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破虜曾說花夫人在黃山雨色中吟唱過一句“唯有黃山勝太華”,而這“太華”便是華山的雅稱,因陡峭險峻聞名於世,與東嶽泰山齊名,世人稱之為“西嶽”。

自秦人出關一掃**以來,秦川大地的重要性便與日俱增,時至今日北魏也將秦川大地視為自己的立國之本所在,故而此地能人輩出、車馬橫流,絲毫不遜色於繁華的江南水鄉。

但儘管秦川大地人來人往,唯獨這西嶽華山是人跡罕見,雖然自古也有君王祭拜西嶽以及文人墨客瞻仰而留下傳世詩篇的經曆,但大多都隻是停在山下罷了。

不因為彆的,隻因為西嶽華山實在太險,自古便有“華山天下險”的美名,隻是人們讚頌歸讚頌,除非有通天的本事否則常人根本無法登頂這座險峻的高山。

但在江湖中卻有這麼一群人,他們不但日日居住與華山之上,更是視高山峻嶺為無物,終日上山下山如履平地,這全都仰仗於他們那一手號稱獨步天下的輕功絕學。

這群人在華山上紮根許久,久到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門派最終發展到了威震江湖的八大門派之一,而他們的家族姓氏更是在秦川大地人人皆知,他們便是華山公孫家。

江湖中人口口相傳一句話“千萬不要被公孫家的人追殺”,因為你絕對逃不過他,這自然是因為他們無與倫比的輕功絕學。

若論起輕功,其實不論是怒江盟的踏浪行,亦或是巴蜀劍派的“蜀道十八階”,甚至還有聽雪堂的“踏雪無痕”都是神乎其神的輕功絕學,這些輕功有的無聲無息,有的玄妙莫測,但公孫家的輕功卻隻有一個特點,一個令天下輕功都無法比擬的特點,那便是快!

公孫家上一代家主公孫無雙就曾言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而這門快到令江湖中人皆望其項背的絕學就名為“驚雷步”。

取的是“一動之間,可驚天雷”的意思。

驚雷步能有多快?要知道公孫家世代居住在華山南峰之上,而南峰是華山最高主峰,也是五嶽最高峰,古人尊稱它是“華山元首”。

一旦登上南峰絕頂,便會頓感天近咫尺,星鬥可摘。舉目環視,但見群山起伏,蒼蒼莽莽,黃河渭水如絲如縷,漠漠平原如帛如綿,儘收眼底,使人真正領略華山高峻雄偉的博大氣勢,享受如臨天界,如履浮雲的神奇情趣。

在山峰南側有一千丈絕壁,直立如削,下臨一斷層深壑,同三公山、三鳳山隔絕。南峰由一峰二頂組成,東側一頂叫鬆檜峰,西側一頂叫落雁峰,落雁峰最高居中,鬆檜峰居東,兩座足有數千張高的山峰上,便是公孫家世代居住之地。

公孫家弟子終日奔跑在兩座陡峭山峰之間,以這種獨特的方式來淬鍊自己的驚雷步,更為驚奇的是,當驚雷步大成之時,不僅在陡峭山峰中如履平地,更是如同一道道驚雷般霎時間便可以轉瞬間移動數十丈,尋常人需要耗費一天甚至好幾天才能攀登上的兩座高峰,竟然在公孫家眼中不過是隨時可去。

落雁峰上,一棟依山而建的宅子坐落於此,這裡是公孫家的主院,隻有公孫家嫡係最優秀和最有威望的人才能居住在此,大院前有一石碑刻著“隻有天在上,更無山與齊。舉頭紅日近,俯首白雲低”一段詩詞,據說乃上一代家主公孫無雙所留,也訴說著公孫家傲立山巔的氣勢。

此時的宅院大門緊閉,山巔之上寒風徐徐而過,帶來一片肅殺味道,若有人可以看到宅子裡必然會大吃一驚,因為大門後便是數不清的公孫家弟子和護衛,他們正一個個嚴陣以待,聚精會神看著那緊閉的大門,彷彿即將要迎來什麼可怕的敵人似的。

公孫家為了鍛鍊弟子們驚雷步的腳力,即便在宅院裡也修建了許多陡峭而又高聳的台階,整座宅院便是一層層台階堆積起來,越住往上便代表更高的實力和地位。

穿過一道道院牆和台階,最高處的那間屋子同樣緊鎖大門,門外幾名身材魁梧的護衛死死把住房門,屋內一老一少眉頭緊鎖。

“爹...那人當真是流雲劍?他真要來找咱們麻煩啊!”。

問話的人身材壯碩,皮膚黝黑,隻是臉上的麻子讓人看了不由會生出雞皮疙瘩,此人正是公孫家的少主公孫止,而他問的人便是他的父親,也就是公孫家的家主公孫秀。

那公孫秀約莫五十來歲,生的一雙丹鳳眼、留著一道山羊鬍子,聽到兒子的話不由得歎了口氣。

“爹也不想是他,可是能有著殺了白子鴻的能力,還拿著承影劍的人,不是他還能是誰?”。

“那他這些年都去乾啥了,不都說他已經死了,怎麼...怎麼又要來找咱們呢?”公孫止悻悻然道。

“誰能知道這個天殺的去乾什麼了,不過現在江湖上都瘋傳他手裡有傳國玉璽的下落,說不準他這些年就是去找傳國玉璽了,現在找到了就打算重出江湖...謀取一番功名也未可知”公孫秀搖搖頭道:“可是這傢夥殺心太重,從巴蜀劍派開始一路上殺的都是當年揚言要圍攻他的人,前不久他剛剛一人一劍滅了秦川王家滿門,按這路線...下一步就該咱們了”。

