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愛玥剛把南宮瑾諾身上的衣服換下來,就被南宮紫立刻拿去浴室洗了。

她看著那丫頭的背影,想著剛纔她的話,或許有點太過了吧。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南宮紫被南宮蕭和羅玉蓮逼迫嫁給任世傑的侄子,她的日子過得很不好。”沈愛玥對躺在床上的南宮瑾諾說著。“不過這是你們南宮家族的事,要不要管還得看你自己。

我現在因為你,把自己弄得焦頭爛額。還得收拾你撩下的爛攤子,你若還是一個人的話,你就趕緊給我醒過來。”

“南宮瑾諾”沈愛玥俯身,嘴唇湊近他的耳邊,小聲的說:“你可真能忍,他們都騎到你的頭上了,一次又一次,你真的一點點的感覺都冇有嗎?

到底是你南宮瑾諾的運氣太好,總是生病有我照顧。還是我沈愛玥的運氣太差,遇到了你算是倒了八輩子的黴?”

‘兩則皆有,倘若我身上的毒能解,以後我一定把你捧在手心裡。像這樣的事再也不會發生了,向你保證,可好?’

南宮瑾諾對於身邊的人,身邊的事,他全部都知曉。卻隻能用這種在心裡的方式迴應無奈的她。

院子裡。

南宮峰不停的向吳美芳抱怨:“我早就說了,這種方法肯定是不行的。你偏偏不聽,非要作死。”

“我還不是為了你著想嗎?要是大房那邊提前得到南宮瑾諾的私印,再從中想辦法得到他手中的一切,那我們一家人才真的隻能是等死呢。”

吳美芳說教著南宮峰。

“我又不知道沈愛玥,會不會把南宮瑾諾的印章放在到屋子裡。萬一我們找到了呢?反正試一試又不會少塊肉,你有什麼好抱怨的?”

“那現在怎麼辦?天星冇有被綁架,他這兩天還不能再回家了。”南宮峰質問道。

“那就讓他在外麵玩幾天嘛,就當是旅遊了。實在不行就讓他回我孃家住。”

“你還是給他打電話,讓他趕緊去你孃家,免得被外人看見了傳到了沈愛玥那個賤人的耳中。”南宮峰急切的提醒好。

他們夫妻二人沿著花園裡散步,心情很不好。一再擔憂大房那邊比他們先有動作。

十幾分鐘後,南宮府邸門外傳來了報警的聲音。

他們出於好奇,特意想要去瞧瞧發生了什麼事。

幾名警察來到沈愛玥住的那個宅院門口,南宮峰和吳美芳抱著看好戲的心態,直接來到了警察的身邊。

“是你報的警?”警察詢問沈愛玥。

“是。”

“具體發生了什麼?”

警察拿著紙筆記錄。

“再等一下吧。”

她已經通知了大房,還有老太爺他們。

一分鐘後,他們就趕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