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城內。

穆寒安排穆小妹遠遠跟著林動和林歡,隨時掌握他們行蹤。

最先到商城的是許諾和她的大學同學歐陽琳。

當兩人看到穆寒時眼睛都冒起了光。

她倆誰也冇想到老闆這麼年輕,關鍵是這麼帥!

在娛樂圈裡工作的兩人見過的帥男靚女多如過江之鯽。

但必須承認,穆寒的顏值放在圈子裡一樣是超能打的!

穆寒看到兩人也是眼前一亮,穿上高跟鞋的兩人都在175左右,腰背挺直,在高腰褲的襯托下,那兩條逆天的大長腿吸睛無數。

穆寒對兩人外形條件很滿意。

“銀行卡號。”

許諾和歐陽琳兩人有些愣。

“老闆,不要先試演嗎?我倆就合適了?”

“有什麼其他的要求嗎?我們還都不瞭解到底要做什麼。”

“是呀,是……正常表演麼?”

來之前擔心對方是個騙子,是來消遣自己的。

現在對方見麵什麼也不說,直接就給錢,讓人心裡同樣很慌張!

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

先用錢把咱倆砸暈,然後要我倆來個ruo身表演?!

哪怕他要求比基尼也很讓人崩潰!

兩人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眼裡看到了退縮。

穆寒看著係統提示的【收穫不安值4點】,一陣無語。

學表演的人,內心戲過於豐富。

“不要瞎想。”穆寒向兩人簡單說明一會要做的事。

許諾兩人這才放下心來報了銀行卡號,收了2萬塊。

“老闆,既然一會要表演,那我倆現在就去換衣服、化妝?”

穆寒隨意點頭。

此時電話響了,是徐佳薇。

“我在正中央,你們過來。”

徐佳薇和幾個小姑娘很快達到,先是驚訝地看了穆寒身邊站著的兩位漂亮女生。

然後在穆寒的帥氣外表下迷失了一小會。

最後眼裡都露出深深的震撼!

這位帥哥難道要同時向兩位美女求婚!!!

“老闆好,謝謝老闆照顧生意,我們在哪開始佈置?”

穆寒指著身周:“就這,整個商城最顯眼、最大的地方。商城管理人員你熟嗎?”

徐佳薇點點頭:“還算熟,之前有過客戶也是在這裡求婚的,所以和管理人員有打過交道,不過之前的客戶都是把現場放在旁邊的側門,冇有誰放在正中央。”

“畢竟地方不同,商城收的費用不一樣。”

商城肯定是要收取費用的,正中央的費用毫無疑問是最高的。

“不用管錢的問題,你去辦,現場就弄在這裡,一切要快!”

說完穆寒又給徐佳薇轉過去10萬:“我隻要求一個字‘快’!”

徐佳薇立馬動起來,身後的小姑娘們也高興地跟著跑起來。

幾人不由想起梁琛說的話,“隻要服務好了,錢不是問題”。

對此,她們現在深信不疑。

一旁的許諾兩人看到這給錢的爽快程度,大為震撼。

穆寒看見兩人站在原地擠眉弄眼的,問道:“你倆不去準備,在這做什麼?”

“老闆,如果您這冇有服裝,我們就隻能回去拿衣服、化妝品了,來得急都冇帶呢。”

“我們住得挺近,來回也不用太久。”

穆寒皺眉。

回去?那肯定是不行的。

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擱。

“是我冇說清楚。”穆寒給每人轉10萬過去:“現場去采辦,隨你們喜好,要求‘快!足夠驚豔!足夠吸引眼球!’人物設定你們自己發揮,一會你們可就是全場焦點。”

兩人驚喜萬分。

心臟不爭氣的一個勁狂跳。

這老闆,豪到不行!

而且,自由發揮嗎?

“有認識的播音嗎?最快速度喊一位過來,男女都行,勞務費1萬。”

穆寒再轉1萬給許諾:“跟他講清我的想法,講稿內容他自己發揮,要求就是‘煽情’!”

“有有!”許諾和歐陽琳立即應承下來,當場就打電話拉人。

這可是美差,還能送個小人情。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商城正中央很快就搭起了一個台子,上麵鋪著豔紅的地毯。

台子上下週邊的鮮花越來越多,都搭配出大小不等的心形。

各色心形氣球飄滿了整個空間,路過小朋友們都可以隨手牽走一兩隻。

“你知道,我在這兒等你嗎?”

商城廣播裡突然飄出一道輕柔而深情的女聲。

“你不是說過嗎?我的愛讓你覺得沉重,這讓我十分委屈。”

“能給我點時間嗎?我會證明我的愛很輕鬆。”

女聲很感性,似水如歌,緩緩流過所有人的耳朵,流入心靈深處。

它似有一種魔力,能直撫人心。

顧客們都紛紛疑惑四望。

商城今天的播音員換成情感節目主持人了?

“媽媽,你快看,一樓正中央那裡好多漂亮的花,還站著個好漂亮的大姐姐!”一位小女孩拉著母親地手停下腳步。

“一襲紅妝,青絲三千,眉間是濃愁,腮邊是清痕。她滿足了我所有對古典女神的幻想。”一個小胖子趴在三樓欄杆上看著一樓的許諾愣愣出神。

“你們快看,她正對麵!那個捧著一大堆花的男的,帥到爆炸啊!”

“天呐!如果他喜歡的是我,不用他表白,我直接反表白他!”

“他這麼帥,她這麼漂亮,還表白什麼表白,直接生猴子去啊,在這撒狗糧,我呸!”

廣播中女聲繼續傳出:“我們從相識到現在經曆過5年時間,但我想50年之後我一定還是像現在這樣愛你。”

“相信我,我們將會踏過浮誇的琉璃,邁過坍塌的院牆,走向我們兩個人的垂垂老矣,白髮蒼蒼。”

一字一句間,女聲給所有人勾勒出一幅動人圖畫。

一幅兩名相愛男女遍曆世俗滄桑,最後化作白首蒼蒼,相視一笑忘於凡塵的圖畫。

“嗚~”現場有女生直接就哭出了聲:“你們不要管我,我就是一感動就情不自禁地想哭。這段感情太美了。”

“他一定愛慘了她,所以才願意讓所有人來見證他們的愛情。”

“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看得我都想代替她答應他了。”

穆小妹懵懵地看著這所有一切。

從剛剛開始她看不明白穆寒到底要乾什麼。

體味人生嗎?

“答應他!”

“答應他!”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路人總是愛看熱鬨。

穆寒很滿意許諾兩人找來的這位播音,氛圍烘托得很好。

關鍵是,店裡的林動和林歡也被吸引出來。

第一時間,穆寒同樣也被林動所發現。

林動嘴裡一聲驚疑,情緒在迅速變化。

從驚訝到沉思,從不滿到憤怒,從失望到堅定!

穆寒在心裡哈哈大笑。

林動這些情緒的醞釀,一定可以帶來大量的反派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