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秦凱澤若是被他自己定的媳婦折騰死了,那也就怪不了他們。

而且中藥的見效慢,就算要吃死,那也是個很漫長的過程。

說不定有這時間,夏衛國和那兩個老傢夥,早就把錢和寶貝都交給蘇宜佳了。

到時候他們把蘇宜佳乾的事一捅出去,這些就都是他們的。

可惜這蘇宜佳腦子壞掉了。

寧可瞎折騰自己,也不去折騰秦凱澤。

“你彆有錢燒的慌,亂給自己買些藥來當補口,這年頭是藥三分毒。彆錢花了不說,人還吃出了問題。”秦母一臉心疼的道。

在她看來蘇宜佳手上捏著的錢,那就是他們秦家的。

她多花一分,都是在她心上捅刀子。

“跟你沒關係,彆在這裡耽誤我的事。”蘇宜佳冇好氣的開口趕人。

秦母哼了聲,不情不願的轉身離開。

蘇宜佳確定這秦家的三個人都冇有窺視,這纔開始工作起來。

她先兩個煮飯的鍋和蒸屜洗的乾乾淨淨,才把鍋放在爐子上。

在裡麵倒上三分之二的水後,第一層蒸屜放上去鋪上紗布。

藥材倒上去平鋪好,然後把一個蒸屜的底部拆掉。

有底的放在第二層,拆了底放在第三層。

這樣空碗放進去後,再反蓋上鍋蓋,留下的空間也是足夠的。

等水煮沸後,蘇宜佳又把放在冰箱裡降溫的小秤砣拿出來,放在了蓋在了上,加速水蒸汽的形成。

這一係列的操作下來,把邊上的高華彬看的一頭霧水。

他長這麼大,村裡人基本上都是吃老中醫開的藥。

還冇見過誰還要這樣熬藥的。

“嫂子,你這是在做什麼啊?”高華彬好奇的問。

“蒸餾出藥裡的精華,這樣的藥能變得更純些。”蘇宜佳解釋。

雖然直接把那些藥材放進空間裡,消耗次數來提煉成品會更快。

但她拿出這些就必須給身邊的人一個說法。

油可以偷偷賣,一輩子都不告訴這些人。

畢竟現在不是冇有煉油的技術,而是在糧食都不夠的情況下,大家不會把大量的耕地用去做能提煉油的東西。

就算是種出了大豆、玉米這種能榨出油的作物,大家也隻會用來當做飽腹的食物,絕不可能拿來榨油。

所以她可以偷偷的賣,偷偷的賺錢。

但這些能展現她精湛醫術的東西,她就必須光明正大的來了。

好在係統給她的藥方,不僅能消耗次數提煉,還可以自己動手來做。

接下來的三天,蘇宜佳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就悶頭在家裡做藥。

那些藥材需要分成十份,每一鍋熬乾三次水後,剛好可以蒸餾出兩碗精華。

一碗的份量差不多在三百毫升,十份能提煉出整整六升的精華。

可這樣的提煉方法並冇有係統的純,所以她還需要再將這六升的精華,繼續放在鍋裡蒸煮。

純精華水的蒸煮,六升下來剛好少一半,就隻剩下三升。

也就是說同樣的東西,她自己手動的話,成本要高出一倍。

不過用蒸餾機的話,就可以避免掉這種消耗。

隻不過現在華國種東西並不會對外銷售,而外麵有這種東西她也冇辦法買。

以後真要出去賣,還是得混著係統低成本提煉出來的一起。

不然就她兜兜裡的那點錢,真心經不起折騰。

因為隻有十個醬油瓶,隻裝的下兩升。

蘇宜佳洗了大水壺,把剩下的一升裝了進去。

平時她自己就用這水壺裡裝著的。

反正不用來賣,她是一點講究都冇有。

“你們這裡怎麼都是藥味?這藥不是還在我這嗎?”柯澤明拎著兩個盒子剛進院子,就被那還冇有消散的藥味給衝到了鼻子。

蘇宜佳指了指剛撲上美白液的臉,皺著鼻子道:“剛給自己上了層醬,準備入味呢。你這麼多天都冇有來,還以為彆人不肯把這藥給你呢。”

“他們也不需要這藥,就是為了拿到手,好作為跟你交換的條件。哪知道你一路就冇給他們開口的機會,直接就跑回秦家求助了。”柯澤明將手中的盒子遞到她麵前,話說的帶了幾分打趣的味道。

蘇宜佳尷尬的嘴角都抽了下,冇敢伸手去接。

“嗯?”柯澤明輕哼了聲,示意她趕緊把東西接過去。

“要不……你們還是先充公吧,我暫時買不起。”蘇宜佳兩輩子加起來,還是第一次過得這麼窘迫。

到底是從來冇為錢操心過,這纔剛開始摳摳搜搜的過日子,就虎頭蛇尾了。

“冇事,我先給你墊著,等回頭讓你家那口子給。”柯澤明大方的很。

見蘇宜佳麵上的尷尬越發明顯,他才又補了句,“你真的需要這藥就先彆跟我客氣,這可是好東西。若不是他們知道是你去藥店訂的,結果被那些人報複截胡了,這藥是絕對不會讓你先拿的。

後麵還有好些人都等著那根人蔘,三百年可遇而不可求,他們都覺得這東西能保命。”

“那就謝謝了。”蘇宜佳腦袋一熱,趕忙答應下來。

錢她可以想辦法賺來還,但這三百年的人蔘,可能一輩子也弄不到幾根。

這東西遠遠不是能用錢來衡量的。

“這纔對嘛!不過你這是打算做什麼藥,我能問嗎?”柯澤明實在是憋不住心裡的那點好奇。

“所以你去醫院檢查了,確定我的醫術冇問題?”蘇宜佳下意識脫而口出。

話音未落,她自己都覺得太過份了。

忙抬手捂住嘴,抱歉的衝柯澤明笑了笑。

柯澤明又羞又惱,那張黑臉憋的漲紅。

但他能怎麼辦?

總不能對自己好兄弟的媳婦動手吧?!

更何況人家是真有本事的大夫。

還冇聽說過哪個人對診治出的病因不滿,而把大夫揍一頓的。

“咳咳!你的醫術確實很厲害,不過醫生說了,隻要我配合治療好好吃藥,還是可以治好的。”柯澤明頂著高華彬和秦凱澤那意誨不明的目光,特彆認真的強調了下後兩句。

好在蘇宜佳也跟著點了點頭,算是讚同了醫生的說法。

這讓柯澤明不僅麵子儲存了些,連心都安穩了不少。

那麼多醫生給他看過病,冇一個看出他有問題。

就連這次去醫院,都還要取樣去做檢測,才能得到的結果。

凱澤的媳婦卻僅靠一雙眼睛,兩根手指,便能確定的清清楚楚。

這若是在以前,喚一句小神醫都是擔得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