲的模樣。

洪然悄悄的翻著白眼,少爺這副模樣自己還不知嗎?就是見其色起了意罷了。

“你再跟就要跟去我房間了,他們隻為我安排了房間,難不成你要和我在一間。”林彰邊說邊走著。

顧茗澤絲毫冇有停頓:“未嘗不可。”

林彰停了下來,看著顧茗澤,顧茗澤問道:“怎麼?”

*2

還不等林彰開口,此時迎麵走來一個衣衫翩翩若仙的女子,他們三個人遠遠便能識得此人,是管彤。

“林師兄怎麼來了,還和顧公子在一起?”管彤問道。

“誒,顧公子多生分,喚我茗澤就行。”顧茗澤滿臉堆笑,後麵的洪然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了,瘋狂咳嗽。三個人看向他。顧茗澤冇有理會洪然的失儀,問到:“為何喚林彰兄為師兄?”

管彤看了一眼林彰,而林彰也冇有想要回答的意思,管彤道:“師兄兒時啟蒙與我是同門,現如今雖各門各派,但也喚他師兄更親切一些。”又看著洪然問道:“洪然小侍衛怎麼了?”洪然咳得滿臉通紅,“既然如此,我給你們安排一間房間吧,你們在此休息幾日。”

林彰自己走進一間房間,管彤習以為常,顧茗澤微微詫異:“他?”

管彤笑盈盈地解釋道:“林師兄是這兒請的人,所以早些就備好的房間。二位的房間就安排在一旁吧。”

顧茗澤將自己手中的鐵扇收了起來,認真的笑著看著管彤:“多謝。”眼睛都看直了。

可管彤能夠明顯的感受到,他眼底毫無笑意。

林彰從屋裡走出來,看見眼前顧茗澤冇羞冇躁的模樣,說道:“收斂些。”

顧茗澤聽了林彰的話,又見其樣,收了之前那副模樣,打開扇子,賊兮兮地笑道:“阿彰說得對。”

管彤絲毫冇有被顧茗澤的眼神所困擾,反而從中看到了似有似無的殺意,這個殺意使她警覺了起來,但表麵上毫無波瀾。他恐怕已經能夠感覺到管彤就是天珩重要的人,甚至可能是醫館為她診脈的那個人。他這麼聰明,這個殺意恐怕就在再次見到她的時候依然產生,可能更之前。

顧茗澤喜笑顏開,扇子扇了又扇,洪然見自家少爺這副模樣,一時都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情緒。再看顧茗澤時,他已經走向那間屋子,洪然作揖:“謝謝彤姐姐。”

管彤笑盈盈地說:“那你們休息吧,我去忙了。”

林彰對著她點了點頭,顧茗澤的聲音從那邊傳來:“慢走,不送。”

背過身去的管彤,臉上的笑意也慢慢淡了下來。

管彤回到自己的住處,換了一件陽長老的華裾。

她內穿白色錦衣,上穿黑色綾羅,下穿絲綢黑裳,外穿絲綢白色廣袖衫,衫上隱約能看見白色的蓮花紋理,又用黑色蠶絲繡出如意祥紋。

穿上華服的管彤移步到妝奩,婢女們也圍了上來,為她梳妝打扮,雖然頭麵華麗,但依舊會插上了兩根四寸的玉製髮簪。

整理好一切,管彤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沉默不語。這身裝扮,真是華麗美豔。

此時一身藍衣的女子來到跟前,那就是藍琉:“陽長老,五使都到了。”

管彤慢慢站起身,在婢女的攙扶下,走到了天珩的大殿。

大殿門口的陰長老宋楠枝已經在等著了,管彤微微作揖:“師姐久等了。”

楠枝笑道:“冇有,我也剛到。”管彤也輕笑。

裡麵傳出:“陰陽長老到。”

管彤和宋楠枝同步走了進去。入殿,一眼就能看見殿上的金座,那個金座彷彿描述著天珩的故事。大殿的中央有個大大的平台,又有五條道路通往這個平台,平台的下麵養著生機勃勃的白色蓮花。

大殿的兩側總共站著五個人,他們見到管彤和宋楠枝都紛紛作揖,喊道:“恭迎二位長老。”

他們站在大殿的第二台階上的平台後,轉身,五個人起了身。

*3

宋楠枝開口說道:“巔主已經閉關兩個月,雀靈閣已經給我們準確的資訊,希望借我們天珩之口,解釋現在的天下流言,巔主也傳音準了這件事情。晚些我們即將開宴,在開宴前我將會宣佈此事,大家務必提高警惕,五使都要部署好自己的下人,以防不測。”

眾人皆應。

宋楠枝向管彤微微點頭,管彤道:“備食,喚賓客。”

大概過了一柱香的時間,酒菜皆已備好,賓客開始絡繹不絕的來到大殿,每位賓客見到兩位長老和五位堂主都會作揖,喚道:“陰長老,陽長老,五位使者。”

天珩眾人回禮:“有禮了,請入席。”

管彤遠遠就見著顧茗澤和林彰在說話,洪然就跟在顧茗澤後麵認真的走著路。

=-----------=

有一婢女來敲敲顧茗澤房間的門,喚道:“公子,準備開宴了,請移步大殿。”

從屋中傳來“知道了。”後,婢女退下了。又去喚其他人。

顧茗澤從屋裡出來,敲了敲隔壁林彰的門:“阿彰,走不走?”

林彰打開門,走出來:“你要去便去,喚我做甚?”

“我這不是不識得路嘛,所以要勞煩你帶帶路。”說時搖著手裡的扇子,笑看著林彰。

林彰看著他,片刻道:“走吧”說完轉身合上了門。

“洪小子,走了,吃飯了。”顧茗澤喊到,洪然趕緊從屋裡跑出來,關上門,跟上他們的腳步。

一路上顧茗澤絮絮叨叨,一副冇有見過世麵的樣子,在林彰耳邊說著天珩沿路的房屋、建築,甚至還絮叨著風景。

林彰默不出聲,偶爾洪然會做幾回捧哏。

快要進入大殿門的時候,在人群中顧茗澤便已注意到在大殿之上的管彤,眼神瞭然。在他身旁的林彰感受到顧茗澤不說話了,側頭看向他,從他的注視的方向,便知曉了他的意思。

此時的林彰開口道:“管彤是天珩的陽長老,也是天珩史上最年輕的長老。你可是看上她了?”

“怎會。”顧茗澤搖著扇子,聽到林彰和他說話了,溢於言表的喜悅,但心裡對管彤警惕了起來,果然是她,引自己前來的目的為何。

他們入了大殿,如同他人般向天珩各位作揖,管彤笑盈盈地望著他們。“彤姐姐好美哇。”洪然不禁感歎道。

顧茗澤拍了拍洪然的頭,林彰輕輕的笑出了聲。

=-----------=

待賓客全到後,天珩的各位也入了席。眾人把酒言歡、噓寒問暖了半柱香時間,天珩的二位長老這才站起了身,手拿酒杯,走到大殿之上,眾人的歡笑聲也漸漸小了。

宋楠枝說道:“眾人皆知,我們天珩的掌門已閉關修煉多年,天珩穩居於江湖,其中不乏也是大家的功勞。敬諸位。”說完舉杯向眾人,眾人皆舉杯回敬。“今日齊聚天珩,便是為了一件眾所周知的事情。雀靈閣閣主已書信於天珩掌門,委托天珩解釋雀靈閣所言。”

殿中開始躁動,有的麵麵相覷,有的開始交談,有的笑而不語,有的舉杯喝酒。宋楠枝趁殿中情況,向管彤交換了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