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開局給我一座危城 >   第9章

“什麼?大兄他,他”趙文音調陡然升高,而後又壓低了聲音,“大兄他居然在建城的時候,就留下出城的暗道了?”

“是的。”孫氏點了點頭,看向小兒子的目光中充滿了憐惜。

趙文神色幾變,最終化為一句讚歎,“真不愧是大兄,未雨綢繆,什麼都能提前想到了。”

“不要羨慕你大兄,你大兄在你這個年紀還不如你呢。”

趙雲十二歲領兵打仗,孤軍深入敵方救父,一戰成名,十五歲時已經是戰功赫赫的少年將軍。

孫氏這話趙文根本不信,什麼不過是比你年長了些,多吃了幾年米麪而已,還小七你到你大兄那個年紀,肯定會比他厲害,純屬扯淡!

孫氏難得安慰人,不過這安慰的話還不如不說。

如果趙文真是十多歲的少年,也許會信了孫氏的話,可惜他內裡是個來自異世,混跡過部隊和官場的成熟靈魂,刨去這幾年過廢了的時日,他實際的心裡年齡比趙雲還大幾歲呢。

真是期待與趙雲再次相見的那一天,

有了孫氏指路,出城的事情就好辦了。

那出城密道居然被放在了趙舞屋內。

今日夜黑風高,許哲親帶著一隊人馬出發,想要跟上去一同行動的趙文被嫌棄了。

魏無忌瞅著他那小身板,略有些嫌棄的說道,“小公子還是留下來吧,你身手不行,到時候我們還得分神照顧你,什麼時候你身手強過女公子了,屬下就帶你一起行動。”

饒是趙文養氣功夫絕佳,也幾乎被這人的語氣氣的昇天。

孫氏和趙舞具都忍著笑,趙文心說,這才練了半個月,效果還不明顯,給自己三個月時間,到時候八塊腹肌,秀給他看。

孫氏叮囑許哲注意行事,此次以打探敵情為主,萬萬不可打草驚蛇。

母子三人都守在趙舞房間內,等待許哲他們行動歸來。

孫氏的身體經過半個月的休養,已經大好,每日和趙文二人排班去城牆上露露臉,一是鼓舞鼓舞士氣,二是故意讓韓軍看見,二人身為魚餌的自覺還是挺高的。

今夜,許哲一行有十二人行動,地道幽長,許哲足足走了有半個時辰,纔來到地道的儘頭。

這地道儘頭是城外一座不起眼的枯井,出口就設在井壁上,許哲他們小心推開堵著出口的石頭,攀爬出去。

而後,身著韓軍兵服的許哲等人,小心翼翼的混入了韓軍大營。

許哲也是膽大心細之人,他把那名擅長易容的能人也給帶了出來,直接解決掉二名韓軍,又讓自己手下易容成死去韓軍的模樣,隱在韓軍大營中。

也許是太過自信,韓軍大營守備的並不怎麼嚴,許哲幾人很快就尋到了幾個高級將領的帳篷。

“公子,三天時間,莫先生共製造出了行天車五座,投石機三座。”

“孟將軍,我們就這樣等這個莫先生製作攻城工具,放著晉州城不去攻打嗎?他這製造攻城武器的速度,也太慢了。”

“公子稍安勿躁,如今不過三日未攻城,明日,屬下就用這剛製作出來的行天車和投石機來攻打晉州城,看看這墨者的攻城武器,是否如傳說中的那般厲害。”

“那行吧,本公子就拭目以待,看看你專門請來的莫先生到底有多厲害,孟將軍,你運氣真不錯,手上居然能有墨家能人。”

“哈哈,公子,也是機緣巧合,家中小兒手中的玩具精巧,看起來與尋常手藝人製造的玩具不同,屬下著人打探一番,才知曉這莫問乃是墨家傳人,隱居於我韓國,屬下看來,這一切皆是天意。”

“將軍說的不錯,天眷我韓國,哈哈,來,孟將軍,與我共飲此杯。”

許哲隱在帳外,許是韓軍覺得自己十萬大軍人多勢眾,這軍營中的防備實在太弱,在許哲眼裡漏洞百出,就拿這公子漓的軍帳來說,換成趙王大公子麾下的軍隊,絕對不會出現敵軍能夠隱在帳外行竊聽之事這種情況。

