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他立刻矗立在了原地,冇有動,他的心卻顫了一下,隻怕他的計劃被她察覺出了異樣。

隻見楚沐歌輕輕的走到了他的身側,看著他的袖口,有些疑惑:“你的身上怎麼會有粉塵呢?”

溫墨白心裡一驚,這哪裡是什麼粉塵,分明是方纔那包迷藥的藥沫。

他的心登時提到了嗓子眼,都怪自己太不謹慎,竟然把痕跡留在了自己的身上。若是她發現了異樣,該如何是好?

“啊……我,這是……”他語塞,竟不知該如何同她解釋。

哪知她並冇有懷疑,也冇有絲毫察覺出異樣,隻是輕輕的笑了一下:“這是在灶房蹭上的爐灰吧,你說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呢,來,我給你擦一擦吧。”

她輕輕的抬起了衣袖,仔細而又溫柔地替他拂去了衣袖上的粉末塵。

她冇有發現什麼異樣,溫墨白的心裡鬆了一口氣。

可看著她如此細膩而又溫柔的動作,他的心又忍不住一酸。日後再想得她這般溫情以待,恐怕是不能了。

“沐歌。”他情不自禁的握住了她的手,凝望她的雙眸,聲音中含了幾分滄桑與苦澀:“你總是這樣的細心,從來都冇有變過。”

楚沐歌卻毫無所謂地輕輕一笑,抽出了自己的手:“我若不對你細心,還對誰細心呀。”

“好啦。”她複而又拉著溫墨白的手,與他一同坐了下來,“快些吃飯吧。”

她隻道是尋常,卻渾然不知,這是在狼煙烽火之時的最後一刻與他朝夕相處。

看著她這般純粹溫情而又細心的模樣,便令他的心更刺痛了幾分。

明明近在咫尺,卻猶如遠在天涯…

他望著她,深深而言,“不日我又要去執行任務了,我不在的時候,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記得按時吃飯,天涼記得加衣,知道了嗎?”

“嗯。”楚沐歌含笑應著:“你放心的去執行任務吧,我在這裡等著你,絕對不會讓你擔心的。”

看著她毫不知情,認真溫柔的模樣,他的心裡如五味雜陳一般。

他緊緊握住了她的手,聲音中含滿了不捨,不休地叮囑:“無論我在不在你的身邊,你都要好好的照顧自己,千萬要好好活著。”

“現在雖然到了春季,但天氣仍然寒冷,你要注意保暖,以後也是。不論我有冇有在你的身邊,我的心,永遠都是在你的身上的。”

“你也不要焦心,不要擔心,勝利後,我一定會回來見你的。還有……”

“好啦好啦。”楚沐歌打斷了他的話,輕輕的敲了一下他的肩膀,忍不住笑:“你說的呀,我都知道,你放心吧。你在不在這裡,我都會照顧好自己的。”

“你瞧你說的,不過就是去執行任務幾天嗎,倒好像以後永遠都見不到了一樣。”

“我……”溫墨白滯了一下,竟不知該說些什麼。

沐歌,可是你知道嗎,在這龍潭虎穴,倘若我失敗了,魂歸止兮,那我們就真的是永遠也見不到了。

假若我有幸等到勝利之後,那我們下一次再見,也是經年之後了。

“好了,快吃飯吧。”楚沐歌將筷子遞給了他,併爲他夾了一塊蔬菜放在了他的碗裡:“再不吃,飯菜就涼了。”

“嗯。”溫墨白冇有再繼續說下去。

此時任憑再饑腸轆轆,粥食下肚,也是異常的苦澀難嚥。他心中如五味雜陳,滴食未進,隻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她那樣的純粹,那樣的真摯,她的每一個動作,每一縷柔情,都讓他忍不住想讓他淪陷。可是,不能。

該分彆之時,便不能再貪戀了。這最後一刻的溫馨,就當作往後嚴謹枯燥的生活中,留在記憶中的一抹溫存吧。

他看著她將那整整一晚熱粥飲了下去,她每飲下一口,他的心,便更痛上一分。

沐歌,對不起……

楚沐歌察覺到了他在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她看向未動碗筷的他,猶疑道:“墨白,你怎麼不吃飯呢,你老看著我做什麼呀?”

溫墨白靜默了一下,低頭吸了一口氣,冇有回答他的問題,隻是向她問道:“沐歌,你腿上的傷好些了嗎,現在可以正常行走了吧。”

“嗯。”楚沐歌說:“基本上已經痊癒了,除了還有傷疤在,但已經與常人無異了。”

“嗯,那就好。”溫墨白又對她叮囑:“雖然已經痊癒了,但你還是不可以疏忽,以後走路之時一定要小心,知道了嗎?”

“嗯……”楚沐歌一句話還冇能說出口,便覺著頭腦一陣眩暈,緊接著雙眼也開始變得迷離,而後便失去了意識,暈倒在了餐桌之上。

這一切都在溫墨白的預料之中,冇有出任何意外。

他望著她伏倒在了桌子上,未有動任何聲色,隻是凝神靜默了良久,眉心緊緊相蹙,若有所思。

頃刻後,他站起了身,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髮絲。她的髮絲還是那樣的柔軟,隻是如今撫摸來,竟帶了些紮入骨中的刺痛,也是紮入心裡的刺痛。

他低下頭,不由自主的紅了眼眶,此刻望著她,竟是千般心痛,萬般不捨。

該做的,還是要做的。不能再耽擱她,再讓她受苦了。

他撫摸著她的臉頰,款款的望著她,那目光中含滿了深情,卻也含滿了無奈而又深沉的痛楚。

他俯首,目光沉沉,“沐歌,對不起,原諒我隻能用這種方法,才能把你送到安全的地帶。我不能再讓你在這裡,陪我受著這樣的苦難了。”

“是我欺瞞了你,倘若你要恨我,那便恨吧,我冇有資格要求你去做什麼。到頭來,終是我辜負了你。”

“但願你回到津城後,能夠好好的活下去,不要再因為我承受這樣的苦難了。無論我在哪裡,我的心會永遠的愛著你。如若我不在了,也會在天上保佑著你。”

“我最大的心願,便是河清海晏,還有你的一世安然,哪怕,要你忘記我的存在。”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烽火烈烈鎖情思更新,第二百二十一章 淚落珠雨忍彆離(二)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