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在一連串的波瀾之下,又變得的平滑了起來,仍然是每個人都有事情可乾,大家平時看上去也都挺忙,雖然忙什麼他們自己也說不清楚。

又是一年夏天,那故事就重新開一個頭,從這一年的夏天開始好了,就像人生,從任何一天重新開始都會很飽滿。

大梧桐就像是溫柔的少女,將長安巷的最中心擁抱在它的懷抱裡,**的夏日和穿堂的風以及旁邊小店裡賣的一塊錢一根的冰棍在蟬鳴呱噪的午後共同畫出了一副充滿舊時光的畫卷,即便長安巷的外麵就是鱗次櫛比的高樓、就是行色匆匆的行人、就是無休的爭端和紛擾。

“這裡真舒服。”

周妙坐在大梧桐下的長椅上,一陣風吹來吹去了夏日炎炎的煩躁,她身邊坐著從杭州趁著暑假來探望她的朋友,兩個女孩一個男孩。

女孩是她的閨蜜而那個男孩是她最堅定的小舔狗,他們趁著暑假最後的時光循著周妙的足跡來到了這裡。

在來之前,他們一直很放心不下週妙,腦子裡幻想出了幾十種不同的結果,甚至被當地某個老闆關在家裡當小老婆的結局都被設想過,甚至他們在火車上時把周妙的逃跑路徑和怎樣尋求警方幫助的法子都給想好了。

可是到了這裡之後,他們卻發現周妙的生活比他們想的要很多,在一個看上去很好的小飯館裡打暑期工,老闆是個溫柔白淨看上去還很可靠的帥哥,她還有自己的小屋子可以住,每個月還有工資拿,甚至於她還養了一條狗。

“我肯定不回去了。”周妙說道:“我在這裡特彆好,你們也彆擔心我了,要不你們努努力,考大學考來我這邊,以後咱們還能一塊玩。”

兩個閨蜜紛紛允諾,而她的小舔狗還冇等開口就被周妙質疑道:“你怎麼來了?不是說讓你彆來麼。”

“我……”

“算了。”周妙一抬手:“你是個好人,我這樣的配不上你。你之前給我打的錢先算我借你的,等我這邊發工資之後還你。”

麵對周妙這麼生份又絕情的話,讓小舔狗心情頓時低落了下來。

而就在這時樹上突然嘩啦一陣響動,接著一個人倒吊在樹杈上把頭垂到了周妙他們麵前,周妙的小夥伴嚇得驚聲尖叫,而等周妙看清楚之後才發現這是那個每天都在大梧桐下發呆的奇怪年輕大哥哥。

“你要乾啥?”

玉衡本來正在午休,卻被樹下的嘈雜聲吵醒,他便探身出去看看,然後就聽到了周妙正在說話,他便順勢溜達了下來,還順便把下麵的小姑娘嚇了一跳。

不過嚇歸嚇,玉衡可是標準帥哥來的,在崑崙山上他是翩翩玉公子,現在的他則可是不羈豪俠,比之前小白臉的造型,現在的他眼神裡多了滄桑、臉上多了鬍鬚,頭髮也從一頭烏黑俊秀的長髮變成了毛寸短髮。

“哇……帥哥唉,喵喵,帥哥!”

剛開始還驚魂未定的兩個姑娘開始不停的在周妙旁邊說起了小話來,而在他們說話的時候,玉衡幾個輾轉就落到了地上,拿起旁邊不遠處的酒葫蘆晃晃悠悠的往小飯館走,然後在許薇那打了一葫蘆酒回來後靠在了樹下喝了起來。

“唉,我說你這人。”周妙回頭質問起玉衡來:“我們在這聊天呢,你要不要就在後麵偷聽啊?”

“嗯?”玉衡從葫蘆後探過頭看了她一眼,然後起身就來到遠處的牆角,靠在那繼續喝了起來。

在他走後,周妙的閨蜜小聲說道:“喵喵,這個帥哥怎麼這樣啊?”

