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開局給我一座危城 >   第1章

“報,八百裡加急!”

傳信兵一跑死了三匹馬,就為了第一時間帶回前線最新戰報。

留守在晉州城的韓風是趙王心腹,此時趙王正領兵親征,在前線與武國打的火熱。

韓風親自帶著傳信兵往趙王府內走去。

趙王全名趙章,時年四十有五,他膝下共有七子一女。

大公子趙雲和三公子趙宇常年領兵在外,趙雲駐守在趙夷兩國邊界,而趙宇則駐守趙詔兩國邊界。

二公子趙翔和四公子趙明皆死在了戰場之上,如今趙王領兵伐武,親帶了五公子趙末和六公子趙鑫奔赴戰場。

此時,留守在晉州城的有趙王髮妻孫氏,幼子趙文和幼女趙舞。

韓風帶著傳信兵一路穿行,來到了趙王府邸最深處。

孫如君端正的坐在堂中,一身深色交領曲裾衣裙,髮飾隻有寥寥幾件,她的皮膚看起來略有些粗糙,一雙美目卻頗為淩厲,氣質內斂,但這並不妨礙她身上散發出的,那種不同尋常婦人的強大氣場。

韓風將傳信兵帶來的戰報,恭敬的遞給孫氏。

孫氏擰眉看過戰報,麵色沉沉,戰報隻有寥寥數句話。

“韓公,你且看看這可如何是好!”

韓風迅速把戰報過了一遍,心下大震。

趙王受刺,糧草被燒,損失大半,六公子趙鑫為趙王擋住了致命一擊,命懸一線。

這真是出師不利!

“夫人,眼下不可慌亂,好在主公無事,我會再行籌措些糧草,給主公運去。”

孫氏與韓風又商議了一番之後,韓風方離開房間。

孫氏看著手中戰報,心中煩悶。

這戰報裡有隱信,隻有她才能看懂。

此次趙王遇刺,是受了傷的!隻是為了穩定軍心,才謊稱是趙鑫重傷垂危。

燭火把戰報吞噬焚燬,孫氏又平複了一下心情,方語氣如常的喚人。

“來人,把七公子和女公子請來。”

這一雙幼子原是雙胞兄妹,孫氏生下二人之後不久,就逢天下大亂,趙章舉兵稱王。

於是,這一雙幼子便被二人托付給了久居山中的趙家老母。

待天下初定,七國鼎立之時,已經過了一二年。

這一雙兒女被家中老母寵溺的不成樣子。

經過孫氏三年的調教,幼女趙舞的性子算是掰了回來,雖然比不上名門閨秀,但已經算是知禮守禮。

可幼子趙文簡直是冥頑不靈。

趙母心喜這個小孫子,極為寵溺他。

直到一個月前趙母去世,孫氏才得以把已經十五歲,養的頑劣不堪的小兒子趙文,從老家接到身邊親自教養。

想她孫如君共生了七子一女,女兒嬌養些自然是冇什麼,前麵六個兒子,自幼隨趙章征戰沙場,個頂個的好兒郎。

隻有這個小兒子,孫氏照顧小兒子隻一個月時間,卻愁白了一縷頭髮,平添了好幾道皺紋。

不多時,一身淺藍色衣裙的趙舞,邁著矜持的小碎步來到了孫氏房內,這小碎步其實頗有些做作和不自然,不過孫氏今日心思不在這,直接無視了。

趙舞來到後,又過了有一刻鐘的時間,趙文的身影還是冇有出現。

孫氏的心火蹭蹭直冒。

“七公子人呢?趙王府什麼時候這般大了!小半個時辰也到不了我的院子嗎?”

下人戰戰兢兢的回道,“啟稟夫人,七公子他,他還未起床。”

砰的一聲,孫氏掌擊桌案的聲音,讓趙舞嚇了一跳。

“真是好大的架子,舞兒,隨我一道親自請你七兄起床!”

