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刀馬 >   第四回:大內高手

三人驚駭,“既是贗品,那您可知這古柳,還有什麼地方售賣仿品?”

孫玄搖頭,“僅此咱家,彆無他處。但現在銅價低廉,咱處的銅製品都被銀代替了,哪裡還有人做這種賠本的買賣!”

“不過,前幾日確有人來過我這,直接進購了一批青銅。看樣子是老主顧,因為我們時常見麵。好像是四個人,輪流換,所以每次來的人都不一樣。”

轉過頭,孫玄補充道“我這人,你們也知道,雖是製作兵器,但絕不乾贗品之事,所以這個您放心,定不是我們這的!”

“我常聽人說,三刀會的會長嗜好修行練法,為了鍛造絕世神兵,經常誘拐童男童女,不知作甚。”孫沈浪欲言又止。

孫玄聞之,臉色煞白,“哎,怎麼說呢!這裡到處都是三刀會的眼線,你也不怕咱家生意黃了?”

蘇雲將手裡的子非俠交給孫玄,“您就跟我們講講吧,師傅!”

孫玄見蘇雲麵露難色,便招呼眾人進了內院。內院地不大,孫玄招呼三人上了堂室,抻出桌子倒了三杯茶。桌子積滿了灰塵,看樣子為了忙生意,孫玄一家也是不怎麼接待客人。

吹了吹塵土,孫玄笑吟吟的坐下來,讓夫妻二人去前院顧店,便講起了三刀會的事情。

“三刀會真正在古柳黑鎮樹立,還是寒冬。說是一夥西域的商販,路過咱們南鎮這片想要販賣西域的貢品。因為咱朝有嚴格規定,中原不得與西域發生貿易往來,所以有人賣,冇人買。商販們見寒冬過不下去,就打算往返。奈何朝廷派了軍隊,屠殺了那夥商販。寶物悉數被搶,就連婦人孩子也不放過。”

“朝廷派西域使者隱瞞了死因,本以為這事就這麼過去了。誰曾想存活了三人,為首的是商販頭頭叫‘木釵’,那個頭腦發達的叫‘牛三’,還有一個小個子。這三人想趁朝廷不注意偷偷回去報信,走至關口,又被遣散回來。於是乎三人就這樣被困守在了南鎮一畝三分地。”

“木釵和當朝聖上簽訂了條約,劃這片地叫‘古柳黑鎮’,交易自由。於是乎吸引了,無數隱藏的餓虎。從此這裡也成為了法外之地。三刀會為了報複朝廷,手扛三刀,捉拿幼童,壞事做儘,故而起名三刀會。”

孫玄清清嗓子,喝了口茶,“報官是肯定有的,但是追回來,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那我們還不趁早,萬一...”蘇子寒聽的額頭都滲出了汗珠,起身就向外走。

蘇雲俯首作揖,“就此彆過了,師傅。此番演講,實乃大有裨益!”

三人作揖上馬,話不言說,朝三刀會奔走。

離開廣場,一頭戴麵具的孩童引起了三人注意。

蘇雲遂勒馬停住。

孩童個頭不大,走路歪歪斜斜彷彿重心不穩。身上隻披一件麻布單衣。左瞧瞧右看看,又彷彿在躲著什麼人。身後背一竹簍,看樣子是在賣什麼東西。

孩童看到了三人,也不怯懦,抬臉過來聞訊,“先生,買東西嗎?好看的武器,高級仿品,精緻小巧!”

“你這武器,哪裡來的?”墨楓不加思索,脫口而出。

“我...這...是,你們買不買嘛~”小孩彷彿不願過多透露。

蘇雲倒是很關切孩童的身世,“你父母呢?怎麼自己一人在此?”

“龍兒從小便冇了爹孃,隻跟著姐姐生活,先生也彆笑話我,龍兒年幼貪玩,從樹上摔下來了,臉不得見人!”

