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我也是生晚了,我要是早生些年,憑現在這身馬上的功夫,再加上我們老祖對洪武爺的恩情,怎麼也能混個國公不是?”

“您現在日子也不差,身上掛著四品將軍勳職,閒雲野鶴一般的神仙人物!在鳳陽這地界,您不就是土皇上嗎?”

“幾個姐兒怎麼冇聲兒了,冇見著汪少爺這鬱鬱寡歡嗎?來來來,給汪少爺唱首王二姐思夫,讓少爺樂嗬樂嗬!”

“滾一邊去,什麼鬱鬱寡歡,本少爺這叫一生襟袍未曾開,滿腹壯誌無從酬啊!”

二樓雅間汪大少爺和狐朋狗友的汙言穢語中,李景隆唬著臉起身,門口坐著的鄧平馬上也快步跟上。

曹震和郭英抱著膀子嘿嘿冷笑,且捏著自己拳頭上關節。

咚咚咚,李景隆踩著樓板就往上走。

“乾嘛的?”上麵猛的出現個汪家豪奴,咋咋呼呼的喊,“我們少爺包哎呦!”

鄧平猛的兩步竄過去,一把抓住對方胯下,那豪奴猝不及防直接疼得五官都皺到了一起。而後臉上冷笑,手上用力,吱嘎一聲。

“呃”那豪奴慘叫半聲,捂著胯下身子不斷抽搐軟軟栽倒。

“什麼人?”

又是個豪奴衝出來,李景隆一手左手放在後背,右手張開直接按住對方麵門,用力往後一撞。

砰的一聲,那豪奴白眼一翻,昏死過去。

~~

“要說這王二姐思夫”

正欲笑嘻嘻賣弄風月的汪少爺猛聽得外邊慘叫,下意識的轉頭,就見外頭衝進來幾個彪形大漢。

“你們他媽誰呀?”

他幾個狐朋狗友剛站起身要反抗,鄧平抄起桌子上一個酒壺,砰的一聲把一人砸趴下,緊接著李景隆一腳踹在另一人麵門之上,二樓雅間中頓時人仰馬翻,尖叫連連。

不時有人從視窗被丟出來,歌女們掩麵逃竄。

“你們知道老子是誰嗎?”

汪少爺的大喊中,李景隆鄧平手腳不停。其中一人被打倒之後再起身,剛冇看清來人,就被李景隆抄起椅子,咵的一聲再次砸趴下。

椅子碎裂,李景隆手中拎著椅子腿兒,對準另一個惡少又是呼的掄圓了,再躺下一個。

“姐夫小心!”鄧平突然驚呼。

隻見有個被打蒙的惡少,猛然間抽出短刃朝李景隆撲來。

李景隆不慌不忙微微側身讓過,順勢抓著對方持刀的手,哢嚓一掰。

“啊!”慘叫聲中,那人的胳膊已經變形,在地上狼狽打滾。

~~

“嗨,還彆說,小李子這兩下還挺利索!”

曹震和郭英在樓下,伸長了脖子看熱鬨,笑著說道。

就這時,一個被扔下樓的惡少從地上爬起來,一個猛子鑽進廚房,然後抄著兩把菜刀,叫罵著竄過郭英身邊,欲往樓上跑。

郭英微微側身,小腿伸出,又快又準直接踹在對方膝蓋上。

撲通,手持菜刀的惡少,直接一個狗吃屎。

不等他站起來,曹震對準麵門,小腿猛的發力直接悶過去。

那惡少身子猛的一僵,昏死過去。

這倆老殺才,動作都在電光火石之間,動手時動作一點不大,乾淨利落至極。

~~

“你你們?”

二樓雅間中,除了李景隆和鄧平之外,再也冇有站著的人。

汪少爺在椅子上蜷縮一團,一隻手在麵前胡亂的飛舞,另一隻手死死的抓著椅子扶手。

“你們彆胡來啊,我可是大明四品明威將軍,我我是汪家的少爺!”

“彆過來,彆過來”

“哪路的朋友?可是我得罪誰了?”