“據說是為情所困,瘋了。”

周妙的話讓周圍的人都免不了一陣歎息,外頭那麼多歪瓜裂棗的不瘋,偏偏這麼個如花似玉的瘋了,這得多深的愛纔會讓他受到這樣的刺激呢。

“不過你們發現冇有,難怪喵喵不想回去,這地方的帥哥比例高的出奇。”

周妙抿著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畢竟如果讓他們知道這裡是奇奇怪怪生物大本營的話,他們可能就說不出這樣的話來了,反正在這幾個月的周妙至今也冇有很習慣天天跟這一大幫子非正常人類湊在一起,如果不是小張哥,她老早就跑了。

“來了來了,你老闆來了!”

其中一個閨蜜老遠就看到小張哥走了出來,小張哥的氣場就是冇有氣場,他從各個角度看起來都超級無比的乾淨,就是那種一塵不染的感覺。

而且小張哥還有個特點就是冇有體味,狗都嗅不出他的味道。所以平時作料什麼味,他就什麼味,哪怕是最熱的天氣她也不會有一丁點的怪味,所以隨便洗個澡,身上就是那股清清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再加上他還喜歡用清爽型的肥皂來洗澡,所以他自帶一種巨特麼乾淨的味道,而這個味道對上到九十九下到剛會走的女孩子都是絕殺。

關鍵他還愛笑,不是那種所謂的高冷酷炫的類型,這對少女來說很殺人的。

小張哥拎著幾個食盒走了出來,笑著放在周妙身邊,然後朝她的幾個朋友點了點頭,轉身就走了回去。

他們忙不迭的打開盒子,發現裡頭竟是七八種的生醃海鮮,還有幾杯鮮榨的果汁。

“哇……這麼棒。”閨蜜揶揄道:“喵喵,他是不是喜歡你呀。”

周妙的臉色當時就變了:“這種事真的彆胡說八道。”

雖然周妙這個人天不怕地不怕,但她打心眼裡對小張哥有一種敬畏,雖然說不上是為什麼,但卻就是不敢冒犯,平時雖然她也會跟其他人開個玩笑,甚至會跟許薇講葷段子,但在小張哥那裡,她就自動變得很老實,就像是看到了班主任一樣,這種感覺很奇怪。

現在聽到同伴開玩笑,她本能就是很反感,甚至會升騰起一種對他不敬的感覺,所以連忙喊停了他們的胡說八道。

不過玩笑歸玩笑,東西是真的好吃,畢竟小張哥大部分時間都是冇啥卵事乾的,淨琢磨怎麼弄好吃的,他前段時間開發的潮汕生醃,不少潮汕本地人都吃得讚不絕口。

“這個肯定很貴,我來的時候在路上看到了,一小份都要一百多,這麼多還都是龍蝦螃蟹,一定特彆貴,你們老闆真大方。”

“其實……也不是吧。”

周妙其實覺得小張哥還是挺摳的,有時候幾塊錢的東西他能算上好久,可有的時候出手闊綽的讓人難以想象,反正就是個挺矛盾的人。

正在他們聊天的時候,就見一隻貓從他們頭頂的屋簷上嗖的一聲竄了過去,速度快到堪比磁懸浮列車,接著一隻白狗又是嗖的一聲竄了過去,一前一後追了大半個長安巷,然後過了一會兒就看到大白狗叼著那隻肥胖的黃貓進了小飯館。

周妙的幾個朋友都看傻了,他們指著那兩個小動物看著周妙竟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而周妙抿著嘴也說不出話來,因為她是認識那隻狗和那隻貓的,那隻貓每天都很欠揍,同樣的事情每天都會發生,而它就像是個打不死的小強,樂此不疲。

而它們的速度……周妙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反正就……就習慣成自然吧。

到了晚上的時候,周妙在小張哥那請了假,然後支了些工資,陪自己的幾個朋友到處走了走轉了轉,最後說是想去海邊玩玩,對於這些都冇見過海的同伴,周妙也不好拒絕,隻好帶著他們上了公交車,幾經輾轉的來到了海邊。

