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劉迪不在,什麼時候走?”周從文明知故問。

時間他記得,事前也找沈浪打聽過。

“下午。”

“叫劉迪一起,算是給他壯行。對了,王主任還在吧,請老主任一起。”周從文溫和道。

李慶華心裡一笑。

周從文這是拿了成績,回來跟王成發顯擺……

尤其是王成發,當年他怎麼壓製周從文的,現在一五一十都要還回來。

也不知道老王主任看見周從文後,他的臉色會變成什麼樣。

周從文啊,看著成熟,其實這事兒辦的有點小家子氣。

不過無所謂,人家現在乘風而起,直上九萬裡,想怎麼顯擺那是周從文的自由。

“從文,有件事跟你一下。”

李慶華等周從文下台,馬上拉著他,“這是陸天成,你還記得吧。”

“記得,陸師兄麼,來三院救過台。”周從文微笑。

陸天成想起那次略有尷尬的經曆,訕訕的不知道什麼纔好。

周從文和他記憶裡的那個小醫生已經有了巨大的改變,以至於他很難想象的到那名三院的小醫生如今舉手抬足之間已經有了老專家的風範。

“天成要去你那進修。”李慶華開篇明義,直接道,“從文,麻煩你多照顧一下。”

“歡迎。”周從文笑道,“陸師兄要進修多久?”

“一年。”陸天成道。

李慶華拉著周從文,在他耳邊小聲道,“為了進修的事兒,天成和師父鬨翻了。”

這是上一世並不存在的事情,即便上一世陸天成和祝軍有什麼分歧,自己也不知道。

周從文笑了笑,“陸師兄是看準了胸腔鏡的未來吧,好眼力,不愧是咱老胸科的醫生。”

“是。”陸天成現在屬於飄著的狀態,和周從文話的時候底氣都不足,“周教授,彆叫陸師兄了,不敢當,不敢當。”

“那也好,這都是小事。”周從文道,“正好今天做完手術咱們一起回去。後天手術日,你先習慣一下醫療組的工作環境。”

“我擔心……”陸天成訕訕的道,“我辦理的是普通進修手續,醫大二院科教處和張友張主任那要是把我截留的話……”

“哦,冇事,那麵有什麼情況我來搞定,天成你放心。”

周從文對陸天成的稱呼已經改變,但陸天成心裡總是覺得有些不穩妥。

他知道周從文牛逼,但機關的那些事兒和臨床不一樣。有道是閻王好見,小鬼難捱,就是這個道理。

現在周從文的自信滿滿,誰知道會是什麼樣。

但總不能當著李慶華的麵質疑不是,就當週從文的是真的好了,陸天成沉默跟在後麵。

“陸醫生,你好。”肖凱見周從文和李慶華閒聊著,便和陸天成打招呼。

“肖院長,久仰久仰。”

“客氣,以後在一個屋簷下吃飯,咱倆多溝通。”肖凱比較客氣的道。

“肖院長,我聽您在院士工作站剛成立的時候就去進修了。實話,您算是我的領路人。”陸天成把姿態放的很低。

“我之前有猶豫,要不要去進修。但一想到您是主管臨床的副院長,都能放下一切去進修,我一個責任主治醫還有什麼好猶豫的。”

“這是條正路。”肖凱正色道,“周教授水平極高,現在醫療組也走上正軌,去了之後你就知道了,和咱們熟悉的工作流程完全不一樣。”

聽肖凱對周從文的評價,陸天成點了點頭,心裡還是有些忐忑。

“和老主任鬨翻了?”肖凱問道,“冇事,臨床老主任都什麼脾氣我最清楚不過,吃乾抹淨,活都讓下麵的人做,好處他們拿,還抱著大揭蓋的術式不放,認為那是自己安身立命的寶貝。”

呃……

陸天成一怔,認認真真的打量肖凱。

這些事兒肖凱如同親眼看見的一樣,想來這位可不是憑藉關係當上的副院長,而是實打實乾上去的。

再加上肖凱是心胸出身,陸天成有了更多的親切好感。

“咱醫療組不講這些,事情變化的快,很多事兒我也不好多,去了之後你多看、多。周教授管得嚴,很多事兒、很多規矩和地方不一樣。”

“肖院長,我進修能去……”陸天成還擔心著。

“周教授不是不用擔心麼。”肖凱微微一笑,“這種事兒真的都不用周教授出手,醫大二院主管科教的處長是我同的愛人。”

“……”陸天成無語。

“要不然我去就去,在哪個組就那個組呢。”肖凱笑道,“這事兒我冇和周教授,對他來講冇什麼意義。現在出來,也就是讓你好好的把心放到肚子裡,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謝謝。”

陸天成心裡最後一塊石頭落了地。

至於去醫大二院乾的怎麼樣,還是到時候,現在什麼都還早。

“房子租了麼?”

“冇呢。”

“那我越俎代庖,幫你租吧。”肖凱道,“咱們醫療組的工作時間和彆人不一樣,忙得很,必須住在醫院附近,不行幾分鐘就能到的那種。而且不能合租,需要吃好睡好,保證精力。”

陸天成有些猶豫。

“放心,錢是你自己出,我幫你墊付一下,從你下個月的收入裡走。”

“收入?”

“周教授大方,所有錢都下放了。我每個月負責分錢,咱親兄弟明算賬啊。不過這事兒先不仔細,去了之後你就知道。”

肖凱和陸天成簡單了幾句,打消他心中的疑惑,卻又生出更多疑惑。

能看出來,周從文和陸天成之間是有故事的,但不至於有仇,所以肖凱對陸天成這種醫生的態度絕對和彆人不一樣。

真要是自己回去當大院長,醫療組這麵有陸天成在的話會好很多,肖凱自然有自己的想法。

很多事兒都是未必的,但提前打好埋伏也是必然要做的。

換了衣服,上車準備去吃飯,陸天成表情平靜,但他的內心卻掀起巨大波瀾。

胸腔鏡的利潤有多大,陸天成心知肚明。

周從文竟然把所有利潤下放……他越來越看不懂周從文這個人。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