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蘇定秦所言陸念齊天生九指,由於身有殘疾不足滿月便被父母狠心拋棄,將其扔在山中餵食野獸。

不過陸念齊福大命大,被雲遊高僧渡塵撿拾並帶回雲霞寺好生照料。

由於陸念齊並未留下名姓,也不知道他父母到底是誰,渡塵便將自己俗家姓氏給了他,並給他取名念齊。

後來的十六年中渡塵除了在日常生活上對其加以照料之外還教授他本領和做人的道理,二人相處更像是父子一般,陸念齊對於渡塵也是十分尊重。

在陸念齊十七歲那年渡塵仙逝,自此寺中再無任何留戀,於是陸念齊離開了雲霞寺。

他下山的第一件事便是找尋自己的親生父母,他之所以這麼做並非是念及親情,而是要報仇雪恨。

雖然被遺棄之事渡塵有意避而不談,但十幾年來陸念齊也在僧眾口中得知真相。

他痛恨自己的父母,恨他們生自己卻不養自己,還將自己扔在深山任由野獸啃咬。

他在當年渡塵撿拾自己的群山附近尋找整整三年,直到他十九歲那年他才找到了自己的親生父母。

此時他父母已經年過半百,在他之上還有兩個哥哥,下麵還有一個妹妹。

雖然陸念齊知道此事與哥哥妹妹無關,但他深知斬草除根的道理,於是趁著除夕夜大家都聚在一起時將一家五口全部殺害,並將其用板車推入山中。

最終他父母和兄妹皆被林中野獸啃食乾淨,而陸念齊擔心此事引來追查便踏入江湖進入盜門。

經過數年曆練已經成為盜門翹楚,其本領僅次於泥龍兒。

如今泥龍兒身死,陸念齊可以說是盜門除了林清虛之外最厲害的一位高手。

聽蘇定秦說完後我不禁打了個寒顫,冇想到這陸念齊竟然如此心狠手辣,連自己的父母兄妹都不放過。

雖說此事錯在於其父母,不該將其扔入深山,但說到底這件事情與其兄妹冇有任何關係,他這麼做的確是有些令人髮指。

幸虧剛纔沈南孝與其衝撞之時蘇定秦在場,如若不然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後果。

“蘇大哥,既然你們都是雜務科成員,為何你和沈大哥都不認識他,難道說你們先前並未見過?”回過神後我看著蘇定秦不解問道。

蘇定秦苦笑一聲,說雜務科勢力龐大乃是國家組織,他又豈能見過所有的人,而且陸念齊並非是雜務科內部成員,他屬於外八門中的盜門,也就是說有事的話他會前來相助,冇事的時候便會留守在盜門或者是出去執行任務,所以他和沈南孝冇見過陸念齊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聽蘇定秦說完我恍然大悟,隨後我朝著營地方向看了一眼,此時陸念齊正掀動鍋蓋,探頭聞著鍋中飯菜香氣。

見其用戴著手套的手拿起鍋蓋,我突然想起什麼,繼續追問道:“他雙手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何會呈現烏青之色,是不是中毒了,若真是中毒為何沈大哥耐不住毒性可他卻絲毫無事呢?”

蘇定秦聞言從口袋中掏出一盒香菸,遞給我一根後他口中吞吐雲霧,說陸念齊之所以雙掌呈現烏青顏色是因為修煉五毒七星術所致。

這種功法十分陰毒,雖說江湖中人大多知道修煉要領,但能夠承受下來的屈指可數,陸念齊便是其中一人。

要想修煉五毒七星術首先要準備五種毒蟲,也就是傳聞中的五毒,分彆是蛇、蜈蚣、蠍子、蟾蜍和蜘蛛。

將這五種毒蟲放入罐子中後將手伸入其中,然後任由這五種毒蟲撕咬,待到一炷香後將手抽出,隨後吃下解毒藥物。

等毒性消散後再將手伸入其中,一天之中反覆數次,每次吞服的解藥藥量越來越少,直至最後不需要吃解毒藥物也能扛過去纔算是真正過了五毒這一關。

要想過這一關除了強大的忍耐力之外還需要極強的個人身體素質,如果說一個人的耐毒性不強的話基本上等不到一炷香熄滅就會毒發身亡。

五毒之後便是七星,所謂七星便是指世間至毒藥草七星海棠。

七星海棠的根、莖、葉、花中皆含有劇毒,不過需要經過提煉才能夠將劇毒提出。

當修煉者不再懼怕五毒藥性後便開始以七星海棠作為修煉材料。

首先將七星海棠碾磨呈汁液,然後再經過提煉將毒液提取出來,待到毒液裝滿罈子之後將手掌放入其中,以劇毒藥汁浸喂。

如此堅持七七四十九天,七星海棠的毒液便已經完全浸入雙手,由於五毒毒性剋製,因此七星海棠即便有劇毒也傷害不了修煉之人,但這種劇毒會留存在其掌心。

一旦要是與人觸碰會立即將雙掌之中的劇毒通過皮膚傳給對方,如此一來對方若是在短時間內不能排出劇毒下場隻有死路一條。

聽蘇定秦說完我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冇想到這世間竟然還有如此陰毒之術。

不過令我疑惑的是陸念齊平白無故為何要練習如此邪門術數,他身為盜門弟子怎麼跟毒又有所牽扯。

我將心中所想告知蘇定秦,蘇定秦將手中香菸扔落在地,踩滅後沉聲道:“修煉五毒七星術可百毒不侵,而墓穴之中除了機關陷阱之外還有毒蟲毒蟻,有些機關之上也會含有劇毒,比如在地王廟暗道中射發的三根銀針上麵就沾染劇毒,若是尋常人被銀針刺中必死無疑,可陸兄弟即便是被刺中也能夠全身而退,這劇毒銀針對他來說隻是傷口罷了,其間毒性根本奈何不了他。”

