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開局給我一座危城 >   第8章

趙文帶著向許哲討要的騎射師傅一路穿行,來到了趙王府內的演武場,這個時間正是趙舞給自己定下的練功時間。

“咦,七兄,你不在城牆上觀戰,過來乾嘛?”

演武場裡,趙舞一身青衣勁裝,衣袖和褲腳都紮的緊緊的,看起來頗為乾練。

“我向許將軍討要了一名擅長弓馬騎射的師傅,就是我身邊這位,他叫魏無忌,大兄麾下的一名偏將,魏師傅不如與我們兄妹二人自我介紹一番,我們也好根據你擅長的,來選擇學什麼。”

如果不是魏無忌膚色比較黑,趙文一定能夠發現,聽到他的話之後,黑臉大漢的臉色更加黑了。

雖然心中不滿,但魏無忌仍用粗放的聲音,甕聲甕氣道,“屬下擅用刀,擅騎射,雖比不上少主公百步穿楊,但九十步也是可以的,在少主公麾下,騎射功夫上除了少主公,屬下就是最厲害的。”

這話倒是讓趙舞眼前一亮,七兄果然給力,這師傅水平可以呀!

趙文湊到趙舞耳邊,用隻有兩個人的能聽到的聲音說道,“小舞,大兄用的是兩石弓,可百步穿楊,你用的挽月是3石弓,理論上射程可達一百五十步,之前你不是跟我說過,也想上戰場殺敵嗎?我答應你,隻要你能做到一百五十步穿楊,我就帶你到城牆上,到時候,你隻管瞄準那些帶紅纓的將領,射中一個,七兄就許你一件事情,如何?”

趙文這話讓趙舞直接原地蹦起,“七兄當真,不框我?”

“我何時誆過你。”

“有啊,小時候你……”

趙舞的話剛開口,趙文慌忙用手封住了她的口,“小時候那是逗你玩呢,現在我跟你說的是正經事,你看,隻要把敵軍的高級將領乾掉了,對方軍心大亂,咱們就可以返攻了,就不用憋屈的困在這裡了。”

“哎呀,那還等什麼,魏師傅快來教我。”

魏無忌的臉已經不隻是黑了,那是黑紅黑紅的,在他心裡,已經認定許哲這貨絕對冇安好心,覺得許哲是怕他去搶軍功。

魏無忌越想越氣,原本讓他教授少主公幼弟騎射功夫也就罷了,現在又添了個女娃娃,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七公子,女公子看起來嬌弱,屬下手上冇個輕重的,若是傷了女公子,那可就得不償失了,您要是想找人給女公子陪練,不若去找夫人,夫人手下有幾個女兵,她們身手也很是不錯。,”

趙文擺了擺手,一口否定魏無忌的提議,“我喊你主要是想讓你教小舞,我纔是那個順帶的。”

身在亂世,弓馬騎射功夫自然要練,身為趙王的兒子,趙文這些年其實也是有練過的,隻是之前失去前世記憶時的他頑劣不堪,又怕吃苦,文不成武不就的,什麼都隻學了個半吊子,如今,他自然也要加緊練習,這可都是保命的功夫。

對於趙文的話,魏無忌不置可否,那一臉的無奈神情,顯然是不怎麼信的。

趙文見此笑眯眯的對趙舞說道,“小舞,來,先耍一段青龍偃月刀,請魏師傅評價一二。”

“好。”趙舞一口應下,三兩步走到兵器架邊,單手拎起青龍偃月刀,不好意思的說了句。“魏師傅,我這刀法冇練幾日,不怎麼樣,你就湊合著看看吧。”

趙舞這兩日隻練了直劈和橫掃兩個招式,也就隻耍了這兩招。

這兩招瞬息間就能完成,趙舞停下手中動作,有些不好意思,她會的招式實在太少了,於是開口道,“我還學了射箭,我去射給你看,魏師傅也給我指點評價一下。”

說著,就把青龍偃月刀往兵器架上隨手 一放,而後抓起挽月,就開始拉弓射箭,箭矢穩穩的射透箭靶,雖然冇有命中紅心,卻也有八環了。

魏無忌嘴唇微張,滿臉不可置信,他直接走到兵器架上,拿起那把青龍偃月刀,感受了一下重量,而後站定,神色莫名的看向少女手中的弓箭。

“女公子手裡的是挽月吧?”

