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現場觀眾手半合攏放在嘴邊擴音,狂呼黑幕!

這時,演播室的大門開了。

製片人清揚拿起話筒,直接走到了舞台中間。

“大家不要激動,我是這個節目的製片人青陽!”

“對不起,節目暫停一下。這可能是應該是個播出事故。”

王箐也在幫忙一起穩定觀眾情緒。

也許是觀眾都扔完了東西。

也又或許是觀眾們發現了陳誌剛躲在了桌子下麵,再也砸不中他。

慢慢的觀眾的情緒穩定下來,但還是罵聲一片。

青陽趁熱打鐵,接著安撫道。

“我非常理解大家的心情,但陳誌剛一切所作所為都是其個人行為,與節目組無關!”

他瞥了一眼導師席。

“因為小提莫選秀作弊,比賽資格直接取消,所以今天總決賽的冠軍....!”

青陽拖長音1秒,把觀眾們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

“冠軍就是方羽!”

蕪湖!

觀眾們由衷的替方羽歡呼起來,掌聲雷動!

製片人不愧是老油條,經驗老道。

讓一個人最快失戀中走出來,最好的的辦法就是讓他馬上開始新一段戀情。

同理,青陽選擇直接把奪冠這一事提前拿出來宣佈。

迅速轉移了焦點。

陳誌剛偷偷的從桌子底下鑽出來,趁著大家不注意,快步竄出了演播室。

觀眾們發泄了一陣,看到了也隻是一陣嘲諷而已,絲毫冇有激起更多波瀾。

見表哥跑了路,小提莫也灰溜溜的逃走了。

當然,他們走到演播室,大門直接打開,顯然節目組也有意放水。

青陽的控場還在繼續。

“對方羽受的委屈,節目組異常的痛心,我們節目組一定會好好補償他!”

製片人斬釘截鐵的承諾,再加上節目組一直以來的好口碑。

觀眾們選擇了相信,也不吝掌聲。

於是,今晚。

節目組和方羽成為最後的大贏家!

直播間彈幕一陣刷屏。

“方羽是冠軍!”

“巴蜀人民發來賀電!”

“閩浙人民發來賀電!”

“東北人民發來賀電!”

“........”

當主持人王箐宣佈比賽結束之後。

觀眾們紛紛湧上舞台,把方羽拋來拋去。

無形之中,方羽全身上下被女玩家摸了個遍。

摸得最多的地方竟然是“光頭”!

心有餘悸的方羽好不容易擺脫“鹹豬手”。

在舞台後麵和蘇小暖等人彙合了。

“方羽哥,你真是太厲害了!”

蘇小暖飛奔到方羽麵前,情不自禁的緊緊抱住他。

過了兩秒,反應過來的蘇小暖又觸電般鬆開。

小臉上泛起紅暈。

顧冉笑意盈盈的看著這倆。

這幾天的接觸下來。

作為過來人的顧冉,自然知道。

蘇小暖一顆芳心早就緊緊繫在方羽身上。

她轉眸觀察這方羽,發現他眼裡也滿是笑意。

便放下心來,這是個有情義的!

既是為了擺脫羞澀,又是為了心中的疑惑。

蘇小暖好奇的問道。

“方羽哥,你手裡有照片,為什麼不選擇第一時間這些資訊公佈,這受了多大委屈啊!”

“打蛇要打七寸,氛圍也很重要。”

迎著二人的目光,方羽耐心解釋道。

“小暖,你方羽哥設了好大一個局呢!”顧冉秒懂。

在蘇小暖似懂非懂的目光中,顧冉打了個比喻。

“打個不太恰當的比方,就好比是一個猥瑣男走在街上,假如他想對一個美女動手動腳,那麼他會怎麼樣?”

蘇小暖:???

顧冉換了個說法:“那我問你,假如這個猥瑣男直接上來就對美女拉拉扯扯,會怎麼樣?”

“可能會挨耳光,還有可能會被正義的圍觀群眾暴打!”

“對!那如何避免這個情況呢?”顧冉臉上笑意更濃了。

“這....”這個問題顯然難到了小暖。

方羽摸摸小暖的頭。

顧冉接著說道,“好,那如果這個猥瑣男不著痕跡,讓美女直接罵他,那你覺得圍觀群眾會怎麼樣?”

“那大家可能會選擇觀望?”

“那如果美女直接當眾抽他一個耳光呢?”

蘇小暖彷彿懂了:“你的意思是,如果他被美女抽了耳光,他就可以理直氣壯的拉拉扯扯?”

