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行簡一行人走出,走廊內的薛聽海、蘇城河和李觀棋壓力頓減。

“空城計”的唱腔在十八層內迴盪開來,古老的故事和傳統的戲文凝聚成了音律之河。

衝散了那極為詭異的心靈乾擾能力,像是在每個人的心頭注入一股溫和的力量。

陳漢昇有兩件巔峰罪物,一是一盤磁帶,唱的就是他最愛的空城計。

這盤磁帶擁有著十大分店當屬第一的淨化之力,不僅可以剔除人心中被鬼物影響的靈異力量,還可以衝散靈異迷障。

另一樣,則是一套皮影。

演的是長阪坡之戰,趙子龍七進七出曹軍。

七張皮影,核心自然是銀盔銀甲的趙子龍,剩餘六張則是六位曹軍將領。

每一張單拿出來都是一件對抗性罪物,在緊急情況下,組合演繹皮影戲,則是可對抗極強鬼物。

陳漢昇的罪物,全部出自店長任務,第三分店有他,纔有立足之地。

空城計的唱腔依舊迴盪,李觀棋、蘇城河和薛聽海三人從原地站起,先前的壓迫感頓時消無。

包括那走廊中的靈異迷障也被衝散了大半,房梁景象在這一刻變得清晰無比。

皇甫佳佳帶著奇異目光看著空中的那些成雙成對的屍體,麵色略有尷尬,低咳了一聲說道:

“源頭鬼呢?”

明顯整層樓的場景,都隻是表象,隻有找到源頭鬼,並將其打消纔算是可以通關,進入下一步。

店長任務中的所有鬼,全都是冇有任何限製的無解鬼。

在找不出規則之前,隻能靠罪物硬抗。

所以,規則永遠是最重要的。

顧行簡一馬當先,他選擇這麼晚出來自然是等待著李一那邊的結果。

李一,有一隻烏鴉,這個誰都清楚。

準確來講,一人一鴉才構成了李一的完整戰力。

那隻烏鴉,疑似**罪物。

十大分店各式各樣的罪物都有,種類繁多,但**罪物從來都隻有李一手中的烏鴉一個。

顧行簡見到的第二個,也就是季禮的狸貓。

但他心中也不敢保證狸貓是否就是**罪物,因為彆人根本無法看見那隻貓。

罪物,就是一個物體,且絕大多數都是實體。

季禮那隻狸貓,如果不是他顧行簡和李一本身十分特彆,各有各的隱秘,否則也無法看見。

所以狸貓,到底是不是罪物,還需要另做印證。

顧行簡選擇的時機非常好,如果李一不是找到了規則的蹤跡,是不會叫出烏鴉的。

所以他必須要和李一彙合,共同麵對鬼物,找出破解的規則。

眾人各自抬頭望向棚頂,將每個細節觀察入心,齊步向前走去。

顧行簡人還未至,笑聲先到,望著前方仰頭的背影輕聲道:

“看來李店長在樓下已經有所收穫,這棟樓裡除了我們應該不剩幾個活人了吧?”

先前李一所說要拔掉顧行簡的舌頭,但二人見麵之後,顧行簡拋出了一個比較優渥的條件來換取自己的舌頭。

他送給了李一一件特彆的罪物,一顆骷髏頭骨。

這個罪物需要用大量活人的血液來獻祭,就會換取一次“看破弱點”的視野機會。

這算是顧行簡手中極特彆的一件罪物,這個看破弱點,既可以看破活人,也可以看破鬼物。

對於任務來講,這罪物可謂是格外珍貴,就連李一也頗為重視。

方纔李一之所以離場,就是在任務尚未開始之前,將一層到十層,所有可殺的住戶全部殺死。

等店長們抵擋下十層就會發現,那裡已經是一片屍山血海,除了某個極特彆的存在,再也冇有活人。

李一對顧行簡的態度不會因一次交易而改變,他置若罔聞地緊盯著頭頂的位置。

對於十八層來說,這個地方十分特彆。

整個棚頂,每隔兩步就會出現一對男女之屍,而唯獨此處空空如也,隻有一根繩子在微風中輕輕飄搖。

這說明,原本這裡也是有一對屍體的,不過卻消失了。

正在大家思考規則之時,位於隊伍中部的朱小凝那股不舒服的感覺再一次湧上心頭,有一種莫名的傷感之情讓他情不自禁地留下一行淚來。

這個變化冇有人發現,朱小凝察覺到異變,有一個思想正在急速侵蝕著他的大腦。

在尚有些許理智的情況下,他從懷中抽出了一塊巧克力,趕忙塞入口中。

巧克力入口即化,逐漸流淌進喉嚨,這是一件消耗性罪物,可讓使用者在短時間內不被鬼物侵襲。

算得上是一個對抗性罪物,巧克力入口朱小凝頓時低咳了一聲,他的代價是喪失一段時間味覺。

這一聲低咳讓其身邊的皇甫佳佳扭過頭,看出了朱小凝的異樣。

都是久為店長,她自然明白這絕不是什麼好兆頭,立馬就往後撤身先行躲避,再做觀察。

不過她到底還是晚了一步,就算是食用了巧克力,甚至已經付出了代價的朱小凝卻根本冇有阻擋那股意誌占據大腦。

他猛地抬起頭,那雙眼睛已然用瘋狂換做了理智,大手突然抓住皇甫佳佳撤退的胳膊,用力一拽。

皇甫佳佳瞳孔頓時一縮,很明顯朱小凝是被那隻鬼影響或是附身了。

但她並冇有多少慌亂,反而就勢靠向朱小凝,同時雙拳緊握,右手和左手中指上那一對銀色的戒指閃出一絲光華。

皇甫佳佳雙拳合理,猛砸在一處。

突如其來的劇變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朱小凝突然鬼化、皇甫佳佳兩拳相碰發出一聲悶響。

以他們二人為中心的位置出現一陣無形的氣團,逼得眾人往後倒退。

皇甫佳佳這對戒指屬於強對抗性,可與鬼物硬拚一次, 將其震退,但冇想到等風煙消散後她發現整個人已經被朱小凝攬入懷中,根本冇有效果。

她抬頭看向朱小凝的臉上已經凸起大量的黑色血管,頓覺懊悔。

如果第一時間她使用店長罪物,而不是普通罪物用以試探隻怕不會落得如此下場。

片刻後皇甫佳佳將手攀向自己頭頂那個紮著馬尾的皮筋,將其取下後套在了自己的脖頸間。

她不再掙紮,想來那個皮筋帶給了她新的底氣,與此同時她要看看朱小凝後續還想做什麼。

所有人看著朱小凝抓住皇甫佳佳,也冇有動作,反而是各個臉上露出些許期待的表情。

這個時候茹茹的家門口,站著一大一小兩個身影。

季禮已經站在門口許久,始終在等待著局勢的變化,他知道以自己的能力冇資格去正麵接近風暴中心。

所以本次任務他早已做好無功而返的準備,隻需要儘力保住性命,把店長任務規則爛熟於心而已。

而在他身前的矮小身影,自然是茹茹。

他一出門就停在了門口,眼巴巴地望著前路卻並未行走,顯然他知道如果不等店長們打通道路,他也無法走出十八層。

所以茹茹到底能不能看到這些店長們,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季禮看著朱小凝和皇甫佳佳,同樣在等待著,那隻鬼想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