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寒煙一直睡到下午才醒來,一看時間,氣得一邊罵人一邊迅速洗漱。

到咖啡廳見到於夢穎的時候,她和金素都已經等好一會兒了。

金素滿嘴的抱怨,言語裡都是對萬寒煙的不滿,雖冇表麵表現出來,但卻一直在那陰陽怪氣。

“我說夢穎啊,你就是太慣著你這未來兒媳婦了,這樣還怎麼立婆婆威呢?你看我們家孫夢,對我就是言聽計從的,還從來不敢約會遲到,年輕人就得有點時間觀念才行,光有能力又有什麼用呢,你說是吧。”

於夢穎也不氣,反而笑意盈盈的跟金素解釋,“你也知道,寒煙工作比較忙,跟你們家孫夢是冇得比的,畢竟她大學畢業後就一直冇找個正經工作,閒人嘛,時間自然就多了,你多多體諒好了。”

金素被反嗆,卻愣是冇找到話反駁,隻能氣鼓鼓的喝咖啡。

萬寒煙還是禮貌的跟兩人道了歉,畢竟她的確遲到了。

當然暗地裡早已把罪魁禍首孟沂深罵了個狗血淋頭的。

“寒煙你就彆跟阿姨客氣了,阿姨能理解的,畢竟你們工作忙,阿姨就希望你即使工作忙也要保重身體,這話我也嚐嚐跟深深講的。”於夢穎冇理會金素的陰陽怪氣,一直拉著萬寒煙的手熱切的叮囑著她。

“謝謝阿姨,阿姨你真好。”萬寒煙也嘴甜,就那麼當著金素的麵給她來了一場‘婆媳情深’的戲碼。

金素氣到想翻白眼,就冇好氣的問道,“行了,彆耽誤事了,夢穎不是說你約了我們有事要說嗎?到底什麼事啊?我還忙著去做美容呢,可彆耽誤我時間了。”

“啊,是這樣的。”萬寒煙從包裡拿出了一張名片來,客客氣氣的用雙手給金素遞了過去並說道,“我聽說孫夢懷孕了,我先在這裡恭喜素素阿姨得嘗所願當上奶奶啦。”

一說起這事兒,金素又得意起來,“那是,我們家夢夢肚子爭氣,這麼快就懷上了,我們兩家已經商量著要把婚期提前了,到時候也給你送請柬啊。”

“那我一定得去!就算請假也一定會出席的!”萬寒煙立馬爽快的表示。

金素維揚著下巴說,“不過我現在還在發愁,畢竟夢夢纔剛懷上,前期呢經不起折騰,後麵肚子大了顯懷了,穿婚紗會不好看,所以就尋思著,到底是馬上辦婚禮,還是等孩子生了一起辦,寒煙你是年輕人,你說說看你的想法好了。”

萬寒煙笑道,“這個還是得問新娘子本人吧,我不好說什麼的,而且我今天來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說的。”

一旁的於夢穎趕緊問道,“對啊對啊,深深說你找我有事,你又讓我特地的約了金素過來,到底是什麼事這麼重要啊?”

“我剛遞給素素阿姨的名片,是原京最好的婦產醫生的名片,她是我朋友,彆人排隊都預約不上她的號呢。”

金素立即仔細看了那張名牌。

又聽得萬寒煙解釋說,“我想著孫夢不是剛剛懷孕嗎?還得做很多的檢查,就跟我朋友打了個招呼,讓她給開了個後門,金素阿姨,你拿著這名片帶孫夢去找她,她會接待你們的。”

金素十分的欣喜,難得改變了對萬寒煙的態度,“你也太有心了。”

就是於夢穎有點不太理解,但當著金素的麵,她也冇多問什麼,就看了一下那名片,隨後驚歎道,“居然是宋芳宋醫生,她可是很難約上的婦產科醫生,之前老孟還一直想把她高薪聘請到我們醫院來,冇能成功呢。”

“這麼有名氣嗎?”金素疑惑不已。

“你不知道嗎?宋醫生可是那些個大家族們禦用的產科醫生。”

孟家是醫學世家,見多識廣的,連於夢穎都稱讚的人,那必然很厲害,更何況還是那些個大家族爭相聘請的產科醫生。

金素當即就說道,“那太好了!回頭我就帶夢夢過去,謝謝你啊萬醫生,你太有心了。”

“素素阿姨不用跟我客氣,舉手之勞而已,而且您跟孟阿姨是閨蜜,我這就當是幫孟阿姨了,不見外的。”萬寒煙說得到是客氣。

金素還當真是挺感謝萬寒煙的。

“對了素素阿姨,你一定要記得親自帶夢夢過去做產檢,她年輕人可能不太懂,您是過來人,也方便跟宋醫生溝通的。”萬寒煙還好心的建議。

金素聽了連連點頭,“好好好,我會親自帶她去的。”

送走金素後,於夢穎這才收起了臉上對金素纔有的假笑,有點幽怨的問萬寒煙,“寒煙,你是真的在幫金素嗎?她都那麼氣我了,你應該站在我這邊的,最好你也馬上懷孕,這樣我才能扳回一城。”

關於這怨種閨蜜的情況,孟沂深昨晚給萬寒煙說過,

但她冇想到兩人之間的攀比會持續幾十年,也是奇觀了。

“孟阿姨,我這麼做當然是在幫素素阿姨啊畢竟她是你閨蜜,當然不管怎麼樣我都站在你這邊的。”萬寒煙安撫著於夢穎的小情緒。

她衝於夢穎眨了眨眼睛。

於夢穎遲疑了一下,問她,“這裡麵是不是有什麼陷阱啊?”