“差不多是這個理,師出有名,這就做委屈者的報複!”

蘇小暖徹底懂了。

“方羽哥知道會受委屈,故意將計就計,讓所有人都看到他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後,再亮出底牌,這樣效果最大化?”

“嗯,便宜那倆狗東西了!”

今天能壓抑這麼久,就是為了被打壓的越厲害,到頭來反轉的話。

小提莫和陳誌剛迎來的反噬,就會愈加的迅猛和激烈,觀眾都會站在方羽這邊,覺得這一切都理所當然。

方羽他從來不是一個記仇的人,有仇都是選擇直接報。

經過今天這一場,小提莫星途儘毀,陳誌剛也好不到哪裡去。

“方羽,原來你在這呢,快跟我來,有人要見你!”

王箐氣喘籲籲的跑了過來,顯然是找了很久。

“那你們先等下,我去去就來!”

方羽本以為王箐是準備帶自己去跟節目組談合作的事。

跟著王箐一直往演播室後台走的路上才明白。

原來是花姐在等著自己。

花姐全名王金花,是華藝公司經紀人管理部部長。

從她入行幾十年起,帶出來四後三帝,提攜或幫助過了一大批如陳叨明、胡君、劉佳玲、李彬彬等70多位大腕。

目前娛樂圈四朵小花其二也是花姐親自帶,可以說,半個娛樂圈都和王金花都有關係!

擁有如此龐大資源的花姐,自然能力、手腕都是圈中佼佼者。

想到這裡,方羽不禁也有些期待。

到了節目組的會議室,王箐示意方羽進去,自己則留在門口。

方羽靜靜的打量著眼前這個梳著烏黑短髮,帶著墨鏡的花姐。

見方羽進門後,花姐推了推鼻梁上的鏡框。

略帶審視的眼神在方羽身上掃過。

“請坐!”

“謝謝花姐!”

王金花覺得眼前這個小光頭有點意思。

圈內知道她的名頭,一般的一線明星在她麵前,會有點拘謹。

眼前這位,神色自若,不卑不亢,心理素質倒好!

這小子絕不是善茬。

王金花心裡給眼前這個少年打了個標簽。

“我看過你所有的履曆和演唱視頻,華藝公司詳細你也瞭解,我們就不兜圈子了!”

王金花乾脆利落的開頭,推過去一份紙質合同,接著繼續。

“我認為你具有一定的培養價值,半個小時前,我在來的路上就和高層申請了A簽,你看完合同給我個答覆!”

隔了兩秒,她補充一句。

“三年!三年之內,隻要你自己努力,我把你培養成華語天王!這是我的承諾!”

說完,她身子前傾,目不轉睛的看著方羽!

業內都知道,華藝公司藝人分為S、A、B、C、D四個等級,D級就是練習生的簽約合同。

以她現在的江湖地位,能跟一位新人提出這樣的承諾,已經是非常大的誠意了。

其實公司那邊她還冇溝通,合同時她臨時搞出來的。

但她有信心能說服高層!

方羽拿起長達十五頁的合同。

前世他從一個龍套一路成長,接觸的合同眾多,自然明白一些公司玩的套路。

細枝末節他冇管,挑著雙方的權利、義務,合同期限,報酬等,細細檢視。

這合同讓他眼皮一跳。

當他看到37分成時(公司7,藝人3)。

再看到每週商演40小時、版權歸屬公司、合同期限6年後。

他的眉頭皺成了川字。

特彆是合同最後一欄特彆備註。

若由乙方單方麵終止履約,違約金1.5億!

方羽再也看不下去了!

他捏著合同文字問道:“這就是公司的A簽合同?這和賣身契有什麼區彆?”

迎著對麵少年的質疑。

王金花嗤笑了一聲。

“如果不是你在《華夏好聲音》舞台奪冠,這個合同都還爭取不到呢,這個世界都是遵循能量守恒原則的。”

“公司要捧你,幫你接通告、選經紀人、買熱搜,哪樣不需要花錢和資源,你就不需要付出嗎?”

方羽正色道:“你這個合同裡的條約限製條件太多了,太過於嚴苛,而且時間也太久....”

王金花脫下自己一隻手套,輕輕的扔了過去。

方羽一下冇接住,掉落在胯下。

他拿起手套,不解的看著對麵這女人?

風姿綽約的王金花站起身來,幾步走到了方羽身邊。

手搭在方羽肩膀上緩緩遊走。

“條件嚴不嚴苛,取決於你自己!”

方羽不著痕跡的避過她那雙作怪的手。

“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