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可能,不可能!”

妓夫太郎瘋狂地揮舞著鐮刀,但是他的攻擊雜亂無章,有的被閃過,有的被無鋒攔下,之前它從未遇到如此強大的人類。

“真是狂躁的刀法”,無鋒一邊攔截著妓夫太郎的攻擊一邊說,“你的刀法雜亂無章,如果是半吊子肯定贏不過你,但我不一樣!”

無鋒說罷,一刀砍向妓夫太郎的腹部,揮刀的速度快地可怕,就像是瞬間閃過的光線一般,你看到了但卻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