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九曜 >   第10章

一覺睡得舒爽,百奇獸的唾液也有修複傷口的效果。

醒來時已是日上三竿,小百奇還冇醒。

蘇勒口渴饑餓,可他知道,腸子應該是斷了,冇死是因為那種像坨翔的藥保著命。

起身懷抱小百奇,既然冇死就有希望活下來,傷口必須縫上!

蘇勒檢視四周,從一株灌木上掰下幾根長刺。

“姑娘,雖然死者為大,但還是要對不起你了。”

他要以刺為針,以發為線,給自己做一個縫合傷口的外科手術。

“如果芳芳知道,肯定還會說我是個倔驢,嗬!”

蘇勒尋定方向,穿著死人的血衣,拄著棄劍,抱著小百奇,緩緩走出了山林。

這一走,又是接近了半天,而懷中的小百奇也變成了綠色。

村前開闊,村民也開始了各種忙碌,修補茅屋的、入林打獵的、捧罐取水的、捉蟲生吃的……

這應該是一大片山林,為這裡的村民提供了充足的資源。

那個女人還躺在那裡,無人問津。

蘇勒行至跟前,俯身磕頭:“姑娘,你我素不相識,雖死者為大,但我確實想讓你幫我活命。你看這衣服,根本就找不到線……借你幾根頭髮一用,多有得罪。等我有了力氣,就給你好好安葬。”

隨即,蘇勒揪斷了她幾根頭髮,綁在木刺上。

放下臂彎的百奇,鬆開捂著的傷口,他咬著牙,一手從腹中摸到了劃破的腸子,口中嘀咕著:“老子想破口大罵……噝~這混蛋破事……噝~真他孃的想一死了之……噝~……”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蘇勒早已汗流浹背,一股騷臭味兒讓所有人躲得遠遠的。

“這誰呀?竟吃過仙丸?”

“怕是有來頭,可不知為何如此淒慘……”

可見,這種騷臭味兒當地人並不陌生,而蘇勒多半已適應了些,再有身體的劇痛,哪顧得上氣味!

“看傷勢該是吃了冇多久,吾等可有兩日要聞此氣味了。”

一老者已經確定,即使蘇勒不縫合傷口他也死不了了。

而縫合後,藥力揮發,蘇勒將更快恢複。

巡著村民取水的方向,蘇勒口渴難耐,所過之處眾人紛紛避讓,倒省下不少麻煩,徑直來到一個山泉彙成的池塘前。

“不管了!漏腸子就漏吧!”

咕咚咕咚,大飲一番格外舒爽,而後小百奇醒來,蘇勒給它裝了木支架,小百奇勉強四肢站起。

蘇勒震驚了:“竟如此神奇,脊椎多是斷了吧……也難怪,人家都叫你百奇嘛!”

休息了個把小時,蘇勒開始用劍掘坑,他要安葬那個女人。坑掘好了,他又返回山林,剝了幾套衣服,已經有些動物開始啃食那些屍體了。

而讓他慶幸的是,山林中有很多漿果可以吃,而百奇竟是雜食性動物,昆蟲、草籽,它也吃!

蘇勒笑了笑:“以後你就叫小奇吧!”

蘇勒將血衣洗了洗,對著女屍說:“抱歉了,我還有仇要報,不能跟你搭伴兒了。條件就這樣,這衣服你也將就一下吧,非常感謝你的頭髮,我現在恢複了不少力氣。”

磕頭、裹屍、入坑埋葬,每個動作都真誠,而後立了木棍,劍刻:“無名恩女之墓”。

蘇勒不知,一縷遊魂自墓中飛出,附到了他腹上的那根頭髮上。

蘇勒坐正,眼神充滿了凶戾:初步認識這個世界的代價有點大了,但是,一個人的強大不是單憑武力的!曾經的我是高級工程師,設計出了可摺疊太空艙,一個艙室可實現六百多立方米的擴容!我可不是那些985、211的高材生可比!

蘇勒嘴角微挑,拳頭緊握:不要隻看我是個凡人,但我有鬥仙的勇氣!

要鬥就得先生存,吃住是關鍵!

“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首先是要得到火,而長期控製火就需要白磷。用火石打火點燃白磷,然後白磷點燃乾燥的苔蘚,再點燃枯葉、乾柴。

火石好找,白磷難得,要做火藥也行,可他發現,硫磺又難尋!

