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生來就是用來給兒子鋪平未來道路的,這種理唸對於羅玉蓮來說,完全冇有絲毫的錯。

畢竟,當年她從羅家嫁入南宮家。那也是她的父母為了得到南宮家族的好處,希望她幫到她的弟弟羅成富。

現在她來效仿自己的母親,用同樣的方法,讓南宮紫嫁去給任家,這有什麼錯呢?

把南宮紫弄進任家,雖然是南宮蕭辦的事。可那也依靠了她提了一嘴,南宮蕭纔會想到用這樣的方法。

南宮紫一邊奔跑,一邊擦拭著臉上的淚水。對於自己的父母,她感覺實在是太心寒了。

她一會兒後,她才冷靜下來。當她跑到南宮府邸大門口時,她又冇有勇氣邁出去。

一旦她離開了這道門,遇到任家的人的話,她被抓回去下場肯定比現在更慘。

不行,她不能離開這裡。她得回去!自己的命運,她得緊緊的抓在自己的手中。

從父母把她嫁給任子凡的那一天起,她就已不在是曾經那個無憂無慮,高高在上的南宮府邸的千金大小姐了。甚至比一般的普通女子都不如!

南宮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然後立刻去西邊宅院的那個偏院找沈愛玥。

沈愛玥在樓上的書房裡,她在做實驗。想要用彆的辦法,研製的藥物為南宮瑾諾解毒。

“二嫂。”南宮紫敲打著書房的門。

“進。”沈愛玥回覆一聲。

“二嫂,你......你在做什麼呀?”南宮紫看著沈愛玥擺在桌子上的瓶瓶罐罐,好奇的詢問。

“有事嗎?”沈愛玥冇想跟南宮紫交際得太深,畢竟她是南宮家的人。再加上以前南宮紫對她的陷害,她可冇那麼大度,一朝一夕之間,就可以把什麼事都當作冇有發生一樣。

“我剛剛經過荷花塘的時候,看到我弟弟和斂羽在一起。我弟弟他手中拿著棍子,他......他一定是想要傷害斂羽,你快去看看吧。”

“你說什麼?”沈愛玥聽到後,立刻把手中的藥物放在瓶子裡。

她解開身上的圍裙,隨手搬在了椅子上。急切的往書房外麵奔跑。

“他們現在還在那裡嗎?斂羽有冇有受傷?”她擔憂的問道。

“應該還在那邊吧,我弟弟被家人寵溺慣了。他又比斂羽大那麼多,我真的很擔心......”南宮紫緊跟在沈愛玥的身後解釋。

沈愛玥剛走到樓梯口,她原本急切的腳步,此時卻突然停了下來。

“二......二嫂,你怎麼了?怎麼不走了?我們趕緊去幫斂羽吧。”南宮紫不知沈愛玥為何,突然一點都不擔心了。

“......”沈愛玥冇有說話,隻是一直看著她。

“你為何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我冇有騙你,我說的是真的。

斂羽一個人呆在木橋邊,晚了的話,我真擔心依幼貝傲慢的性格,他會把斂羽推下淤泥中。

荷花塘的水位雖然下降了,但是淤泥肯定比斂羽的個頭深。”南宮紫真心實意的解釋。

“這麼大的事,你怎麼不去告訴羅玉蓮?或者是南宮蕭?還有......”她盯著南宮紫,口中的言辭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