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事還需要驚動警察啊?”南宮老太爺詢問起來。

“我三弟被綁架了,現在他們的父母很著急。綁匪需要一個億,然後才願意放人。我考慮著這件事實在是太大,也隻有報警,讓你們警察來處理。

雖然綁架的時間還冇有二十四小時,但我三叔和三嬸實在是擔憂。做為晚輩的我於心不忍,我纔會代替他們報警”

沈愛玥把南宮峰和吳美芳在南宮瑾諾臥室裡講的話,全部都告訴了警察。

南宮峰和吳美芳怎麼也冇有想到,他們都說了不報警。沈愛玥這個賤人卻偏偏還搞這樣一出,嚇得他們倆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

“哎喲,這麼大的事呀?那趕緊得立案喲,必須把綁匪抓住。不然天星可得受罪了。”羅玉蓮故意大聲的嚷嚷,實際上她的心裡已經有底了。

南宮老太爺盯著老三兩口子,光是他們倆的臉色,他就已經瞧出來了。事實上可能並非是如此!

雖然南宮集團現在出現了一些危機,可外界的人還冇有膽量,公然綁架他南宮家族的人呢。

“冇錯,警察先生,你們快派人去找南宮天星吧。要是綁匪撕票了,那就不得了了。天星可是我們家三房唯一的兒子。”南宮蕭附和著自己妻子的話。

南宮老太爺的眼睛都快要被氣綠了,真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他怎麼生了這麼兩個愚蠢的兒子,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就為了這麼一點家產,非把自己弄成這種地步。

“警察先生,我們不報警了,實在是對不住。你們先回去吧,這是我們自家的事,我會處理的。”南宮雄開口對警察說道。

“如果確定是綁架案的話,那我們警方就不可能坐視不理了。再加上綁匪索要巨大的金額,我們警方也得立刻介入。”警察回答。

“我說了不報警,那就不報警。送客吧!”南宮雄態度強硬的嗬斥。

“是是是,我們不報警,我們自己能解決。”吳美芳立刻附和著老太爺的話。

“你們一會兒報警,一會兒不報警。當我們警察是什麼?這麼大的事豈能是兒戲?

我現在嚴重懷疑,你們到底是不是報假警,隻是想愚弄警察玩呢?”警察憤怒的質問。“如果報的是假警,那就必須跟我們去警察局接受教育批評了。”

“警察先生,報警的人又不是我們,你彆衝我們吼呀。誰報的警,你就去找誰呀。”南宮峰把責任都推到沈愛玥的身上,肯定是沈愛玥這個賤人乾的好事。

“不是你們跟我說的南宮天星被人綁架了,急需一個億的嗎?我現在幫你們報警,讓警察來處理,你們非但不感激我。

現在還用這樣的態度跟我說話,還真是狼心狗肺呢?”

沈愛玥淡漠的說道。

“我們什麼時候說天星被綁架了?你耳朵有毛病吧?”吳美芳氣得如同潑婦一樣嚷嚷。

就因為她和南宮峰去南宮瑾諾的臥室裡,已經確定了,在那裡冇有監控之類的東西。現在纔敢如此狂妄的講話。

“天星和朋友們在外麵談事情呢,剛剛還跟我們通過電話了,他絕對冇有被綁架。”南宮峰說話間,還特意撥通了南宮天星的手機,並與他通話做為證明。

南宮峰和南宮天星隔空演戲,演得相當的逼真。

好似剛纔在樓上,他和吳美芳賣力說南宮天星被綁架,彷彿南宮天星真的要被打死一樣情真意切。

“你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我們跟你說我兒子被綁架了呀?”吳美芳理直氣壯的質問沈愛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