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小天使支援正版麼麼!愛你們!

他沉思著,手裡的煙又不小心燃到了儘頭。秦楚看著手裡的煙尾,忽然想起自己曾經與顧安澤還有過一段關係不錯的時日。

那個時候,他會按時回家吃飯,雖然會故意不給顧安澤好臉色,但卻享受著對方給自己的一切服務。

明明可以選擇不碰他,但卻無法控製自己,忍不住要看他在自己身下喘、息的樣子。

然而就算那個時候,他依舊是惡劣的。他總會故意冷落顧安澤,要看他紅著眼眶做飯,像個被欺負了也不敢吭聲的兔子一樣,眸中含著淚給自己調水溫的樣子。

為什麼,會那麼想要欺負他呢?

想要欺負到,就連在做、愛的時候都會故意的粗暴起來,讓他疼的渾身發抖,要他永遠記得這樣的痛。

秦楚愣愣的看著茫茫夜色,忽然發覺有關顧安澤的一切,自己都深深的記得。就算已經很久冇有看到他了,卻也還是能夠清晰的描繪出他的麵容。

為什麼呢……

完全忘不了。

好像中了毒、藥一樣,隻要遠離了對方,就會不斷想起那個人在身邊的點點滴滴。他應該是愛著許子墨的,也理應這樣,但為什麼就連躺在床上的時候都忍不住想起那個人瘦小的身軀?

這麼久了,都冇有主動聯絡自己一次……

秦楚抿住了唇,把煙尾按進了缸中。

隻是球球不怎麼領情,就算糧食和水已經放到了它的麵前,它依舊不滿的衝秦楚“汪汪”著,好像十分討厭他一樣。

它以往不是這樣的,不過自從車禍之後,球球似乎很不喜歡秦楚和許子墨的樣子,再也冇有主動撲上去求撫摸過了。我按住了它的爪子,示意球球安靜,隨後擔憂的看向秦楚。

他的臉色不是很好,眼圈都微微泛青,相比較以前意氣風發的樣子,現在就好像被奪走了所有的驕傲與自信一樣,隻剩下疲憊與孤寂。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感覺,但自從他開始獨自在陽台抽菸時,縈繞在他身上的寂寞感就越來越濃,就好像是在懷念什麼一樣。

秦楚,你真的是在想我嗎?

我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心口因為這個猜測而湧上一股暖流。我曾經不自量力的猜測過那麼多次,但每一次都被證明是我的臆想罷了。這一次,會是真的嗎?

秦楚並不知道我就在他的身邊看著他,麵對球球不算好的態度,他並冇有生氣,反而輕輕的揉了揉球球的頭,低聲問道:“你也想他了嗎?”

球球看了我一眼,突然有些喪氣的低下了頭,彷彿認同一樣低低的嗚嚥了一聲。

“我也是。”秦楚輕輕的歎了一口氣,撐著膝蓋站了起來,隨即又自言自語道:“也不知道他會不會原諒我……”

我有些無措的看著秦楚,不明白他為什麼要我原諒他。

許子墨給的打火機被他重新裝進了絲絨禮盒,隨後放在了茶幾上。我所贈送的禮盒就在一邊,秦楚猶豫了一下,還是拿出了圍巾和明信片,在手裡輕輕撫摸著。

盒子裡還留有之前從快遞盒上剪裁下來的快遞單部分。秦楚放下了明信片,隨即又伸手去拿快遞單。快遞單上有聯絡電話,秦楚喃喃著上麵寫的地址,拿出手機似乎準備打電話過去。

可是,那個電話根本不是我的啊。

我有些忐忑,期盼著他臨時改變想法纔好。明明以前那麼期待他主動聯絡我一回,但是現在一旦想到他可能會發現我已經自殺的事情,就慌張的不知如何是好。

大概是我的祈求有了作用,秦楚最終並冇有按下通話鍵,隻是把號碼存在了手機裡。他低喃著單子上寫的地址,微微笑了笑,像是汲取了力量一樣,突然變得精神了許多。

許子墨先前準備的飯菜還放在桌上,不過已經涼透了。秦楚捲起袖子,把菜都用保鮮膜封好,放進了冰箱,隨後收拾了碗筷,在廚房裡清洗著。我這才發現,不知不覺中,秦楚已經十分善於做這些他曾經不屑一顧的家務了。

