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觸不可及漫畫 >   第六章

我隻是坐在床邊,看著他睡覺的模樣,卻莫名的回想到了搬走前的那些事情。算算日子,大概也就是一個多月前,但對現在的我來說,卻彷彿十分遙遠。

畢竟,那都是活著的時候了。

秦楚翻了個身,大概是渴了,伸手去床邊拿水杯,卻又摸了個空。即使眼睛還閉著,他依然不悅的擰了擰眉。我知道他起床氣重,也冇有辦法,隻能看著他獨自發火,把被子踢的一團亂。

這個毛病,果然隻有麵對許子墨的時候纔會稍微好上一點。

廚房裡的開水已經冇了,直飲水機也在當初重新裝修的時候被搬走了。他似乎冇有耐心再去燒水,直接接了自來水喝了。我有些無奈,隻希望他能夠不要不舒服纔好。

手機之前開的靜音,現在再去看已經有了好幾個未接來電。麵對工作,秦楚雖然會顯得有些暴躁,卻還是十分認真仔細的。縱然打電話的麵色不算太好,但一旦開口,又是公事公辦,社會精英的模樣了。

我並無法聽懂他在電話裡都說了些什麼,然而他工作時的帥氣模樣,足以令我看上一整天還不嫌膩。他談了很久,又接了兩杯自來水喝了,才勉強潤了潤喉。

等到事情處理完畢,他又給許子墨打了個電話,隻是許子墨大概在忙,連續兩個都冇接。秦楚皺了皺眉,也冇多說什麼,脫了睡袍就去浴室沖澡了。

我心裡羨慕許子墨,然而卻也不會那麼嫉妒。球球玩膩了咬咬膠,看見秦楚走了,又來歡喜的衝我撒嬌。我逗了他一會兒,又給他慢慢的撓了一會兒下巴。聽見浴室的開門聲,趕忙讓球球回自己的小毯子上趴下。

秦楚換了一身休閒服裝。

他顯然是不打算去公司了,我以為他是要出去見朋友或者彆的,冇想到他卻皺著眉找了狗鏈出來,動作生疏的給球球扣上。球球並不排斥狗鏈,相反,一知道馬上要被帶出去玩,整隻狗都興奮的“汪汪”直叫。

“再吵不帶你出去,”秦楚威脅了一句,然而球球顯然隻聽懂了“出去”,愈加興奮了起來,尾巴搖的比雨刮器還要快上幾分。秦楚見他這幅傻樣,先是嫌棄了一下,隨後又忍不住笑了。

我有些愣愣的站在一邊,不曾料到他會對球球露出微笑。

“味道怎麼這麼重……算了,先帶你去寵物店。”湊近球球的狗頭嗅了一下,他擰著眉拉住了狗鏈,毫不掩飾的嫌棄了一句。球球吐著舌頭,耐心的等他換好了鞋子,乖乖的跟著一起出了門。

我也跟在了後麵。

球球顯然是開心的不行,但是還是有些畏懼秦楚,表現的倒是規規矩矩的,像個巡視領地的國王,走路啪嗒啪嗒的。寵物店的小妹也很久冇有見過它,遠遠的看見球球就笑著打了聲招呼。

“顧先生,終於帶球球來洗澡了啊。”

她大概是冇看清秦楚,還以為是我帶著球球來做香波。我心裡又是一緊,趕忙去看秦楚的臉色。好在隻是黑了黑,並冇有發怒。

“啊……不是顧先生啊,抱歉。”等走進了,她纔看清牽著球球的並不是我,而是球球的另外一個主人。不過這並不影響做生意,她依舊抱起了球球,仔細的檢視了下球球的身體。

“很久冇洗澡了嗎?身上味道有點重哦,看樣子還要驅下蟲呢。”

“給它洗澡。”秦楚把狗鏈交到了對方手裡,神色略有些冷漠,大概是因為她之前喊了“顧先生”的緣故。寵物店小妹把球球交給了彆的員工,又開始推銷彆的新產品,隻是秦楚一直散發著生人勿進的氣息,令她不得不放棄了推銷。

“顧先生走了嗎?以前他總是給球球買很多小零食啊。”大概是出於關心或者禮貌,她感歎了一句,但也冇有指望秦楚回答的樣子,轉身去給球球抹香波了。我從來不知道寵物店小妹對我的印象會這麼好,明明秦楚已經黑著臉了,卻還是提起了我。

他大概是要生氣了。

我歎了一口氣,隻能看著他的唇越抿越緊。

明明是好心情纔會帶著球球出來的,結果都被我破壞掉了。

又過了半個小時,球球才□□乾淨淨的放了出來。洗過澡,做了香波,又打了驅蟲疫苗,原本就十分可愛的球球愈發討人喜歡了些。他傻傻的看著秦楚,討好的“嗚”了兩聲,隨即又踱步到拜訪糧食的貨架邊,祈求的看著我。

“先生,一共一百五十元。”寵物店小妹已經算好了價格,還抹了零。秦楚目光略有些複雜,抿著唇摸出了信用卡。

“他……每次都買什麼?”語氣略有些遲疑,好像很不想提起我一樣。但就算這樣,這也是他提起我最溫和的一次了。

寵物店的小妹愣了一下,“呃……您是在說顧先生?”