蘇定秦說完眼見時間不早,繼而說道:“行了,既然陸兄弟已經前來相助,咱們也彆在這耽擱時間了,早些吃過飯趕往地王廟,畢竟現在幕後推手的身份還不得而知,咱們必須早些查到線索,如若不然城區恐怕還會有無辜百姓身死。”

聞聽此言我和寧楠溪等人點點頭,旋即跟隨蘇定秦朝著營地方向走去。

行至鐵鍋前陸念齊正用勺子將鐵鍋中的白粥舀出,手中還拿著一塊乾糧。

他見我們幾人前來抬頭看了蘇定秦一眼,笑道:“雜務科可是隸屬國家組織,冇想到吃的飯菜竟然如此清湯寡水,倒不如我們盜門吃的豐盛。”

“窮鄉僻壤實在是冇什麼其他食物,若陸兄弟閒來無事等解決此事之後倒是可以跟隨我們回雜務科一趟,到時候我和南孝好好宴請你一番,算是答謝。”蘇定秦看著陸念齊說道。

陸念齊聽後抬手一擺,喝了口白粥,說道:“不必,我這人閒散慣了,最受不了體製,還是在盜門之中舒服,對了,這次雜務科調度緊急,冇有將事情來龍去脈告訴我便讓我來此與你們彙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難不成這陽關嶺中有大墓?”

“確有大墓,而且我們還在這密林中發現了泥龍兒向梁的屍體,根據發現的線索來看這密林中的確藏著一座十分危險的大墓,要不然他也不可能折損於此。”蘇定秦說著行至鐵鍋前幫我們幾人開始盛粥。

陸念齊聽到向梁身死的訊息後渾身一震,驚詫道:“泥龍兒竟然死在了這密林之中,十幾年不曾有他訊息我還以為他已經金盆洗手,冇想到卻死在了這裡,他是被誰所害?”

“不知道,我們隻知道他是從大墓中逃脫出來,由於年月已久他的屍身已經化作白骨,所以無法斷定他的死亡原因。”蘇定秦迴應道。

陸念齊聞言嘖嘖兩聲,說道:“泥龍兒可是盜墓一行之中的翹楚,他能夠死在此處看樣子這陽關嶺中的大墓決計不簡單,你們幾人快些吃飯,等吃過飯後便將我帶往大墓,我倒是要看看這大墓裡麵有什麼鬼名堂。”

匆忙吃過飯後我們便開始收拾裝備,昨日隻是探路,帶的裝備並不多,可今日便要進入古墓,所以裝備帶的十分齊全。

除了手電筒和繩索之外我們還帶了工兵鏟和探陰爪等工具,至於乾糧和水更是足足準備了三天的量,畢竟我們不知道這大墓之中到底情況如何,更不知道裡麵隱藏著什麼危險,所以我們必須做好充足準備,以備不時之需。

收拾好所有裝備後已經是下午一點左右,不做耽擱,我們在蘇定秦和沈南孝的帶領下直接朝著地王廟方向走去,一路前行十分順利,在下午三點左右我們總算是到達了地王廟廟門前。

“陸兄弟,根據線索這座地王廟便是大墓入口所在,可我們昨天下午整整找了半個時辰都不曾找到入口所在,你是盜門高手,更是盜墓行業的翹楚,能不能幫忙尋找一下墓穴入口?”蘇定秦看著陸念齊沉聲問道。

聽到這話我不禁一愣,昨日我們明明已經找到暗門所在,為何現在蘇定秦卻又突然改口,說我們冇有找到。

細想之下我終於明白了蘇定秦的意圖,他是想借尋找墓穴入口來試探陸念齊的本領如何。

雖說陸念齊在江湖上名聲不低,但也隻是傳言而已,我們並未真正見過他盜墓本領,如今趁這個機會倒是正好領教一番。

陸念齊朝著廟門兩側掃視一眼,繼而沉聲道:“放心,既然你們確定墓穴入口藏在這地王廟中,那我必然能夠將其找出,若是找不出的話我脖子上這顆人頭你們就砍下來當球踢!”

話音剛落陸念齊直接邁步門中,當他進門之時不經意間朝著地麵瞟了一眼,臉色神情雖說有變化但他並未開口,旋即便繼續朝著地王廟中走去。

來到廟宇中央陸念齊站在原地掃視周圍高台上佇立的神明和十二生肖,約莫過了兩三分鐘後他將手伸入上衣口袋,從中掏出三顆指甲蓋般大小的石子。

不等我們回過神來他便順手一揮,砰的一聲第一顆石子砸落在身前蒲團之上,緊接著第二顆第三顆石子依次砸落。

三聲悶響過後地麵傳來震動,眼前高台上的塑像開始旋轉,很快先前被我們發現的暗道便顯現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