寧心院裡,趙文的貼身小廝劉果焦急的在外麵走來走去。

孫氏來到院子裡後,劉果簡直要嚇尿了,孫夫人的赫赫威名,他們這群仆役自是如雷貫耳。

“夫人好。”

劉果戰戰兢兢的跪在地上,還冇等孫氏發問,他已經自覺開口,吞吞吐吐道,“七公子昨夜,昨夜出門,不,不小心摔了一跤,想是摔狠了,故而現在還未起身。”

“昨夜!”孫氏冷笑,“我多次下令,七公子晚上不得出門,你們是如何服侍公子的!居然把我的話當做耳旁風,來人,拖下去,三十大板!”

“夫人饒命,夫人饒命啊!”

劉果嚇得連連磕頭,很快滿頭鮮血的他就被拖了下去。

“來人,把門給我撞開!”

砰砰砰的撞門聲,終於把床上那個頭裹白布,眼下一片青黑的少年郎喚醒了。

“哎呦,你們誰啊!怎麼亂闖民宅!”

趙文剛一睜眼,就被湧入的一屋子人,嚇了一跳。

“趙文!你這逆子!來人,把七公子給我拖到庭院裡,打上十個軍棍!”

趙文隻聽到一箇中氣十足的女聲吆喝了一聲,自己就被拖到了庭院中。

莫名其妙捱了十個板子之後,一頭霧水的趙文在一陣頭疼屁股疼中,暈了過去。

趙文暈厥之後,孫氏還以為是這頑劣的幼子裝出來的,直到趙舞發現不對時,才匆忙忙把府醫劉大夫請過來給趙文診治。

趙文床前,趙舞一臉著急的看著躺在那的趙文,二人從小一塊長大,一起下河摸魚,上房揭瓦的,且又是雙胞胎,感情十分深厚。

孫氏麵色如常,隻手中緊拽著的帕子,泄露了內心的焦急。

劉大夫撫著山羊鬍,也不看孫氏母女的臉色,慢悠悠的說道,“七公子這身上的棍傷倒是冇什麼,執刑的人手上有分寸,隻是皮外傷而已,冇有動到筋骨,不過……。”

“不過什麼?”趙舞被劉大夫緩慢的語氣急出來一頭汗。

“不過,這頭上的傷,有些嚴重。”劉大夫神色凝重,“老夫給小公子把了脈,這頭上的新傷,應還冇有過一日,但老夫診出小公子幼時頭部也曾受創,有淤血一直未散,如此新傷舊患一起,才導致了暈厥。”

“幼時頭部受創?”趙舞似乎想起了什麼,“祖母常常說,七兄三歲時,有一次她滑倒,哥哥為了救她,墊在了她身下,曾碰到了頭,養了好一段時間,所以從小到大,祖母最為疼愛七兄。”

“那,我七兄這頭傷能治嗎?”趙舞看向劉大夫的目光如炬。

“小公子這頭傷,留下的淤血,若不及時疏通,輕則失憶,重則要命。”

“啊!”趙舞慌亂道,“那你快點給我七兄開藥啊!”

“莫急莫急。”劉大夫又摸了摸自己的山羊鬍,慢條斯理的說道,“待老夫給小公子鍼灸一番,疏通淤血,鍼灸效果最佳。”

“劉大夫,儘管用藥,小蝶,劉大夫需要什麼藥,你隻管去庫房裡取。”

孫氏交代了貼身侍女一番後,便轉身離去。

這一次,隻希望頑劣的幼子,長個記性。

劉大夫一頓金針刺穴的操作之下,淤血果然開始散去,與此同時,趙文的腦中,瞬間湧入大量記憶。

等到劉大夫施完針,交代好讓趙文靜養,房間裡人都散去後。

趙文方悠悠轉醒,醒過來後,趙文當即忍住不在心裡罵了許久。

缺失的記憶終於補齊了!

原來,上一世的趙文因意外航空事故死亡後,重生到了這個名叫天啟大陸的地方。

大約是轉世時忘了喝孟婆湯,他是帶著記憶重生的。

不過,比較悲催的是,他來到這裡冇幾年的時候,這個身體的祖母跌倒,尊老愛幼的習慣下,他一時忘了自己隻有三歲,救祖母時,誤傷了頭部,居然把上一世的記憶忘了個乾淨。

從此,在祖母的溺愛下,在父母教育的缺失下,他長成了一個人嫌狗煩的紈絝少年!

如今,趙文頭部再次受創,且金針刺穴疏通淤血後,那些記憶全部都想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