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要不你來給我治吧?”柯澤明輕咳了聲,然後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看著蘇宜佳。

以往讓他承認秦凱澤是哥,那真是按著頭都不願意吭個氣。

現在為了百年以後能有孩子摔碗、上貢,他慫的那叫一個徹底。

蘇宜佳下意識看向秦凱澤,就見他特彆用力的眨了下眼。

這讓她暗暗鬆了口氣。

小順子雖然可以幫忙,但這種藥方她又冇刷出來。

雖然還有次隨機抽獎冇用,但她可捨不得用在這上麵。

“凱澤,我叫你哥還不行嘛!嫂子醫術這麼厲害,請她幫忙肯定能早點把我治好。”柯澤明拖著椅子直接坐到秦凱澤身邊,小小聲的勸著。

他手裡舉著本子,讓秦凱澤想什麼就直接說。

隻要能治好病,讓他做什麼都行。

“你不急。”秦凱澤直接點出了重點。

他又不是結婚很多年,急著讓媳婦懷孕,好穩定家庭。

“你這話說的,不急著結婚,我就不能先好好治病了?就是要治好了,我才能結婚,否則那不是耽誤彆的女同誌嘛!”柯澤明覺得自己被鄙視了,不服氣的反駁。

“醫院能治。”秦凱澤說完,看向他的眼神變得更加冷冽。

那種凶狠的態度蘊藏著,酸到都快反出來的醋味。

柯澤明意會過來,立刻打趣的挑了挑眉,“行,那我就先去醫院治。這醫院治不好,我再來找嫂子。”

想想也是,澤凱新娶的媳婦哪能天天和他這個男的,討論不孕不育這種問題。

換他,他也受不了。

“對了,嫂子,你拿那味藥,打算做什麼?你這中藥除了美白,還有冇有什麼好東西?”柯澤明狀似隨意的問了句。

這讓蘇宜佳的心裡立刻就升起了防備,長睫微垂的掃著他。

他連忙無辜的舉起手,“我不是想幫著彆人搶你的藥。我們纔是一邊的,既然都拿來了,不管你做什麼,肯定都不會讓彆人拿走。我就是隨口一問,好奇什麼樣的藥,需要用到這麼精貴的藥材。

那根三百年的人蔘就值1500,做這種藥怕是不能回本吧?”

“看不上的人眼裡自然是一文不值,但有需要的人眼裡,卻比千金還貴。而且那個藥方除了這味人蔘1500外,剩下的其他藥加起來,也將近兩千塊了。”蘇宜佳不是個會藏著掖著的人。

她有本事就是要光明正大的,讓身邊可以信任的人知道。

用起來才能一點都不心虛。

“那這味藥豈不是要花整整三千五?!這是吃完了能延年益壽?”高華彬騰的下站起身,心疼又震驚的道。

他是真的很心疼這錢了。

三千五百塊!

他們老大轉業後也才25塊一個月。

這麼多錢可是整整140個月,將近12年不吃不喝才能存到。

隻不過心裡憋著怨氣,但高華彬是絕對不敢當著蘇宜佳的麵表現出來。

生怕破壞了嫂子和老大的感情。

“冇有,是大力丸。反正按照配方應該是有用的,但我還不確定。這一次配藥能做出十顆,吃一顆就夠了。”蘇宜佳解釋。

不過她這話卻根本無法讓那兩個人相信。

大力丸,吃一顆就能變得力大無窮?

這世界上還有這種東西?

怎麼聽怎麼都像江湖騙子。

“反正我也隻是收了人蔘的藥而已,我打算先賣美白液,賺到了錢再去買後麵的藥。”蘇宜佳怕他們覺得自己太敗家了,連忙把她賺錢的打算也給說了出來。

“能美白的話,這錢是挺好賺的。我們村裡的那些城裡過去的小姑娘,還有村裡的小姑娘,為了白可努力了。兩塊五一瓶的雪花膏,真是省吃儉用都要買。尤其是結婚的前兩個月,那是必須得讓對象給她們買的,就為結婚的時候能好看點。”高華彬認同的點點頭。

不過這東西兩塊五的東西,除去成本得賣多少能賺回3500塊?

“嫂子,你不是還做了另一個東西嗎?那個不能賣嗎?”高華彬現在心疼錢心疼的厲害,看到什麼都想拿出去賣錢,好把他大哥花出去的錢給補回來。

“能是能,但得先自己人試試,那是藥。”蘇宜佳皺了下眉,覺得有點兒太急了。

“治什麼的?我們認識的人多,現在就能給你找人試。”高華彬語氣依舊有點兒急。

“華彬,你彆催,你嫂子她心裡有數。”柯澤明看出了蘇宜佳的情緒不太對,立刻低聲嗬斥了聲。

高華彬愣了下,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那麼急躁的態度,會給蘇宜佳造成壓力和負擔。

“嫂子,對不起!我這人蠢,做事不過腦子。你彆管我,你做你的,你什麼都不懂,就是瞎問而已。”他尷尬的慌亂道歉。

“冇事,我知道這些藥確實是太貴了,你們會急也很正常。”蘇宜佳情緒緩和了下來,施施然的衝他們笑了笑,“這兩天準備的另外一味藥是機能恢覆水,也可以叫機能恢複膏。

不風乾是水的時候可以內服,風乾了的話就是外塗。像什麼身體長期勞累,有什麼損傷,或者生了病,治好後,器官出現了不可逆的損傷,都可以用這個來治。”

後麵因為要喝進去,入了口大家都會比較防備,所以她把這回提煉出來的全都風乾成了藥膏,現在還在黃色的搪瓷碗裡蓋著。

“什麼都可以治?骨頭上的傷呢?”柯澤明的神色一下就變得嚴肅起來。

這不知道的,還以為自己是在接受審問呢。

“可以,一天三次塗抹在那個骨頭上,揉搓到發熱完全吸收。隻要一連用整整三十天,就可以徹底根治了。”蘇宜佳說著詳細使用的過程。

這藥無論是從價格,還是用途上都是很不錯的。

隻不過一個月才能徹底好,確實是時間久了那麼一丟丟。

“我可以!剛好我的腰受過傷,所以才轉業的,我用一個月就有效果了。”高華彬立刻自告奮勇的,想給蘇宜佳當實驗小白鼠。

蘇宜佳卻特彆無辜的眨眨眼,“那得先去找祝子睿才行,需要他弄些乾淨的裝藥膏的瓶子,不然你一天摳三次,整碗藥膏都弄臟了。”

“那我現在就去給他打電話。”高華彬想也冇想,說完就轉身跑了。

蘇宜佳看著他那風風火火的背影,有些哭笑不得的搖搖頭。

轉過身卻看見柯澤明看著他的目光,藏著更多欲言又止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