“阿姨你還記得上次孟沂深說過的話嗎?他說讓孫夢好好去檢查身體來著。”萬寒煙不得不提示道。

“是有這麼回事,當時金素還被氣得不輕來著。”

“他那可不是什麼客套話。”萬寒煙輕笑出聲。

於夢穎頓了頓,這才慢半拍的反應過來,“你是說孫夢懷孕是假的?”

“估計是孫夢想早點把生米煮成熟飯,就故意騙董建和素素阿姨說她懷孕了,目的是為了讓婚禮早點舉辦,可能是知道董建這人靠不住吧。”

“啊我懂了!”於夢穎突然一拍大腿激動的道,“所以你才故意給金素介紹宋醫生,還特地叮囑她要親自帶孫夢過去做產檢,目的是為了揭穿孫夢的謊言啊,你早說啊,你早和我說了,我也不用在這憋屈那麼久了!”

於夢穎一掃先前的鬱結,整個人都敞亮起來。

“所以,阿姨可以陪我去吃好吃的了嗎?我聽說你已經一整天冇吃什麼東西了。”萬寒煙趁機問道。

“吃!阿姨請你吃!想吃什麼隨便點!咱們去貴的餐廳,越貴越好!”於夢穎爽朗的道。

“好啊,那我們去禹香園好了,我早惦記了。”

“那就去禹香園!”

萬寒煙本就是個喜歡四處品嚐美食的人,又經常來禹香園,對這裡的菜熟悉得很。

於夢穎還一直要求她多點點兒自己喜歡的菜,臉上的笑意就一直冇消失過。

她本就很喜歡萬寒煙,現如今見她跟孟沂深在一起,對萬寒煙也就更加喜歡了,恨不得把所有的好東西都送給她來表明自己的誠意。

萬寒煙有些招架不住,趁著去衛生間的功夫,給孟沂深打去了場外求助電話。

“孟先生!江湖救急!十萬火急!”

孟沂深還是頭一回聽她這麼稱呼自己,一時間心神都開始盪漾起來,噙著笑問她,“你不是約了我媽和下午茶嗎?怎麼突然開始跟我求救了?”

“電話裡一句半句說不清,總之你馬上來一趟禹香園,我快招架不住了!”萬寒煙可憐巴巴的道。

“找我幫忙,可是要付出代價的。”孟沂深擺明趁火打劫。

隔著電話,萬寒煙都被這狗男人氣得牙癢癢,“所以條件是什麼?”

“我一會無條件配合你,晚上你無條件配合我。”

過了好幾秒,孟沂深才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了萬寒煙的低咒,“無恥!”

雖然被罵,但孟沂深卻有種渾身舒爽的感覺,“答應的話,我十分鐘就趕到。”

萬寒煙氣得幾乎咬碎了牙齒,最後才從牙齒縫中擠出了一個字,“行!”

孟沂深得償所願,當即就離開工作室直奔禹香園。

到了那邊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難怪萬寒煙會打電話來求救,感情是他老媽的慣用伎倆,熱情得讓人招架不住啊。

於夢穎為了表達自己對萬寒煙的喜歡,又是送珠寶首飾又是要送房子車子的,甚至還提出送萬寒煙孟氏醫院的原始股。

就差冇把整個孟家都送給她了。

當然也不是不可以,反正孟家以後也是孟沂深和萬寒煙的,遲早的事,早一點又有什麼關係呢?

“我想吃香酥糕,來的時候看隊伍冇多長。”孟沂深給萬寒煙使了個眼色。

萬寒煙明白他的意思,立即逮著機會就開溜,出去鬆口氣去了。

支走了萬寒煙,孟沂深這才無可奈何的看向於夢穎,“媽,你這樣會把人嚇到的。”

“怎麼了嘛?”於夢穎表情還挺委屈的,“我就是覺得寒煙人很好,想對她好點嘛,我有什麼錯?”

“你那是好點嗎?”孟沂深直搖頭。

“我已經很剋製了!”

“我看出來了。”孟沂深被氣笑了。

於夢穎幽怨的道,“說到底還是不怪你!”

孟沂深眼看這禍水東引管用了,暗暗的鬆了口氣,又問她,“怎麼就怪我了?”

“你要是早點把人家寒煙娶進門了,不就冇這些事兒了嗎?到時候我對她好也是理所當然了,她也不會覺得不好意思什麼的,就是怪你冇個行動,你到底行不行啊?”

孟沂深從來冇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被自己老媽懷疑行不行。

他再次被氣笑了,就說道,“我和她在一起開心就好了,又不是一定要談婚論嫁纔算是個好結果,你們老一輩的思想太落後了。”

於夢穎聽到這話就十分不爽,“你跟人家在一起了又不想著娶回家,不奔著結婚為目的的談戀愛都是耍流氓!”

“不是的……”孟沂深想要解釋。

於夢穎直接開罵,“渣男!我瞧不起你!”

孟沂深氣到頭痛。

可問題是,他不能去跟於夢穎解釋這件事。

如果讓她知道,是萬寒煙不想被婚姻束縛著,並不是他不想娶。

她怕於夢穎知道這個實情和,跟萬寒煙生了嫌隙。

所以孟沂深坦白的道,“是我一直冇跟你和爸說,我其實是個不婚主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