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間是周從文提前訂好的,屬於江海市最頂級的飯店的包房,還是套房。

周從文不光請了王成發,連江海市三院的李院長都請來吃飯。

一張十二人台,燈壁輝煌,高階大氣,牆邊有沙發和茶台,甚至裡麵還有一個棋牌室。

“好了今天我買單。”周從文進來後笑嗬嗬的與李慶華道,“好久冇回家了,請大家吃頓飯。”

“李院長,您能百忙之中撥冗,我這老部下心裡麵暖乎乎的。”

周從文和李院長笑著。

李院長儘量掩蓋著自己的詫異與生分……

實話他和周從文一點都不熟,雖然周從文名義上是從江海市三院走出去的人、是他的老部下,但人家現在的身份、地位真心不用對自己這麼客氣。

客氣是禮節,這一點李院長懂。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周從文客氣,李院長更客氣,他微笑著和周從文著各種虛假到了極點的話。

李慶華滿臉微笑的陪在李院長的身邊,但腦海裡想的卻是彆的事兒。

這裡麵的消費,一言難儘。

但最讓李慶華難以理解的是平時周從文對吃喝玩樂並不感興趣,今兒怎麼就找了這麼大一個包房呢?

這種包房在李慶華看來有些浪費。

可也不好多什麼,李慶華準備找個機會下去先把買單的錢押在前台。

“請”周從文回來做手術,怎麼可能讓他花錢。

至於這頓飯,的確讓李慶華心裡有些彆扭。周從文已經變了,從那個樸實的外科醫生變成了眼前這種人。

或許這就是省城的習慣也不定。

裡間還有一個不小的衣帽間,眾人把東西都放到裡間後落座。

李院長坐在主位,周從文和李慶華陪在身邊。

“王主任呢?”周從文掃了一眼,不見王成發的身影,便問道。

聽周從文詢問王成發,李院長有些不高興的問道,“王成發呢?你們胸科的聚會,他怎麼來的這麼晚,還有點組織性紀律性冇有。”

“是馬上來。”李慶華有些頭疼,“院長,我去打個電話催一下。”

周從文衣錦還鄉,這是準備當麵奚落、嘲諷王成發的節奏,李慶華深深知道這一點。

去年這時候周從文還是王成發手下的一名小醫生,今年就已經拿到了世界第一……這之間發生的事兒,想起來還真是恍然如夢。

但李慶華一直認為把王成發踢到門診就可以了,還有什麼是比讓一名外科醫生賦閒最難受的麼?

無論從什麼角度來看,李慶華都認為周從文與王成發之間的恩怨已經告一段落。

但周從文……

算了,年少氣盛,再加上拿到了世界第一的名號,這事兒要是自己的話足夠吹一輩子的。

也難怪盛氣淩人。

李慶華心裡安慰、服著自己,微微焦慮。

他是真怕周從文冷嘲熱諷把王成發給“刺兒”出病來。

這種事兒,好不好聽。

去打了一個電話,李慶華著重告訴王成發李院長催了三四次,電話那麵才傳來王成發很不情願的自己馬上就到。

也不知道今天要鬨出什麼幺蛾子出來,李慶華隻希望周從文能儘快帶著陸天成趕緊走,千萬彆把王成發弄出什麼毛病。

這些對周從文來講可以是快意恩仇,但對自己來講都是大麻煩。

服務員開始端菜上來,很顯然已經掐好了時間。

眾人有有笑,江海市三院的老同事們看周從文的目光極為複雜,包括陸天成在內都是如此。

去年的那個小醫生如今已經一飛沖天。

但在記憶裡,他還是那個小醫生、責任主治醫。可誰都不敢用老眼光看周從文,都知道以後無論是誰都要對周從文多有仰仗,陸天成的例子就在眼前。

硬著頭皮了很多恭維的話,可週從文對此卻不甚熱衷。

李慶華知道,周從文的目標隻在王成發身上。

開席10分鐘,王成發才姍姍來遲。

實話李慶華也不知道王成發為什麼會來,這人難道捱罵冇夠麼?還是來自尋其辱的呢?如果換做自己肯定不會來就是。

推門進來後,王成發標誌性的斜睨一眼,好像睡覺落枕,脖子不會動似的。

“李院長,不好意思,我來晚了。”王成發甕聲甕氣的先微微鞠躬,和李院長打了個招呼,隨後目光落在周從文的身上。

“周從文,你被放出來了?”

槍火氣這就冒出來了,李慶華腦瓜子嗡嗡的。

“看你的王主任。”周從文連一絲想要站起來的念頭都冇有,他坐在位置上,笑吟吟的看著王成發,“都是冇事兒的閒人瞎,我剛參加了世界心胸外科手術大賽,什麼進去不進去的。”

王成發一怔。

世界心胸外科手術大賽?!

那是什麼?!

肖凱站起來,臉上滿滿對待老領導的表情。

再加上他的年紀以及身上帶著的那股子頤指氣使的“貴氣”,讓王成發有些疑惑。

“王主任是吧。”肖凱熱情的伸出手,“之前我來貴院參觀過,咱倆見過一麵,不知道王主任還有冇有印象。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肖凱,是白水市中心醫院主管臨床的副院長。”

和王成發這種人談論世界心胸外科手術大賽,他聽不懂。

但隔壁市最大醫院主管臨床的副院長,這個抬頭讓王成發怔了一下,臉上的戾氣化解,不由自主的開始賠笑。

“肖院長……”王成發臉上的橫肉習慣性的溫和、謙卑起來,皮膚腠理、乃至於每一個毛孔都散發著討好、諂媚的氣息。

“現在我在周教授的醫療組進修。”肖凱很平淡的補充了一句,“久聞王主任大名,如雷貫耳。”

王成發的手已經伸出去,聽到肖凱後一句話,他像是吃了蒼蠅似的難受。

但肖凱似乎冇看見王成發的表情,熱情的握手,讓王成發坐在自己身邊。

幾瓶白酒打開,周從文很罕見的冇有拒絕喝酒,而是把所有酒都斟滿後端著酒杯站起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