“我有錢,我給錢”

他慌亂的喊叫聲中,李景隆走到他麵前。

然後,李景隆扽過一張椅子,直接做到他對麵,直勾勾的看著他的眼睛。

汪少爺的聲音瞬間小了起來,“好漢,是求財還是?”

啪,李景隆一個耳光,對方頭上的錦帽直接飛了。

啪,反手再抽,汪少爺咚的一聲倒在地上哀嚎。

雙手捂著臉,鮮血不住從指縫中溢位。

李景隆雖平日看著有些不著調,但自小是名師教導,侍衛出身。馬上馬下兵刃拳腳的功夫練了幾十年,他少年時每每大內侍衛之中比試,都是名列前茅,可不是銀樣鑞槍頭。

“你們打我”汪少爺哇的一聲哭出來,顫抖的鬆開手,隻見掌心之中,赫然掉落了兩顆牙齒,“我要報官啊!好漢饒命,好漢,我家有錢我家有錢”

李景隆一隻手拎著汪少爺的頭髮,把他的腦袋薅起來,麵無表情的看著他。

“知道為什麼打你嗎?”李景隆輕聲問道。

“我我”汪少爺目光滿是驚恐說出話來。

啪,李景隆又是一個耳光。

殷紅的血,直接從對方口鼻再次噴湧而出。

“彆打啊啊啊!”

“你怎麼不先行禮再說話?”李景隆戲謔的調笑。

然後,把沾著血的手,在對方名貴的裘皮大衣上擦拭著,“你不是講規矩嗎?今兒我就教教你,什麼是規矩!”

旋即起身,給了鄧平一個眼神。

“啊!”

汪少爺慘叫著被鄧平直接拽到桌子上,雙手按著對方肩膀,膝蓋頂著對方肚子,不讓其掙紮。

李景隆挽著袖子,在地上撿起個凳子腿兒,在手裡掂量幾下。

似乎重量不滿意又丟在一邊,然後從懷裡掏出火器鑄造局精心打造,黃銅鎏金纏花槍柄的短手銃。

順便扯下一張桌布,仔細的把槍柄包裹起來。

“你們朋友,好漢,大哥有話好說,有話好說”

“你這輩子,跟好好說話,就沒關係了!”李景隆笑著貼在對方耳邊說了一句,然後以火銃當錘,砰!

“嗚!”

汪少爺雙腿猛的伸直,雙手死死握拳。

砰!

汪少爺的身體痙攣,青筋乍現麵容扭曲。

砰!

李景隆收回火銃,鄧平鬆開手,汪少爺的身體從桌子上無聲滑落。

緊接著鄧平俯身,掰開對方的嘴,看了看笑道,“姐夫,利索,一顆冇留!”

“剩下的你來!”李景隆愛惜吹吹火銃當手柄,發現有處纏枝花紋似乎被砸壞了,頓時心疼不已。

“好嘞!”鄧平咧嘴一笑,抽出腰間匕首,對準汪少爺的舌頭。

~

“行了!”

樓下驟然傳來朱允熥的聲音,“走吧!”

二人連忙下樓,見老爺子已經站起身,在朱允熥的攙扶下朝外走。

老爺子的臉色很難看,沉靜的麵容下,是壓抑的怒火。

“皇爺爺,您還進莊子嗎?”朱允熥輕聲道。

老爺子看看酒樓外,不遠處那些滿是硃紅大門的宅院,微微搖頭,“不去了!”

那裡已經,不是他的老家,不再是從前那個孤莊村了。

那裡的人,也早就變了。

那裡再也冇有,他曾生活過的痕跡,也再也冇有,值得他留戀的地方了。

“走吧!”老爺子輕聲道。

不過就在即將上馬車之前,又轉頭道,“記得陪人家點錢!”

朱允熥目光看向李景隆,後者正從目瞪口呆已經嚇傻了的掌櫃的,還有小二的麵前經過。

李景隆伸手入懷,直接兩根金條飛出去。

“拿著,我們爺賞的!”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