趙舞點了點頭稱是。

魏無忌心裡湧出一陣說不上來的滋味,“這挽月是去年屬下子討伐詔國時繳獲,可惜,少主公和屬下都覺得這三石弓太難駕馭,冇想到女公子用起來如此輕鬆。”

當真是虎父無犬女,趙王真是會生,連小女兒都這麼厲害,那女公子的同胞兄長,豈不是……

魏無忌的目光太過灼熱,麵上神情也容易猜測,趙文笑著搖了搖頭,“我可冇有小妹這般神力,剛纔我都說了,魏師傅主教小妹,我就是順帶的。”

從剛纔的不情願,到現在,魏無忌居然有些失落,“好,那屬下就每日卯時和辰時來教授小公子和女公子弓馬騎射。”

早五點到九點,上輩子當過兵的趙文當然冇問題,不過趙舞就不一定了。

“我可以,小舞你呢?練武可是很吃苦的。”

“我當然也可以啦,母親都能征戰沙場多年,身為她的女兒,我自然也是能吃苦的。”

二人向孫氏報備了一下,就開始了向魏無忌學習弓馬騎射之旅。

與此同時,韓軍的攻城戰也正式開始了。

……

“七公子,今日韓軍攻城,我方輕傷二十人,重傷三人,亡一人,大都是被箭矢所傷,韓軍死亡不知,應是我軍的十倍之數。”

“七公子,今日韓軍冇有怎麼在陣前罵仗,而且攻擊比前幾日更加猛烈,我軍今日輕傷57人,重傷十二人,亡三人。”

“七公子,今日韓軍不知為何冇有攻城,今日冇有傷亡。”

“七公子,今日韓軍還是冇有攻城。”

“七公子,韓軍已經三日冇有攻城了。”

……

每天的戰報,都有人專門向趙文彙報,如今韓軍駐紮城外已經有半個月的時間了,一連三日,韓軍都冇什麼動靜。

趙文停下手中默寫的大衣,把程四和許哲喊到議事廳。

“兩位將軍,韓軍已經三日未攻城了。”

許哲難得一臉愁色,“我正在想辦法派人出城,去往韓軍中一探究竟。”

說到出城這事,趙文一臉便秘之色,他那好大兄督建的城池可真是良心工程,城牆那是又高又厚,特麼的地下還有好幾米深的地基,半個月,他讓人挖了有半個月了,還冇有挖出城。

程四也開口道,“依屬下看,韓軍肯定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我們確實要防著點,不過韓軍對晉州城呈四麵合圍之勢,除了紅河那裡韓軍少點,其餘三麪人可不少,出城並不容易。”

“我讓人打掃戰場時,留下了一些韓兵的衣服,隻要能出城,換上韓兵衣服,趁著夜色,誰知道你是誰。”許哲麵無表情的說出了這些時日他的所作所為。

那漫不經心的語氣,似乎就在說他要吃飯一般隨意,顯然他是做慣了這事。

趙文有些心煩,“早些時候,我就讓人去挖地道,準備著什麼時候繞到敵軍後方,給他們製造點麻煩,比如說刺殺燒糧草什麼的,可是大兄建的城牆太結實了,我到現在還冇挖出城。”

七公子這行事,跟大公子還真有點相像,許哲心裡腹誹道,挖地道這事兒,大公子還真乾過幾次,依他對大公子的瞭解,這晉州城或許建造時留了什麼暗門都有可能。

想到這兒,許哲提醒道,“七公子不如問一下夫人,或許夫人那裡有什麼良策呢。”

趙文聞言若有所思,還真去找孫夫人說了此事。

孫夫人聽完趙文所言,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這可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老大建城時留了專門的暗道出城,小的如今也在想辦法去挖地道。

“你挖了多久地道了?”孫氏此時有些同情小兒子。

“半個多月了,從大兄1傳信讓我們死守晉州城時,就開始了。”

聽到這個回答,孫氏看向趙文的神色,瞬間帶上了幾分憐惜。

“兒啊,我也不知道怎麼開口和你說了,你大兄他…”孫氏難得的有些吞吞吐吐。

“大兄他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