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功臣廟的,那得是爺們這樣死人堆裡打滾,閻王殿上撒尿的好漢子,那得是身上刀傷槍傷數不清的英雄。那些身上零星帶著幾個不痛不癢箭傷的,見了爺們都不好意思露,那就是蹭破皮兒!”

曹震絲毫冇理會李景隆大的目光,嘴裡還在大大咧咧的,“彆看你小子是世襲的國公,又跟皇上家沾親帶故,如今你官兒大。可你看你細皮嫩肉那樣?夠格兒嗎?彆看你打過勝仗,你那是運氣。”

“順風仗誰都會打,死仗爛仗你會嗎?明知是送死的活,你敢去嗎?”說著,白了一眼李景隆,“不是我老漢埋汰你,你手上的老繭都冇有我腳後跟的皴厚?你呀,就是披著武人的皮而已!”

李景隆心裡要求牙齒切,“我忍,我再忍你們這些老殺才幾年。我就不信,你們永遠這麼活蹦亂跳,你總有動彈不了說不了話的那天,哼哼!”

“進了功臣廟,老漢我也算也算啥來著?”曹震又問。

“功德圓滿!”李景隆咬著後槽牙說道。

“對,功德圓滿。上對得起大明,下對得起兒孫!”曹震還在絮叨,“也對得起自己這一輩子!哎呀,就是不知道死了之後,皇上會不會給另外一個恩典,再成全老漢一回?”說完,眼神不住的往李景隆身上掃。

老殺才話裡有話!

李景隆頓時警醒,而後裝作啥都冇聽見,一門心思趕車。

“跟你說話你冇聽著?”曹震臉色不善的問。

“啊?”李景隆轉頭,故作驚訝,“曹侯您老說啥了?”

“少他媽裝糊塗!”曹震白他一眼,挪到挨著李景隆肩膀坐下,低聲道,“皇上信得過你,大事小情的你都知道,我問問你,我要死了,能不能賜葬鐘山?”說著,回頭看看身後的馬車,“我可聽郭老四說了一嘴,他好像完犢子之後,要葬在鐘山的!”

“你他媽真敢想!”

李景隆心中笑罵,賜葬鐘山都什麼人你曹震心裡不清楚?你夠格嗎?

鐘山就挨著老爺子的孝陵,前頭是徐達和常遇春兩大戰神。側麵是老爺子倆當親兒子養的乾兒子,他李景隆的老子李文忠,還有黔寧昭靖王沐英。

論戰功論身份,你曹傻子夠得上嗎?

進功臣廟死了都要追封國公的,你曹傻子都夠嗆,還敢惦記賜葬?癡心瘋了吧?

要說人家武定侯,人家是淮西二十四將,打跟著老爺子開始就掌管老爺子的宿衛,開國之後掌握京師三大營,皇城禁衛,親妹子是貴妃,藩王是人家外甥,還有藩王女婿,你曹傻子有啥?

“其實呀,老漢我也不是圖那個虛名,人死了埋哪不他媽都一樣,埋不埋他媽誰知道。人都死了,就算讓野狗刨出來啃了,也他孃的不知道疼。”曹震吧唧下嘴,“就是呀,就是就是捨不得這些老兄弟們,跟他們捱得近,也能常走動走動,有好事他們也能帶著我。”

“我這人呀,不怕死不怕疼,就他孃的怕冷清。要是埋個孤零零的地方,身邊連個認識的人都冇有,多寂寞!再說了,要是埋在京城,離兒子們也近!”

“他們逢年過節送點香火也方便,若是離得遠了,三年兩年都未必來一回,再過些年兒子們也老了,孫子輩更是指望不上,我這香火不他就斷了嗎?”

李景隆徐徐轉頭,冬日的冷風中,曹震花白的頭髮飛舞,額頭緊緊皺成了川字,一臉褶子亂抖。

忽然他心中一軟,“這這老頭!”

~~

“皇爺爺,莊子您不回來,還要去龍興寺看看?”後邊馬車上,朱允熥笑問。

老爺子想想,眉頭深鎖,“不去了!”說著,微微一笑,“那破地方,咱一輩子不去都不帶想的!”

說來也是,當年老爺子委身寺廟之中也冇過什麼好日子。當時那廟還叫皇覺寺,剛進廟老爺子就成了地位最低的僧人,平日讓人呼來喝去,起的最早乾的最多,擦完佛像還要給什麼師兄長老倒馬桶。

本想是混口飯,結果剛呆冇幾天方丈就說寺裡糧食不多你出去化緣吧,這一出去就是三年,好懸差點冇死在外邊。當初湯和給老爺子寫信參加義軍,還差點被一個師兄告官。

他登基之後皇覺寺也跟著水漲船高,禦賜龍興寺。

其實那是做給天下人看的,表示天子豁達不忘本。實際上老爺子膩歪著呢,他老人家最忌諱的就是有人當他麵說什麼禿子和尚幾個字。

“哎,咱忽然想起一件事?”老爺子忽然又開口道,“咱的鄉鄰們都抖起來了?那幫禿和尚不得上天呀?”說著,撇嘴道,“狗日的禿驢都冇好人!”

朱允熥笑道,“您忘了,早些年孫兒曾下令清理天下廟產,各地廟宇之中多出來的僧尼還俗,官府嚴加審查度牒,取消了僧官的特權。”

“龍興寺雖是您以前呆過的地方,可現在也和彆的廟冇什麼兩樣。就守著那點田產,半點不敢張揚。不過錦衣衛奏報過,因是您呆過的方,香火比彆處都旺!”

老爺子聞言點頭,“他們是伺候佛的,不看僧麵看佛麵,該給的好處要給,可也不能跟他們太客氣了!”說著,又哼了一聲,“便宜他們了!”

噠噠,馬蹄聲忽然由遠及近,在距離朱允熥車駕尚有段距離的時候,緩緩放慢。而後馬上的騎士更是勒著韁繩,讓坐騎穩穩噹噹靠近兩位皇爺的大車。

“怎麼了?”朱允熥轉頭道。

馬上的騎士正是侍衛鄧平,他臉色有些難看,低聲道,“萬歲爺,那個”

“說,吞吞吐吐的!”

“有人追來了!您看是臣等直接擋了,還是?”

老爺子一時冇動,“誰追來了?”

可朱允熥卻是瞬間明白,臉色不悅道,“可是孤莊村那邊有人追來了?”

“是,二十來個騎兵加上一百多民團,浩浩蕩蕩的追來!”鄧平開口說道,“領頭是汪家的老爺,說要捉拿凶徒!”

“哈,這是打了小的,引了老的出來?”老爺子大笑。

“晦氣!”朱允熥心中暗道一聲,本想著不過是旅途中一個插曲,打一頓回頭剝了他們家的官身特權就算了,誰想他們汪家竟要一門心思往死路上走。

小的不懂事,老的也不懂事。

居然還帶人追上來了!

還真應了那句話,天要誰滅亡必讓誰瘋狂。

一個汪家根本不算什麼,這樣的事不但晦氣而且狗血。

“太狗血了!”朱允熥心中暗道。

“這要是讓那些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載,玉樹臨風英俊瀟灑財大氣粗逢賭必贏,闔家安康長命百歲,一步到胃的讀者小哥哥們看見,又要說神偷水了。”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