帳內兩人又喝了一會酒,公子漓才讓孟將軍離開。

這孟將軍離開之後,並冇有回到自己居住的帳篷,而是繞到了莫問所在的帳篷。

許哲悄悄地跟著,一路來到了一片略顯空曠的地方,這片空地上隻有一個帳篷,空地上擺放的是一些他從未見過的工具和奇怪的木製品。

這裡雖然冇有什麼人在守衛,可那帳篷周圍冇有可隱身之處,許哲反而不好近前行竊聽之事。

莫問一不讓人服侍,二不讓人上手幫忙製造工具,孟子義拿他也是無法,莫問能夠來此地幫忙,皆因孟子義用他家中婦人和小兒相威脅。

前前後後,最多不過半盞茶的時間,在莫問的冷嘲熱諷下,孟子義被氣走。

許哲看到孟子義大步流星離開此地,火光中的臉色看起來並不好,顯然是不歡而散。

今日已經得到了想要的資訊,許哲又專門留下一人盯住這個莫問,而後從枯井返回。

孫氏三人守在趙舞房內,寸步不離,一乾下人也都被打發走。

為了驅趕睏意,趙舞央求孫氏給她講一些父兄他們這些年在外征戰打仗的往事。

“母親,父兄們的事,我們都是從下人口中聽到的,又淩亂,又片麵,眼下女兒有些犯困,不若您和我們講講關於父兄們的趣事吧。”

說實話,孫氏並不怎麼擅長講故事,但看一雙兒女期待的眼神看向她,拒絕的話是怎麼也說不出口。

關於趙王發家史,趙文自然好奇,他自幼被趙王夫婦放到趙母那兒撫養,對於趙家發家史確實知之甚少,這個年代不似上輩子,資訊傳播全靠人力,有些東西傳著傳著變了味也是常有的。

“那我今日就和你們說一說趙家和孫家,倒是我的疏忽,讓你們連本家的事情都知之甚少。”

趙文趕緊給孫氏續了一杯茶,貼心的送到她手裡。

孫氏呷了一口茶,陷入了回憶。

“先說孫家吧,幼時我曾聽父親說過,我們孫家祖先名孫武,擅用兵,天啟大陸有文字記錄以來,第一個大一統的國家名曰天啟,我們祖先孫武官拜天啟鎮國大將軍,是天啟的開國大將,著有《孫子兵法》,此兵法僅傳孫家嫡係子孫。”

趙文心中劇震,《孫子兵法》這是上一世各國奉為兵家神作的兵法!作者可不就是孫武,現在趙文有一種自己死後轉世到平行世界的感覺了,不可能會這麼巧合吧?

“母親,那《孫子兵法》是否流傳了下來,兒子能不能研讀一二。”趙文心裡癢癢的,想要迫切的看一看,天啟大陸的《孫子兵法》是否與上一世一樣。

孫氏安撫的看了他一眼,悠悠的說道,“彆急,聽我慢慢說,天啟國傳世逾五百年,後天啟國散,因前人睿智,我孫家近兩千年裡起起伏伏,卻也冇有斷絕傳承。

約五百年前,當時的家主一日晨起時,突然告知家中嫡係子孫,說是祖先孫武入夢,天下即將大亂,要孫家子孫避入豫還山中躲禍。”

“豫還山?”趙舞歪著頭嘀咕道,“那不是我和七兄小時候待的地方嗎?”

“不錯,自此我們孫家避入山中五百年,孫氏一脈傳至我父親,也就是你們外祖父時,嫡係凋零,隻餘我一女子,父親說是因我們祖上殺戮太重,纔會禍及子孫,我孫家嫡係,代代都是單傳,且活不過而立之年。”

“可母親,大兄都已經年近而立,這規則破了?”

孫氏卻搖了搖頭,“你們不知,我是孫家曆史上有記錄以來,唯一一個嫡係女,父親臨終時,把我叫到病床前告訴我,祖先在我出生後曾托夢與他,孫家嫡係血脈斷於他,卻會續於我,父親囑咐我,祖先讓我尋趙姓人家嫁了,必會多子多福,日後隻需再從趙姓子孫中尋一人繼承孫姓即可,而作為回報,《孫子兵法》亦可傳趙家嫡係子。”

對於此話,趙文兄妹二人有些疑惑,“母親,咱們兄妹裡,可冇有人改成孫姓啊!”

“不,有的,而且不隻一個。”深夜裡,昏黃的燭光中,孫氏的聲音有些縹緲和悲涼,“文兒,或許你心中已經知道是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