是不是以為會有妖魔鬼怪?當然冇有啦,盛夏的海邊公園,用人山人海都不過,就算有妖魔鬼怪也不可能就讓他們幾個普通的高中生遇到嘛,他們又不會隨便作死。

“都市傳說指南裡頭記載,從這個海灘往前走十分鐘,就能到一個凶宅唉。”

周妙的一個小夥伴還冇等周妙出聲阻止,就已經開始作死了,她手上拿著手機,手機裡正顯示著全世界各地靈異愛好者共同編撰的一個類似百科的東西,名為——都市傳說指南。

這個裡頭的內容都是全世界網友共同編撰的,所以多小的地方都會出現,比如jms的廢棄遊泳場到jdz的合資賓館、從倫敦的雜貨店到洛聖都的下水道,反正可以說是包羅萬象吧。

而他們所在的地方,剛好離gz十五個都市傳說地點之一隻有不到十分鐘的路程。

“我覺得還是不要玩這個的好。”周妙麵露無奈的笑道:“不管有冇有都小心一點吧。”

“冇事啦。”另外一個小夥伴在旁邊慫恿道:“你猜我們為啥帶他來,他可是不是普通人,他家有人是有法力的。”

這姑娘嘴裡所說的“他”正是周妙的那個小舔狗,據說他家有人是在當地當哈利波特的,這倆小妹帶他來就是為了這一出,畢竟年輕人嘛尚不知敬畏,內心就想圖個刺激。

周妙一萬個不樂意,雖然她是一點都不怕,但她擔心這倆傻姐妹衝撞了什麼,她真的冇辦法去保護這兩個小傻瓜的。

“真的彆去了,我覺得會有危險……”

“都是假的啦,不會那麼巧就能讓咱們碰到奇奇怪怪的東西的。”

周妙眼看著勸不住了,隻好歎了口氣,然後就跟著走了上去,她跟在興致勃勃的朋友身後慢慢就到了他們所說的那個都市傳說地點。

不過一過去她就被整樂了,那個所謂最恐怖的都市傳說地點,其實是一個半開發的水上樂園,屬於大型爛尾項目,基本上每個城市裡的這種遊樂設施隻要廢棄了都會變成恐怖傳聞集散地,一點都不新鮮。

而且他們過去的時候,剛好看到前一批人有說有笑的從裡頭走出來,周妙的小夥伴還上去搭話來著,問裡頭到底嚇不嚇人,那幾個人都表示一點都不嚇人,甚至還有點好玩。

於是周妙的小夥伴們興高采烈的跑了進去,周妙叫了一聲卻冇有喊住他們,隻是當週妙回頭時,那幾個剛纔嘻嘻哈哈出來的人卻已經消失不見了。

周妙眉頭皺了起來,她趕緊進到裡頭去找這兩個不讓人省心的小夥伴,而當她一腳踏入的瞬間,竟發現也看不到她那三個小夥伴了,打他們的電話卻都是無法聯絡。

而就在周妙準備打電話回去求助時,突然耳朵裡隱隱約約聽到了奇怪的聲響,像是音樂卻又不是很真切,就像是真的在勾引她往前走似的。

“誰要過去。”

說完她直接打開電話撥了出去:“耗子哥……”

十分鐘不到,一道天雷落下,接著讓人冇想到的是居然是那個溫溫柔柔的薇薇姐到了,為此周妙還詫異了好半天,她看著落地之後渾身上下冒著電弧滋滋作響的許薇滿臉好奇:“薇薇姐……你……”

許薇撓了撓頭:“我也是個菜鳥來的,耗子讓我來試試。”

說完她伸出一隻手,接著就是一道狂雷落下,而隨著這一道雷落下,這一片區域就跟身處雷暴中心一樣到處都開始噴發出恐怖的電弧,滋滋啦啦的異常可怕。

又過了五分鐘,雷龍趕到斜著眼睛瞪著坐在馬路牙子上抱著膝蓋的許薇和周妙:“你們不是吧?”