墨楓正要言語,身後一女子,渡步將孩童攬入懷中,“龍兒,你又調皮了!”隨即看向三人,“對不住了三位,弟弟不懂事,驚擾了各位。”

“哦,不打緊,我倒是對這些古玩很感興趣,不如都賣給我們?”墨楓插嘴。

“是你們!”女子一眼就認出了三人。

“嗐,是青銅鋪那位姐姐啊,我們三人正要趕路,見孩童在此不放心,便聞訊了家裡情況。原來是姐姐的人!”蘇子寒下馬摸了摸孩童的頭髮。

“那你可認得我手裡這個!”蘇雲說著掏出懷裡的子非俠銅物,讓孩童辨認。

“咦,子非俠嘛!前幾天我還...”孩童還要講,被女子徑直捂住嘴,領了回去。

“這些人是怪人,我們不要理他們!”一邊幫孩童擦嘴,一邊舒展孩童的衣服,二人頭也不回的離去了。

蘇雲見問不出什麼,便速速趕路了,隻不過對“青銅鋪”,稍稍多了個心眼,畢竟孫玄冇有說實話。

三刀會隱匿在古柳黑市中,卻不在古柳黑市。從黑市廣場繞過古柳,向西的山腳下,便是三刀會的所在地。

院落不大,院外彷彿寺廟,搭眼一看,誰人也不知是何處所!日頭西斜,黑市的蒼山上傳來幾聲慘烈的狼叫,大家都冇在意,也不敢在意,下馬來到大院門口。

門口插著三把刀!

大門緊閉...

但見樹葉騷動,風聲陣陣,地上蛇鼠蟲蟻競相奔走。隻見草叢突然跳出七八大漢,人人手持寶刀將三人包圍。

蘇雲警覺,卻也慢了一拍。

大門敞開,吱呀的聲音晃得三人刺耳。門是半掩的,一陣激烈的拍手聲率先傳來。來的人皮膚黝黑,力大如牛,滿身肌肉唯獨冇有像他人一樣手拿寶刀。反倒是徒手反臥一把三叉戟。

“哦豁,稀客~!”壯漢仰天大笑,露出詭異的笑容。蘇子寒想要拔刀,被蘇雲拍拍肩膀,又抽回去了。

蘇子寒滿腔怒火,不得釋放隻得一撒氣,將刀扔到了地上。

“木釵!”蘇雲一眼就認出了眼前的這位。

“吃肉和尚,黑虎木釵,說的竟是眼前這位!”蘇子寒插嘴。

木釵一擺手,將眾人喝退,領著三人進入院內。蘇子寒將信將疑的撿起寶刀,跟隨木釵進入院內。

院落真與一般寺廟無異,僧人掃地,香客奉火,和和氣氣,哪裡像眾人口中脫出的三刀會。穿過寺廟,經過迴廊,四周的景象一一變化,最終來到了三刀會。

三刀會依山而建,用厚實的楠木搭建起的山林城寨,赫赫寫著三個大字“三刀會”,看樣子連寺廟,都被三刀會給控製了。

“千麵書生‘蘇子寒’、黑鷹帥將‘蘇雲’、斷案大師‘墨楓’?今兒人算是到齊了!查吧,來~。我木釵行人做事威風凜凜,但絕不乾陰事,三位當朝重臣不會聽風就是雨吧。”三刀會的寨子皆由持刀壯漢把守,與普通寨子無異。木釵攤開雙手,決定讓三人親自去查。

“那就,不勞木會長費心了!我們自己找證據。”蘇雲朝木釵使了個眼色,就進去了。

左麵是點將台,右麵是守擂台,中間是議事廳,四周房屋高低錯落,冇有發現任何關押孩童婦女的場所,三人便打算起身返回。

行至門口,一股異處觀望,發現寨子四味撲麵而來。乍一看,無甚異樣,行至寨中,味道卻又消失。墨楓四周皆伸出半尺長根鬚,上有莖葉,走進細聞,此乃藥材生薑。前朝古書《沉香錄》記載,生薑乃飯中之寶,具有驅寒祛濕的裨益,生肉放其生薑也有去腥之功效,生薑性烈味濃,也是掩蓋氣味的不二法門。

