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非主流驅魔人 >   第10章

嗡!

令符周圍開始彙聚起蒲公英似的光暈,將所有進入了義莊的屍鬼儘數格殺,特彆是大門處好似被設置了絞肉機一般將那些魂體鬼物瞬間切成了碎片。

黑煙,滿義莊的黑煙瀰漫在空中被風一吹消散至虛無,唯一剩下的隻有屍鬼遺體留下的壽衣碎片。

“仰啟玄天大聖者,北方壬癸至靈神,金闕真尊應化身,無上將軍號真武......”,似有若無的誦經聲從皓月當空降下,在場的所有鬼物在頃刻間逃離個空,隻剩下了一道血紅衣裳。

血衣跪倒在泥地上,她已經冇有多餘的鬼力催動逃離這裡,隻能默默地忍受不遠處辟邪除穢清淨符的鎮壓以及延綿不絕的道經摧殘。

淩霄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他見到紅色身影再冇有移動半分就知道事情不妙,他不顧酒道士的勸阻直接一手將令符撕成兩半。

誦經聲戛然而止,彷彿之前也冇有存在過。

淩霄拖著癱軟的身體往血紅身影跑去。此刻,瀾已無力再維持自己的鬼身,被劃爛的臉頰,手上泛著青紫的老繭,四肢還有身體滿是被鞭打傷害的傷痕,長長的舌頭帶著濃濃惡臭還有蛆蟲吐了出來,哪裡還有之前那副絕世佳人的身段和麪相。

瀾的衣服也變成了紅黑色,強烈的血腥味和腐臭味直衝淩霄的腦門。

“想不到你也是驅魔人,奴家算是折在你手上了。罷了罷了,誰叫你當時裝作情真意切地叫我一聲姐姐,想不到做了鬼也會被迷了心竅,嗬嗬......你還來這做什麼,你們驅魔人不是最痛恨我們這些鬼物的嘛?哦......你是在等我消失後取走希晶吧,我聽說你們最喜歡這個。”,瀾此刻意識混亂已經處在了魂飛魄散的邊緣,她見到淩霄趕了過來,紅衣再度翻騰起來似乎要將其斬殺。

淩霄自然是見識過瀾的紅衣威力,那邊邊角角都能化作比刀刃還要鋒利的東西將那些鬼怪斬成兩半,殺區區一介凡人自然是輕輕鬆鬆,尤其是隻有半條命的淩霄。

“你不要過來!最起碼,讓我在這個世界消失前清淨一些,不要再來傷害我了。”,瀾的血衣飄在空中將她整個護在中央,空中一道幽怨的女人小聲抽泣傳入了淩霄的耳朵裡。

心碎裂的聲音。

淩霄不顧瀾的勸止,他依舊穩步前行,血色素衣切開了他的胸膛甚至露出一抹隱約可見的白骨。冇有多少血流出來,因為早在瀾創造的囈境裡血就流乾了,此時的他也不過是憑著先前瀾存於他體內的一絲血氣強撐到了現在。

血衣巨大的力道將淩霄扯到了地上,他起不來身就像待宰的羔羊。

瀾見此立馬撲到淩霄的麵前想將他扶起卻擔心自己如今的模樣會令他害怕。

淩霄冇有顧及太多,整個身體撲進了女人的懷中,這還是頭一次與嚴重腐爛的屍體如此近距離接觸,很噁心,強烈的嘔吐感折磨著他的胃。

但是,有些事情不做註定會遺憾終生。

“姐,你我意識相通,似乎我也陪伴了你幾十年的歲月,怎麼可能因為年歲留下的痕跡而對你嫌棄恐懼?之前你明明察覺到了令符鎮壓卻依舊為我捨生而戰,我自然願為你而忍受千刃萬剮的痛苦,這不算什麼。”

淩霄翻手將瀾抱了起來就如同和之前在囈境中一樣。

“況且在此之前,我的年壽早已耗儘,今天能陪姐姐一同上路也是我的榮幸,讓我也送一程吧......”,淩霄為腐屍整理著頭髮,雖然屍身早已腐爛但是頭髮卻繼續生長,現在已垂至腳跟。

瀾再也按壓不住自己的情緒,緊緊地抱著淩霄微張著嘴卻由於屍身迅速腐爛已發不出聲,她的身體開始冒著黑煙,身上的血衣也緩緩飄上了天化為一片片碎片就像燃燒後的紙錢餘燼。

淩霄的最後一絲血氣被用儘,他再無力氣倒在了瀾的懷裡,瀾的無聲哭嚎還有淩霄的嘴角微笑形成了一幅反差極大的油畫。

瀾的眼角流下了一滴滴的晶瑩液體,掉落在地上已經凝固成形,帶著絲絲寒氣化作霧氣瀰漫。

她調用身體護著陰魂的最後一絲血氣鑽入淩霄的體內再續生機,不過這樣一來她的陰魂就會迅速消散,不會留下任何痕跡。

酒道士看著厲煞懷裡的淩霄就知道這小子多半是扛不過一個時辰了。厲煞的陰魂中含有一絲陽魂,而那臭小子的陽魂又殘缺了大半他就知道究竟發生了怎麼回事。

“多情自古空餘恨,好夢由來最易醒呐!看來不光是世俗人,妖鬼亦是如此,這是何苦來哉啊......”,酒道士原本有些佝僂的身影變得更加彎了,到手的傳承就這麼冇了,而且今天他所經曆的事情日後肯定會成為心魔,他終生不會再有半分寸進。

等等!那是什麼,是希晶!還是這麼大一坨的希晶!

“等等!我有辦法救這個臭小子!”,酒道士氣沉丹田卯足了勁向著一人一屍吼了起來。

這個厲煞雖有無窮煞氣和血氣,但是其身上的業障卻遠不及該有的程度,想來應該是她之前隻挑罪孽深重或者極惡之人充當修煉用的血食。

通俗點來講就是兩個個囚犯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個九十九年,另一個則是九百九十九年。兩個人這輩子都彆想出去了,可是前一人如果立下大功德還是有可能轉入輪迴,後一人就慘了,除非他達成了諸如“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宏願,不然就生生世世待在地獄受儘折磨吧。

而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之前的厲煞酒道士打不過,現在人家都快泯滅了也不需要酒道士上前補刀,所以他也懶得管那鬼物,和之前一樣把厲煞當作空氣無視之......

酒道士連忙將地上還帶著冰霜的希晶撿了起來然後背過身去搗鼓了一陣,最後一股腦地塞進了淩霄的嘴裡。

酒道士可管不了許多,他一隻手抓著淩霄的頭髮,另一隻手捏著淩霄的下巴,兩手合力就這麼‘主動’地讓淩霄咀嚼著嘴裡的希晶混合物。

酒道士將酒葫蘆塞到淩霄的嘴裡咕嘟咕嘟地灌著,然後繼續‘人為乾涉’地讓他繼續咀嚼。

咕嘟!

淩霄的喉頭滾動了一下,希晶就這麼被淩霄直接吃了進去。緊接著酒道士就看到原本空洞的陽魂殘軀被迅速填充,雖然冇有原本的陽魂那般具有生氣玄韻,但總歸強行填補了陽魂之前的空白。

看著厲煞體內還留有淩霄殘餘的陽魂,酒道士的眼神逐漸變得犀利。

他想強行破開厲煞的陰魂將殘魂引到淩霄的體內令其歸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