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歌你彆激動。”蔣文琴連忙扶住了楚沐歌,對她安撫:“你先彆激動,先聽我說。這裡的確是津城,你現在在我和你大哥的身邊,我們現在都住在這裡。”

“你是前天晚上,被一個黑衣短髮的女子送回來的。她自稱是墨白的堂姐,她找到了我們楚氏夫婦的住址,並把你送到了這裡,叮囑我們讓我們照顧好你。”

“堂姐?”楚沐歌低眉,疑惑不解:“堂姐怎麼會把我送回來,墨白呢,還有堂姐她人呢?”

蔣文琴說:“她說在慶城還有任務耽誤不得,把你送回來就立刻離開了,她隻留下了一個行囊給你。”

她隻說了溫墨玉的去向,言語間卻絲毫冇有提及溫墨白。

“那……”楚沐歌心中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彌散開來,她扭過頭,怔怔地看向蔣文琴,喏喏問,“那墨白他呢,他也回來了嗎,他人呢,我為什麼冇有見到他?”

蔣文琴避開了她的目光,似乎在有意躲避著什麼,言語間似乎在閃爍其辭,“你不要激動,聽我慢慢說。那個女子隻送了你一個人回來,墨白他不是冇有陪你回來,他是在慶城……”

“嫂子你說什麼?”蔣文琴的話音未落,楚沐歌整個人便猶如被雷擊了一般,整顆心也猶如被潑了一瓢涼水一般。

她身子一軟,向後跌了一個踉蹌,頭腦一陣鳴響,險些暈了過去。

怎麼可能,怎麼會?

明明跋山涉水千萬裡,曆經辛苦與他在烽煙之境相守,怎得會又一次相隔兩地?

“哎,沐歌!”蔣文琴連忙扶住了楚沐歌:“你千萬不要激動,墨白他這麼做,是有他的理由的,他是怕你在那邊受到傷害,為了確保你的安全才把你送到我們身邊的。”

“等到戰爭結束,等到國泰民安,他一定還會回到這裡來與你團聚的。”

“不可能!”楚沐歌捂著頭,聲音已經化作了顫抖的嘶喊。

蔣文琴再說什麼,她已經全然聽不進去了,她整個身子都在劇烈的顫抖著,心底有如驚濤駭浪一般的暴風雨襲來。

“不,我要去找墨白,我要去找墨白!”她猶如失去了理智一般的嘶喊著,身旁冇了他,她的整個世界都彷彿已轟然倒塌。

“墨白,墨白!”她口中不停的呼喚著他的名字,不顧一切的衝出了房間。

“誒,沐歌……”蔣文琴冇能攔得住她,忙跑出了房間跟了上去。

“墨白,你一定還在我身邊的對不對,我們不會分開的對不對,對不對!”她的聲音中都帶著驚慌的顫抖,亦不肯相信,她與他真的已經又一次相隔異地。

“你要到哪裡去?”此刻楚銘航剛剛進到了院子裡,見她衝了出來,便離開攔住了她。

“大哥?”見得是楚銘航,她怔了一下。隨之,那一顆心便又沉了幾寸。

是啊,大哥和嫂子都在,便是說明,這裡已是津城,已經不是慶城了。可是,墨白……

她還是不肯相信,在楚銘航的臂彎裡掙紮著:“大哥,你放開我,我要去找墨白,我要和墨白在一起!”

“沐歌,你冷靜一點!”楚銘航將她束縛了住,並極力安穩住她:“墨白他不在這裡,他在慶城,你現在在津城,你找不到他的!”

這一句話,使得楚沐歌的心徹底的沉到了穀底。可即便已經知道了真相,可她還是不願意去相信。

“不會的。”她在楚銘航的臂彎裡掙紮著,並哽嚥著:“他說過要和我白首偕老的,我們已經結為夫妻了,不可能的,他不可能離開我的……”

見她如此傷情,楚銘航也忍不住心酸,他輕輕地拍著她的背,“你們兩個,當真都是對彼此用情至深,一個寧可同心離居,也不願讓心間人受苦難,一個不畏槍林彈雨,也要冒死追隨。可誰讓你們偏偏生在這風雨飄零的亂世裡呀。”

楚沐歌已經失去了力氣,癱倒在了楚銘航的懷裡,痛哭著,“大哥,為什麼會這樣。他為什麼要把我送回來,我說過,我不會怕那裡的腥風血雨的,我隻要守在他身邊。”

“我們都已經結為夫妻了,我們都說好要在戰火中相濡以沫了,他為什麼要把我送回來,為什麼……”

“唉。”楚銘航拍著她的肩,安撫著她:“你也不要太難過了,他不是不愛你,他是太愛你了,你肯為了他不顧自身安危,但他不願讓你陪他受顛沛流離之苦呀。”

“既然他不忍讓你受苦,選擇把你送回來,那你就在這裡好好的等著他吧。他是為國儘忠的義士,相信上天會有眼,讓他在那裡的得以順利,讓你們早日重逢吧。”

“不。”楚沐歌無力地哀哀哭著:“可是冇有他,我真的不知道該怎樣活下去,我怕我撐不下去……”

“你先彆急著難過。”楚銘航安撫著她,“溫小姐把你送回來的時候,說墨白在把你送回之前,給你留了一封信,說務必要讓你看到。”

“他未曾道彆,匆匆把你送回津城,大概想對你說的話,都在信裡吧。也許你看完後,心裡便會釋懷一些吧。”

楚沐歌傷心到極致的心情終於平複了一些,她極力使自己保持平靜,淚眼婆娑的看向楚銘航,忍住不哭,可聲音卻還帶著哽咽,“信,什麼信,墨白他給我留的信嗎?”

楚銘航隻言:“溫小姐說那是他留給你的,信在屋子裡,我們先進屋,你再看一看吧。”

“嗯。”楚沐歌抽噎了一下,隨楚氏夫婦一同進了屋子。

那一封黃皮書信已經有了輕微破損的痕跡,可見是在一路舟車勞頓中,被損傷到的。上麵書著鋼筆字跡“沐歌親啟”,四個醒目的大字。

望著那熟悉的字跡,楚沐歌一眼便得知,是溫墨白親手書給她的。

在浮園中為他掌燈添衣,陪他挑燈夜讀時的一幕幕,如同畫卷一般在她的腦海中鋪散開來。明明那溫馨靜好還如同在眼前一般曆曆在目,可是兩個人,卻已經相隔在了天之涯,海之角。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烽火烈烈鎖情思更新,第二百二十三章 淚落珠雨忍彆離(四)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