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開局給我一座危城 >   第5章

次日日上三竿之時,睡飽了的趙文方起身,吃飯沐浴更衣,不急不躁。

而後,邁著八爪步,來到了孫氏房間。

孫氏一看趙文那彆扭的走路姿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便讓小蝶取來一瓶跌打損傷藥膏交給他,叮囑道,“不經常騎馬的人,陡然長時間騎馬就會這樣,你且拿回去用,最多三日就能好個七七八八了。”

昨日回來時,趙文累的一副霜打的茄子樣,飽睡了一覺之後今日明顯精神氣十足。

果然是年輕,恢複的快,孫氏如今看趙文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又誇了他兩句,“你這樣很好,就該臨危不懼,有你父親和大兄的風範。”

“謝母親誇獎。”趙文欣然接下孫氏的誇獎,“我是想著,從今日起,估摸著有段時間不能睡飽覺了,我自然要抓緊時間休息,養足了精神好打硬仗。”

“你說的對。”孫氏點了點頭,又交代程四和林雨菲,“讓你們手下的士兵該休息的休息,不要一味緊繃著,吃飽喝足了以後再乾活,我們這次是守城,不比之前攻城略地的,你們行事一定要有章法。”

說話間,到了劉大夫的診脈時間。

看到提著藥箱進門的劉大夫,趙文一拍腦袋,“差點忘了這事兒,趙叔、程將軍,城裡負責救治傷員的大夫和藥材可安排妥當了。”

“藥材倒是備妥了。”趙毅回道,“各大醫館也都安排了,不過大夫怕是不夠用,主公他們出征時帶走了城裡大部分的大夫,目前晉州城各大醫館裡的大夫所剩的並不多。”

趙文聞言沉吟道,“無妨,趙叔可在城中征召一些婦人,讓城中大夫們為她們做一下緊急培訓,也無需她們懂多少,能處理一些簡單的刀箭傷,會包紮就夠了,輕傷的留給她們處理,傷勢嚴重的再交給大夫。”

“也可,這樣即便醫官大夫不夠用也不至於顧不住首尾,一般情況,重傷的冇有輕傷的多。”

說乾就乾,趙管家當即就去安排這件事。

孫氏含笑看著趙文,聽著他安排一乾事宜。

“程將軍,你手下有冇有擅長陣前罵仗的人才,多備幾個,到時候每日開戰前先罵上一會。”

程四隻覺跟不上趙文的思路,忍不住問道,“七公子,不知您這是何意?陣前罵仗雖有時會有,但並不常見。”

趙文無奈,又解釋了一番,“程將軍,我們此番最重要的目的什麼?”

不待程四回答,趙文自問自答道,“是用最少的傷亡,守住晉州城,若能每日罵上半個一個時辰的,我們就能多拖住敵人一時半刻,省下一些守城物資,若多費些口舌,就能減少傷亡,我認為還是可以考慮的。”

程四茅塞頓開,一臉的恍然大悟,“明白了,多謝七公子解惑,屬下這就去安排,必然好好找幾個擅長罵仗的人來。”

等到幾人都離開後,孫氏忍不住笑罵道,“你這小子,怎麼肚子裡這麼多繞繞彎子,莫不是我懷你時蓮藕吃的太多了,才讓你長了這麼多心眼兒。”

趙文笑著調侃道,“母親和父親應該還吃了不少的菠菜。”

孫氏一頭霧水,“這是作何解釋。”

趙文憋著笑,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兒子聽聞,菠菜吃多了,可以讓人力大無窮,成為大力水手,不,是大力士,不然小舞這一身力氣從何而來?”

“你這猢猻!”孫氏哭笑不得,這小子連父母妹妹都敢調侃,真真是淘氣,“連你妹妹都打趣,小心她不高興給你一拳,就夠你喝一壺了。”

剛進門的趙舞自然聽到了二人的對話,當即一跺腳,佯裝生氣道,“七兄,我可是你一母同胞的親妹妹,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我生氣了,你自己看著辦吧。”

撂下這話後,趙舞轉身就走,徒留下孫氏和趙文大眼瞪小眼。

“你自己闖的禍,你自己去哄。”

“哄就哄。”趙文渾不在意的說道,“這丫頭好哄的很,我記得庫房裡有把三石弓名挽月,一會我就讓人取出來給小舞送去,保證把她給哄好。”

“那挽月弓是你大兄放入庫中的,普通人的臂力根本拉不開三石的弓,你大兄從小習武,常用的是兩石弓,已然很厲害了,你把這挽月弓給小舞,她能拉的動嗎?”

“母親,小舞天生神力,我倒覺得可以讓她試上一試,反正放在庫房裡也是落灰,不如我拿出來哄哄她高興,拉不拉的開,倒也無所謂。”

“我真是拿你們兩個冇辦法。”這一雙子女顯然是盯上了挽月,孫氏搖了搖頭,“罷了罷了,我這裡有一枚玉韘(she即扳指),是我以前用慣了的,你也一併給小舞帶去好了。”

趙舞如願以償,有了青龍偃月刀,又有了挽月弓,連拉弓射箭配套的玉韘,孫氏也讓人送來了,小姑娘彆提有多高興了。

果然還是跟著七兄有肉吃,趙舞一口一聲七兄最好了,把趙文哄得十分高興。

趙王府邸上上下下忙碌又緊張,隻這一雙兄妹吵吵鬨鬨,看不出一點緊張的樣子。

下午的時候,二人甚至還帶著孫氏來到了趙王府的演武場,這裡是趙家父子平日裡鍛鍊,切磋武藝的地方。

這兩日休養下,孫氏的精神比剛解毒那會兒好多了,此時晉州城即將被圍,按理說她應該是夜不能寐,寢不能食的。

可趙文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倒是讓孫氏放鬆了心情,趙文之前安排的那些事,她都過了一遍,思慮周全,所以她這兩日也無需傷神安排守城事宜。

孫氏隨趙王征戰沙場多年,弓馬嫻熟,指導起趙舞自然是得心應手,不過短短一個時辰,趙舞彎弓射箭已經頗有章法,進步飛快。

於武道一途,趙舞確實極有天賦,加之天生神力,這挽月在她手中被髮揮的淋漓儘致,原本她就接觸過弓馬之術,如今孫氏簡單的點撥下,進步自是飛快。

相比較而言,單看起來還算不錯的趙文就不夠看了。

孫氏心下可惜,若把這武道天賦給趙文,再加上他那靈活的腦瓜子,未來妥妥的又是一個趙家大郎般的風雲人物,趙國一統天下絕對的指日可待。

不過孫氏也隻是想想而已,如今天下動亂,他們趙家能走的如今,她膝下子女個頂個的優秀,已然是上天眷顧了,應該知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