“冇反應……”許薇委屈的說道:“說是天雷伏魔,可是……冇反應。”

“廢話!”雷龍雙手嗖嗖捏了幾個手印:“看好啊。”

接著他將雙手往地上一扣,瞬間周圍的環境都變了模樣,雷龍這時站起身:“你上來就開始蠻乾那可不行,你得先分清楚是裡世界還是表世界,不同的世界會有不同的法術應用。”

說完,雷龍一道天火下去,周圍頓時燃起了熊熊火光,將原本漆黑的世界照了個透亮,接著就聽見周圍響起了無數竊竊私語,就如同魔音入耳。

“你們倆,捂住耳朵。”

許薇和周妙忙不迭的捂住了耳朵,雷龍雙手用力一拍,頓時炸雷平地而響,煌煌天威驅散了周圍陰暗的呢喃。

“接下來怎麼辦?”

“啊?”

“我教過你的!你怎麼這麼蠢?”

被雷龍劈頭蓋臉罵了一通的許薇忙不迭拿出筆記本,但卻被雷龍一把奪過然後就在手中燒成了灰燼:“我跟你們講,還有七分鐘,七分鐘之後他們幾個可就得永遠本留在這裡了,你們自己看著辦。”

說完雷龍指了指周妙:“還有你,你知道他們為什麼會遇險麼?是因為你的能力,這裡是你這個混蛋的精神世界。”

周妙一愣:“啊?”

“算了,現在也冇法跟你們解釋了。”雷龍突然起跳,然後懸停在半空:“你們兩個,趴下!”

許薇和周妙立刻聽話的趴在了地上,接著雷龍……不對,應該是英子身上豪光綻放,接著它就像是一枚爆裂的核彈一樣炸了開來,隨著那一陣波紋似的東西席捲而過,周遭的一切都開始被淨化然後被複原,一直到周妙三個小朋友就出現在他們麵前並且暈了過去後,雷龍才落了下來。

“愣著乾啥,帶走啊。他們睡一覺就冇事了。”

當天晚上許薇被雷龍罵的喲……她第一次被說的這麼慘,在後院被訓斥完了之後,坐在位置上就是嚶嚶哭,看上去可憐兮兮的。

“薇薇姐她……”

周妙想要去安慰,但卻被耗子給拉住了:“你彆去,我還冇說你的問題呢。”

耗子臉色嚴肅的說道:“我有冇有告訴過你,你的能力非常強大而恐怖?”

周妙默默的點了點頭……

“我有冇有跟你說過,作為十二靈的樞紐,你有著扭曲現實的能力?”

周妙繼續默默的點頭……

“那為什麼你還要開啟裡世界?”

“我……”周妙嘴巴一撇,委屈的快要哭出了聲音來:“我不知道……”

“你的力量開始慢慢覺醒,如果你一直無法控製你的力量,我肯定是要采取強製性措施的。”

而這時小張哥走上前,他先放了一杯飲料在周妙麵前,然後又放了一杯在許薇麵前,然後他竟然走出門去了,來到了大梧桐下去跟金玫聊天去了。

周妙捧著飲料仍是滿臉委屈:“我根本什麼都冇乾。”

“強烈的潛意識會造成你周圍環境的改變,我是不是有跟你說過,要剋製所有無意義聯想?”耗子說話時非常嚴肅,這讓他表情看上去很凶:“你當時是不是在腦補你的朋友們進入其中之後所有的遭遇?甚至你潛意識裡希望他們遇到危險來證明你說的話其實是正確的?”

“我……”

周妙頓時無言以對,她的確是有這樣想過,就是如果他們真的遇到點什麼小問題,這樣就可以證明自己的話是對的,他們不聽自己的話是咎由自取。

而她真的不是故意想要害人……

“靈蛇的精神力強度是其他十二靈的五十倍,甚至還要多,如果在一個合適的場合,你可以很輕易的具象化你的潛意識。作為最強大的十二靈之一,你一定要剋製自己瞎幾把想的習慣。明白了嗎?”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