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統聲音的出現確實讓夏無極高興,但是它的提示卻也讓夏無極疑惑,為何係統要強調慎重啊?

隨著接受係統獎勵,他算是明白係統特地強調的原因了,這一回的獎勵還是召喚,但是不同於之前的隨機召喚,此次召喚,他可以指定類型召喚。

比如他需要軍隊,可以直接指定軍團召喚,要是需要武將,也可指定武將召喚,雖說有的武將有著專屬軍團,在召喚時有機率同時召喚到,但是也可能隻能召喚單純的將領,而冇有帶兵前來,所以兩者還要考慮自己需要哪一方麵。

當然除了武力方麵,智力方麵也不可缺,治政,治法,治軍等方麵的文臣他也可以藉此召喚。

總之此次召喚因為可以指定方向,所以遠比隨機召喚頂用,好鋼用在刀刃上,需要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缺少什麼,再決定召喚什麼。

夏無極坐在車輦上慢慢思索著,自己如今剛剛掌控王城,所以需要先穩定自身才行,所謂治國先治政,政通才人和,這樣方有餘力對外動手。

所以自己現如今需要的是治政方麵的人才,畢竟之前朝政一直被太師李明宇把持,如今他倒台了,底下的官員冇有一個能挑起大梁的。

這時候若是冇有一個能平穩朝政的人,社稷民生財稅等等都會陷入混亂,到時候勢必影響大局,哪怕自己手裡有人有軍隊,可是冇了這些,就冇了後勤保障,再強的軍隊也難以持久作戰。

想到這些,夏無極知道自己這一次召喚的方向了。

“係統,我要召喚,召喚治政方麵的名士。”

【宿主開啟召喚,召喚方向確認,治政方麵名士,係統進行召喚,召喚中,召喚成功。】

【叮,恭喜宿主召喚請求獲得名士認可,房玄齡應召前來,叮,觸發房謀杜斷特效,杜如晦加入召喚序列,恭喜宿主此次召喚兩名名士,他們即將響應召喚降臨,請宿主查收。】

“這是?雙黃蛋?房謀杜斷啊,這可是賺大了,大唐名相治政還不跟玩兒一樣。”

房玄齡,杜如晦,唐太宗手下十八學士之首,唐初宰相,房玄齡以智謀巧計多而聞名,而杜如晦則以敏銳果斷而著稱。

兩人結合之下,多次幫助李世民擺脫危機,比如最有名的玄武門之變,就有他們謀算的手筆。

而且後來唐太宗能坐穩江山,開辟貞觀之治,他們作為開國宰相也是出力良多。

有他們在,彆說僅僅王城一地的治政了,哪怕大夏全盛之時,也是綽綽有餘。

興奮的夏無極趕緊檢視起兩人的屬性。

【姓名:房玄齡】

【出處:大唐豪俠】

【職位:大唐左相】

【武功:《奇謀妙算》】

【實力:三階武宗】

【勢力:一千學子】

另一個:

【姓名:杜如晦】

【出處:大唐豪俠】

【職位:大唐右相】

【武功:《洞算明察》】

【實力:三階武宗】

【勢力:一千學子】

屬性看完,夏無極也是很驚喜,這兩位不但能文能武,還帶著勢力,每人一千學子,哪怕能力比不上他們,但是他們教導出來的學子,任一方縣令也是綽綽有餘的,這樣自己起碼不怕冇有官員任命了。

至於文臣會武,他也不稀奇,要知道隋唐之時也是尚武成風,連皇帝李世民都當過遊俠,更彆說這些正統儒家弟子了,在當時的亂世,遊學也要有武力保證纔敢啊。

此時車已入城,即將到達王庭,曹正淳在外稟告道:“啟稟王上,前麵馬上就要進入王庭了,隻是王庭門口有兩人求見,奴纔不敢擅專,請王上定奪。”

夏無極張口詢問道:“那兩人可通名姓?”

“兩人一個名叫房玄齡,一個叫做杜如晦。”

“哈哈哈,好,他們已經到了,太好了,請他們隨我們一起進王庭。”

“是,奴才這就去。”

聽出夏無極認識兩人,曹正淳就知道該如何做了,於是親自去延請對方,隨著車隊進入了王庭。

要說為什麼明朝的曹正淳為何不認識唐朝的名相,是因為係統召喚來的人物都是遮蔽了記憶的,隻保留了個人能力和學識,對曆史的記憶是冇有的,這樣才能讓對方更好的服務宿主。

一行人入了王庭,夏無極來到了上書房,坐在正位之上,而曹正淳領著房玄齡和杜如晦前來拜見。

“草民房玄齡(杜如晦),參見王上!”

“兩位大賢不必多禮,請起,兩位的大名寡人也是如雷貫耳,如今得見果然儀表非凡啊。”

此刻兩人都是學士打扮,房玄齡麵容俊逸,眼神靈動,一看就是機敏之人,而杜如晦麵容忠厚,卻有一種事事洞察的練達氣質,讓他看起來甚是乾練。

夏無極繼續道:“兩位能來是寡人之幸,是大夏之幸,希望今後兩位能為我大夏出謀劃策,讓大夏百姓生活安康。”

房玄齡和杜如晦施禮迴應道:“謹遵王命,我等願為大夏效死!”

“好,既如此,如今太師李明宇已經因謀反下入獄中,前任丞相也告老還鄉,兩位到來正是時候,我願任命兩位為左右丞相,卻不知兩位敢不敢領命?”

房玄齡和杜如晦互相看了看,房玄齡躍躍欲試,杜如晦思量下後,也微微點頭。

兩人俯身下拜道:“多謝王上信任,我二人自信必不負王上重托!”

夏無極聽後笑道:“好,我這就下詔,兩位還有何要求,可以儘管提。”

房玄齡道:“王上,我二人還有兩千學子冇有安排,不知可否安排一二?”

夏無極答應道:“這個不是難事,大夏太學院已經多年未曾開啟,正好入住,屆時你們的學子入內後,也可重開太學,為我大夏多多培育棟梁之材。”

房玄齡頷首道:“這個簡單,正好我們的這些學子都有一技之長,就由他們擔任教授之職。”

夏無極自然滿口答應:“好,我相信兩位教出來的學子必然也不同凡響,日後若是官員有缺,兩位大可舉賢不避親,直接推舉就是了。”

“多謝王上!”

“那除此之外,你們還有要求嗎?”

房玄齡冇話說了,但是杜如晦卻一臉嚴肅的開口道:“王上,確實有一事,若是此事不辦,我們也無法勝任。”

“喔,何事?”

“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