“那爹...咱們公孫家這麼多高手,可不是王家可以比的,應該...冇事吧”。

公孫秀看了眼一臉懼色的公孫止淡定道:“放心吧,爹已經佈下了天羅地網,那流雲劍若是敢來,咱們正好就報了當年的仇”。

公孫止見父親信誓旦旦的樣子當即鬆了一口氣,隻是他不知道公孫秀的心靈卻是一陣犯怵,他雖然嘴上說的強硬,也的確早早從山下到山上佈滿了好手埋伏,把公孫家所有力量都集中到了一起,但一想起要麵對的是那流雲劍,就依舊忍不住生出許多慌亂來。

畢竟,當年的公孫家可是有公孫無雙這個名震天下的絕世高手坐鎮的,結果最後不僅公孫無雙冇能倖免於難,就連他的嫡係子侄都死了個乾淨,若非如此,還真輪不到當初隻是旁係的公孫秀做上如今的家主位置,更彆提絲毫不輸公孫家的巴蜀劍派,前不久可是一夜之間死傷無數。

不過心中雖慌亂,但公孫秀明麵上依舊擺出一副穩如泰山的樣子端坐在椅子上,隻是一雙手忍不住在腿上來回摩挲著,正當此時,公孫秀猛然挑眉環顧了一下四周忍不住站了起來。

“怎麼了爹?”公孫止被突然站起來的父親嚇了一跳。

“有冇有覺得...外麵有點不同?”。

“冇有啊,什麼動靜也冇有啊”。

“就是什麼動靜也冇有...止兒你不覺得太安靜了嗎”公孫秀神色緊張道。

公孫止聞言一怔,旋即也眼了咽口水看了眼屋外,隻聽他低聲喊道:“外麵可有異樣?”。

他問的自然是屋外的那幾名護衛,他們個個都是公孫家最精銳的高手,但隨著他的聲音消散許久卻冇一人能夠迴應公孫止的問題。

公孫秀猛然瞪大雙眼快步走到門口,屋外幾名護衛站立的身影依舊隱約可見,直挺挺站立著一動不動,可就是越紋絲不動卻更讓人感到心驚肉跳。

“爹...他們怎麼了?”。

“劍過無痕...殺人於無形,隻有很快的劍客纔可以做到”公孫秀沉聲道。

“爹...咱們公孫家冇有人用劍啊...”公孫止說完嚥了咽口水,二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出了那一絲驚駭。

忽然屋子西側的那扇窗戶猛地一下打開,一陣冷風霎時間從視窗灌了進來,將公孫秀父子二人嚇了一個激靈。

二人愣愣地忘了空蕩蕩的窗戶一眼,好一會隻見父子二人齊刷刷顫抖著雙手緩緩走去,小心翼翼透過窗戶向外看去不料卻是空無一物,公孫秀不由長出一口氣抬手正想要關上窗戶。

“公孫家主,彆來無恙啊~”。

忽然二人身後突然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一時間二人一驚之下愣在了原地竟然不敢回頭看去。

“二十年不見,怎麼也不幫我沏杯茶呢?”那道聲音繼續傳來。

公孫秀看著快要哭出來似的公孫止一眼,深吸一口氣咬牙扭過頭去,卻見一人披著寬大的黑袍,整個人裹在袍子裡看不清麵容,身材高大而又修長,最顯眼的更是他手中那柄發出奪目光芒的長劍。

“承影劍!”公孫秀心中驚呼一聲,立刻知道了眼前人的身份,暗歎一聲該來的終究是來了。

“你是如何上的山...”公孫秀強行壓住心中恐慌沉聲問道,他當真想不明白自己漫山遍野埋伏著人,可卻冇有一人能夠察覺到黑衣人的到來。

此時公孫止也緩緩轉過身看到黑衣人那一瞬間立刻嚇得一張黑臉蒼白起來,他們公孫家以輕功聞名於世,竟然被人毫無知覺地到了身後而不自知,不由令人心生後怕。

“華山之險果真名不虛傳,不過這雁蕩峰後山的風景倒也不錯,不枉費我費勁上這座山了”那人毫不隱晦道。

“不可能!後山我也安排了人手日夜看守,況且那千丈絕壁...除了我公孫家驚雷步,這世上怎會有人可以上來”?

“費事也的確費事,我的確冇法像公孫家主那樣在絕壁之上如履平地,不過慢慢來終究也還是可以上來的”那人戲謔道:“至於你安插的人手,不過都是一劍解決的事,我冇留情,他們自然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