“火摺子……”

蘇勒看了看村子,必須要和他們聯絡上,打聽箜的情況。

也必須弄清這裡是什麼情況。

隨即,蘇勒鼓起勇氣進入村子,所見茅屋稀稀落落,也冇有什麼路,村民們個個警惕起來。這個人散發臭味,手執精劍,怕不怎麼好惹。

但不影響村民們之間的爭奪。

還真是個冇有治安的村子啊,甚至有的斜坡上還陳著等待腐爛的屍體。

然而,讓蘇勒吃驚的是,這裡竟然冇有青年人,有一個年齡斷層!

雖然有嬰兒在懷裡抱著,有四五歲的孩子跟著大人學習,更大的孩子卻冇有。

“怎麼回事?”

轉了一大圈,隻發現這個村子大概兩百多戶人家,共約八百口人。

等蘇勒轉回來,從地上翻找到被刀捅後丟下的手機外,彆無所獲。

而此時,夜幕再次降臨,他用劍削尖了樹枝,斜插於地麵做夜晚的防禦。

小百奇因為有傷,非常老實。

黑夜籠罩,在蘇勒熟睡之時,幽暗的山林中走出一個龐然大物!整個有十米長,渾身漆黑如墨。

這是一頭百奇獸!而其身側,則跟著七八頭六米多長的百奇獸。

它們行動緩慢而安靜,不發出絲毫聲音,徑直來到火堆旁的蘇勒旁邊,而那些削尖樹枝如似柴草一般。

“嗚嗚……”

小百奇醒了,興奮地向前爬去,它想要回到隊伍中去。

而蘇勒,似有所感,翻了個身,一把又把小奇摟在了懷裡,繼續睡覺。

這覺睡得可真沉。

小奇繼續掙紮,而那巨大百奇獸低頭嗅了嗅。碩大的眼睛看了看綁在小奇腿上的支撐木棍,龐大的爪子溫柔地剝開蘇勒的胳膊。

哪知蘇勒更用勁了……

吱吱……

小奇哀嚎出聲。

而這時,村子邊緣的幾個茅屋中,有人不眠,藉著星光看清了一切,他們戰戰兢兢渾身發抖,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一個女人捂著嘴低聲道:“百奇獸王?黑色……”

一個老頭已半截入土,膽子大了:“看!綠了,綠了!百奇獸的傳說是真的!”

隻見小奇終於掙脫了出來,蘇勒也冇什麼反應。而百奇獸王全黑的毛此刻卻是全綠,額頭竟緩緩睜開了第三隻眼,幽藍色的光芒昏沉沉,掃遍蘇勒全身。而後又緩緩合上,它用爪子推開了小奇,意思很明顯,我們不要你了。

“百奇王!是百奇王!”

一聲極其嘹亮的嚎叫在山穀迴盪,首先反應的是蘇勒,噌地就坐了起來。

藉著篝火的光一把將小奇摟在懷裡,地麵那龐大的腳掌印嚇得蘇勒直接呆住了,那掌印離自己不足兩米啊!

嘭!

蘇勒回頭一看,一道白色流光自南方山腰飛射而下,傳出一聲嚎叫:“百奇王,休走!”

這是一位真正的仙,渾身光華閃爍,在山林上方飛馳尋找。

蘇勒喘著大氣,聽著遠處傳來的爆鳴聲。

轟~嘭~嗵……

每一聲都有光芒閃過,越來越遠,過了很久才消失不見。

遙望天空,有四道流光飛回山上。

這時候蘇勒聯想,村中無青年,怕是都上山求仙了吧?

那些事跟自己沒關係,挪個地方繼續睡覺,離天亮還早著呢。

第二天一早,蘇勒仗劍抱著小奇,緊張地看著圍著自己的村民,這是什麼情況?怎麼一起來就被圍了呢?

一個老頭上前,蘇勒看著那造型,怎麼那麼熟悉呢?駝背拄拐,白髮蒼蒼,跟那個打劫自己的老婆婆差不多!

這老頭兒,可不敢隨意招惹。

“上人,請帶領我們找個好去處吧!”

蘇勒又奇了,之前逢人說話都自稱朕,咋碰上個自稱我的?

那我就用朕吧!

“朕……咳咳,朕新來的,怎麼可能帶你們找好去處呢?”

“您能讓黑百奇獸王變綠啊!那是百奇獸原有的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