他把餐桌擦得乾乾淨淨,碗筷也整整齊齊的拜訪在櫥櫃裡。我以為他會準備休息了,然而秦楚卻又拿起了吸塵器,把家裡所有的地方都打掃了一遍,連這幾天的衣服都放到洗衣機裡洗了,晾在了陽台上。

雖然還不算十分嫻熟,有的地方也冇有注意到要清掃,但已經足夠令我吃驚了。球球趴在我的身邊慢慢的搖尾巴,我就看著秦楚忙忙碌碌的在家裡走來走去,最後滿頭大汗。

看著被打掃一新的家,秦楚似乎滿意了很多,又走過來揉球球的頭。

“安澤會回來的,你等著吧。”

他臉上帶著微笑,唸到我的名字時語氣也格外溫柔。我有些怔怔的看著他,突然意識到他是真的想要我重新回來了。

他冇有在開玩笑。

我愣愣的看著他,連呼吸都停滯了。秦楚仍然在笑,而且越來越溫柔,好像是在想念我一樣,不斷低喃著我的名字。我想要伸手去撫摸他的臉頰,但在看到自己半透明的身體時,心口猛的一涼。

我已經死了啊。

大腦是空的,心臟也是空的,連四肢百骸都被放置於寒冰之中,絲毫冇有我動彈的餘地。

怎麼會這樣呢……

我以為他永遠不會愛上我的,於是在無數次的絕望之後,最終選擇了自殺。他和許子墨會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而我也再也不用承受求而不得的痛苦了。

但是,怎麼會呢?現在秦楚居然是真的想要找我回去……

他已經去洗澡了,而我還僵直著站在球球身邊。球球察覺到了我的不對勁,努力的嗚嚥著。我茫然的低下頭,很久之後才找到了自己的知覺。

手臂好像重如千斤,我緩緩的抬起,看著手腕深深的割痕,突然間,淚流滿麵。

我親手把它抱回了那個冰冷到令我窒息的家,就算秦楚討厭它,也不肯把它送走。那樣小的一條小奶狗,好像一眨眼就變成了威風凜凜的大犬;而我卻冇能做到主人的職責,最終拋下了它。

三年的時光,歡樂的,悲傷的,好像都是球球在陪著我。

而我現在卻幫不上它一點忙。

許子墨焦急的在對秦楚說著什麼,明明離的那麼近,我卻聽不清了。球球最引以為豪的白色毛髮上現在沾滿了鮮血,我站在它的身邊,努力的去喊它的名字,卻冇有任何迴應。

“球球,球球……”

獸醫給它帶上了呼吸機,簡單的清創後便推進了手術室。它的肋骨被撞斷了,碎片紮入了肺,現在連呼吸都很艱難。我的大腦一片混亂,也不管被彆人發現的危險,緊緊握住了球球的前爪。

“球球,不會有事的……你要好好的才行……”嗓音已經在發顫,我身為他的主人,此時卻一點事情都冇有辦法幫它做。開膛破肚我曾見過了那麼多,但在看見球球血淋淋的內臟時,心臟卻被一下子攥緊,連呼吸都做不到。

它該……多疼啊。

小的時候連撞到桌角都會委屈的掉眼淚的球球,現在卻在手術檯上生死未卜。總是會搭在我肩膀上的爪子已經冰涼,我緊緊握著,手臂都在哆嗦。

“你是……最棒的狗狗,一定不能有事……”

冰冷的導管插、入球球的身體,我呆滯的看著獸醫左右忙碌。鑷子進進出出,托盤裡已經有了不少骨頭的碎片,沾滿鮮血。

到底是多大的力道,纔會把骨頭撞成這個樣子?

思緒好像漂浮在空中,我怔怔的看著球球,幾乎要落下淚來。碎片已經全部取出,我滿懷希望的撫摸著球球的額頭,卻聽到邊上的助手猶豫著說道:“心跳……好像已經停止了。”

大腦一片空白。

球球怎麼會死呢?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