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走上了前,聲音沉沉:“堂姐,我要的東西,你都幫我準備好了嗎?”

“嗯。”溫墨玉將一個紙包遞給了溫墨白:“這包迷藥的藥效是最佳的,一旦服下後,七天七夜都不會甦醒。”

溫墨白接過了紙包,吸了一口氣,似乎是將心中的痛嚥了下去,隻沉沉的道了三個字:“那就好。”

見他如此這般,溫墨玉也有些於心不忍,站起身,向他凝重問:“墨白,你真的想好了,要以這種方式,把沐歌送回津城?”

溫墨白閉上了雙眼,隻沉聲言著:“我想好了,她這裡陪伴我,實在太過於危險,我不能再害她受傷受苦了。”

“她在這裡多呆一天,便會多危險一天,她的腿傷已經痊癒,走路已經不成問題了。是時候,該送她離開這裡了。”

“不日我還要接受組織的任務,潛入更深的龍潭虎穴,是生是死亦不知定數,但是她不能麵對這樣的腥風血雨。她不肯離我而去,我也隻能用這種方法,才能把她送走。”

溫墨玉亦不住心酸:“她不遠千裡從津城追隨你到慶城,如果她醒來之後發現你把她送了回去,她得又多難過啊。”

溫墨白眸光中閃著無奈的痛楚,握住了拳,低著頭顫聲:“她難過,也總比讓她在這裡受著危險與苦楚要好吧。我已經害她受了兩次切膚之痛,我不能再讓她在這裡受罪了。”

“一切的一切,我已經準備好了,我會給她留一封信,讓她等著我。至少給她留一個念想,她纔不會尋短見。”

“她對我的感情我清楚,如果我不在了,她定然不會獨活。可是這是我的使命,我怎能讓她隨我一同葬身在這烽煙之我中?”

“如若我等到勝利那一天,我定會歸還津城,與她白首偕老。如若我遭遇不測,至少她守著一份念想,癡等我一生,也總比隕落在這花樣的年華裡要好。”

他深邃的眼眸裡泛起了一層水霧,眸光中的痛,已經蔓延至了整顆心,甚至連聲音,都帶著深深的痛楚。

這是最無奈的抉擇,也是最深刻的沉痛。

他仰起頭,閉上了雙眼,將眼中的淚壓了下去,複又睜開眼,望向天花板:“我這一生,註定飄零,她跟了我,終究是不值的。”

“如果可以重來,我寧願冇有遇見她,讓她過著平凡安寧的一生,總比受著這樣的顛沛流離要好。終究是我,誤了她的一生。”

他複又恢複了原來的姿勢:“可是已經來過,就冇有重來可言了。既然已經愛過,那便是一生一世。無論我是生是死,無論分彆多少年,我對她的愛,都不會變。”

“就算我魂歸黃泉,我也要佑她一世安康。如若上天有眼,但願河清海晏之時早日來臨。也願我能等到勝利之日,重歸故裡,許她一世白頭,不負她一世癡情。”

溫墨玉聽他所言,心中頗為感歎:“你待她,果然是情深,寧可與她分離,也不肯讓她受苦。希望她能夠理解你的苦心吧。”

“嗯。”溫墨白的瞳孔閃了一下,“返程的船票我已經買好了,現在戰亂得緊,坐車恐怕會出危險,為了確保她的安全,也隻能選擇航行才能把她送回津城。”

“我怕自己冇有辦法做到親自送她離開,堂姐,後麵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好。”溫墨玉答應了他,“隻要是你想做的,我都會支援你,後麵的事情,就交給我吧。”

溫墨白隻言,“好了,堂姐,我先回去了,一會兒我把她送到你這裡來。”

“好。”

說罷,他拿著手中的藥包,踏步離開了溫墨玉的房間。

沉重的腳步聲中,踏著的,皆是無奈與心碎。

餐房。

溫墨白將鍋裡的熱粥舀了兩碗,放在了餐盤裡,又配上了幾道家常小菜。

握著手中重量隻有幾克的迷藥,可在他的手裡,竟有如千鈞之重。

他望著那一盤不豐盛卻清淡可口的早餐,靜默了良久。最終,還是將手中的迷藥打了開,灑在了其中的一碗熱粥中。

這一係列的動作完成後,他似乎如失去了底氣一般,手拄在了餐檯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閉上了雙眼,似乎是極力將心痛掩蓋住。

他沉沉地自言自語著:“沐歌,對不起,要想確保你的安全,我隻能選擇用這種方式讓你離開這虎狼之地。”

“烽火亂世,你我再見,不知會是何時了。我寧可和你分開,也不能看著你在此受苦受難,希望你不要怪我。”

他沉默了片刻,複又抬起頭,將悲傷藏了去,換作輕鬆的語氣,從嘴角牽出了一個笑容:“這一次,是你我在慶城的第最後一次用餐了,讓我們開心的度過在這裡的最後時光吧。”

“但願下一次我共你一同用餐,是在故園津城,是在驅除韃虜,河清海晏,國泰民安之後。”

他說著,便端起了餐盤,離開了餐房。

那藥包中殘留的迷藥粉末撒在了餐檯上,那蒼白的粉末一如蒼白無力的心,心雖不忍,卻也無從去更改。最終最難的抉擇,也是最深沉的心痛。

推開房門時,他臉上的難過與惆悵已經被隱了去,取而代之的,是溫情脈脈的笑容。

“沐歌,吃飯了!”

“墨白。”見他回房,楚沐歌忙回過頭:“你去取早餐怎麼去了這麼久纔回來,是餐房冇有做好飯嗎?”

“啊?”溫墨白先是怔了一下,隨即便找了個藉口搪塞了過去:“不……不是,是堂姐有事情剛好找我,所以就耽擱了一會兒。”

“堂姐找你?”楚沐歌隨口一問:“堂姐和你說了什麼事呀?”

“冇什麼。”溫墨白怕說得多了,就會讓她發現異樣,便隻三言兩語應付:“不過是工作上的事情,來,快吃飯吧,久等了。”

他說著便將餐盤放在了桌子上,並將熱粥與小菜擺放在她的麵前。

“快吃吧。”

“誒,等下,墨白。”

他剛準備動碗筷之時,卻不想,竟被楚沐歌叫了住。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烽火烈烈鎖情思更新,第二百二十章 淚落珠雨忍彆離(一)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