墨楓恍然,卻冇有證據,隻得無功而返,三人再做打算。可是人命關天,這種事情也是不能拖累。

“打擾~”蘇雲抱拳,隨二人徑直來到寺廟,準備找寺廟的小師傅們好好聊聊。

小師傅們在專心掃地,隻有幾位老方丈在祠堂主持香火會,唸經的聲音時不時傳來,增加了寺廟的神聖感。有的婦人自帶團蒲籃子,親自供奉上佛,以保在外征戰的夫君能衣錦還鄉,早日歸來。

“哦彌陀佛,施主帶刀進廟莫不是惹了殺身之禍~!”一位老方丈攔住了蘇雲三人,蘇雲見狀,將刀交給了蘇子寒,二人留在了寺廟外,由蘇雲與老方丈進去攀談。

“老師傅,您可來了!鄙人朝廷黑鷹軍的蘇雲,此次前來為的是詢問三刀會的事情。帶刀入門驚擾了各位尊佛,還望失禮莫怪!”

老方丈倒也開通,笑吟吟的拍著蘇雲肩膀“遁入空門酒氣深,不是佛來不是人...”

“最近人口失蹤打緊得很,方丈不如直言~”蘇雲露出難猜的神色,他也不太喜歡去猜測東西,尤其是這些虛弄文章的老方丈,便雙手作揖,請求其指點一二。

廟外的二人等的好不耐煩,蘇子寒便打趣起了墨楓“墨大人與我父親相識甚久,不知對我父親作何評價?”

墨楓還是一個比較嚴肅的人,經不起開玩笑“你這孩子,莫不是打趣我,你父親與我便如同結髮小兒,一起試身進入朝廷,他在我眼裡,便是天下豈能無一的良將。朝廷得他,便是風調雨順!”

“誇得這麼緊,就不怕被人聽見?”蘇子寒笑了。

墨楓臉紅了,頭一次臉紅。

蘇子寒無聊,撿起地上石頭往遠處一丟。這不丟不緊,反倒是將石塊打在了彆人身上。蘇子寒抬臉要去道歉,便認出了前麵的正是“大內高手”。

“大內高手供奉朝廷,卻與三刀會勾結,來的正巧,墨大人,我們不如追上去!”蘇子寒不說二話,掏出寶刀,飛身上前。墨楓正欲前攔,奈何子寒身疾眼快,墨楓無奈隻得隨行上前。

大內高手四人分散,行至密林。此處竹林甚密,縱橫交錯,便是上官城與南鎮交錯的翠竹林。

“想不到竟已行至此處,四人飛身至此究竟有何打算?”蘇子寒一邊心想,一邊落在了另一片竹林處。墨楓不善武功,急急忙忙也是跟隨過來。

二人會和,擺開架勢準備提高警惕,倒是靠前的羽衣白髮出了聲。

“出來吧!躲躲藏藏的,可是鼠膽小輩?”白髮男子連同紅唇豔抹的妖豔女子一起轉身,眨眼間便把墨楓二人圍住。二人這才注意,原來另兩位手裡分彆抗著一個麻袋。

“哈哈,俺今天這是享福啦,兩個妞,一大一小。哼,爺爺我今天誰也不讓跑!”壯漢解開麻袋,瞧向這邊,順勢抹了把口水。

“瞧你那點出息,趕緊把這倆礙事的給老孃解決了!”女子兩眼發紅,擲地有聲。

“飛雪和蘇子羽,吼,咱們可真有緣分!”墨楓哂笑。

男子不動聲色,斜倚在竹子一旁,女子開了口“唔,墨大人這樣說話,奴家真是消受不起!你們朝廷辦事不利,怎麼倒像是怪我嘍!”

“哎?姐姐,話不能這麼說,像你這麼天姿姣好的天底下可不多,便是在人堆裡也能一眼瞧見你!不如你行行好,彆跟他們了,跟咱家混你絕對是一把好手。”

飛雪可不是吃素的,一邊和蘇子寒攀談,一邊朝另外二人使眼色。

壯漢早就饑渴難耐了,扛起寶刀,放下麻袋,便朝墨楓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