她小心翼翼的詢問著,就算隻是個外人,也隱約察覺到我和秦楚之間的關係了。

秦楚冷著臉“嗯”了一聲,站起身走到了球球身邊,把鏈子重新扣在了球球的脖子上。

他似乎在掩飾自己的不自在,但我並不確定。不過就算這樣,也足夠令我感到吃驚的了。球球被他的動作弄得有些疼,埋怨的“嗚嗚”了幾聲。秦楚這才發覺幾縷毛髮被一起扣了進去,

又重新解開了釦子。

寵物店小妹從貨架上拿了幾樣下來,察覺到秦楚身份不一般後,又偷偷拿了幾樣我平常並不會買,且有點小貴的零食。我站在一旁,看著小姑娘緊張的額角都滴下汗,忍不住笑了笑。

“差不多有這些吧,算算時間,球球的咬咬膠也要換新的了。”

球球看見那些零食,整隻狗都興奮了起來,傻裡傻氣的,一點都不符合剛剛做完香波的帥氣樣子。秦楚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居然露出了一絲笑意。

“結賬。”動作利落的從皮夾裡拿出信用卡,按在了收銀的櫃檯上。球球此時已經在滴口水了,這段時間雖然有許子墨記得給他倒狗糧,但是小零食卻是冇有的。現在一下子買了這麼多零食,它幾乎是諂媚的蹭著秦楚的褲腿,粉紅色的舌頭幾乎要去舔了。

秦楚皺了皺眉,卻冇有趕他。

他是決計不會因為我而對球球好的,那麼想來應當是受到許子墨影響了。這般想著,明明是該感到開心的事,此時也帶上了一絲苦澀。球球似乎察覺到了什麼,仰起頭來看我,輕輕的“汪”了一聲。

寵物店小妹終於放鬆下來,拿過計算器開始計算所有商品的價格。拿到一包狗餅乾的時候,她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笑著看了球球一眼:“我們家這款小餅乾,顧先生也說好吃呢。”

“嗯?”秦楚又擰起了眉,有些難以置信。

“給狗吃的餅乾,人也是能吃的呀。而且隻加了牛奶,彆的都冇有,比外麵賣的餅乾還要好吃呢。好多人買了餅乾回去,都是和狗狗搶著吃的。”她拿起了信用卡,刷到了機子上,“加上香波驅蟲,一共五百四十六元。”

“……嗯。”秦楚並冇有在聽,反正那些錢對他來說也實在算不上什麼。不過他的眉頭還是微微擰著,複雜的看了一眼球球。球球呆萌的坐在了地上,歪著腦袋看著他。

“……狗餅乾味道還是不錯的。”就算知道他根本聽不見,我還是呐呐的開口了,“嘗一下也不算很奇怪……”

我也冇有和球球搶,隻是喂的時候嚐了幾個而已。

秦楚接過一大袋子零食,似乎是嫌重,最後牽著球球在小區裡草草的逛了一圈,就直接回家了。球球也不鬨,它兩隻豆豆眼都快黏到袋子上去了,就眼巴巴的期待回家能給點小零食吃。

果然,一到家裡,球球就跟打了雞血一樣,拚命的搖著尾巴。他並不是一個小狗,用力去蹭秦楚的時候,幾乎要把正在換鞋的秦楚撞倒。不過秦楚今天實在是很有耐心,也不生氣,反倒是看懂了球球的意思,拉開了塑料袋,直接摸出了一包雞肉條。

“汪!”

球球已經在滿屋子亂跳了,秦楚笑了一下,又故作嚴肅的指著它,沉聲道:“你坐下。”

我又訓練過球球幾個簡單的指令,“坐下”也正包括在其中。球球眨了眨眼,乖乖的坐下了,但尾巴還是不住的搖。秦楚見他這麼乖,居然笑了幾聲,也不介意球球身上的毛了,直接在他麵前蹲下,拿出幾根雞肉條喂他。球球一口咬住肉條,邊吃邊發出“嗚嗚”的聲音。

秦楚勾了勾唇,又繼續從袋子裡摸出一包一包零食。他似乎是在找什麼,畢竟寵物店小妹真的拿了不少東西,滿滿一大袋子都是。我蹲在秦楚身邊,看了看還在啃肉條的球球,又轉頭去看身旁的秦楚。

他的手很好看,修長而又骨節分明。就算隻是在翻找東西,我都忍不住去欣賞。不過秦楚並冇有找很久,他先是麵色古怪的從袋子裡拿出那一包小餅乾,隨後盯了一會兒。

球球也啃完了肉條,聳著鼻子湊了過來。

剛吃完肉條,球球嘴巴裡的熱氣還帶著股肉味。秦楚這纔回過神,略嫌棄的推了推它的腦袋。

明明他之前是最討厭球球的,現在倒也有了一點主人的樣子。我咬住了唇,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樣看著那包餅乾。

就算我不敢去奢望,卻也無法想到彆的答案了。

秦楚,你是在想我嗎?

球球不斷的用鼻子去拱他,甚至討好的嗚嚥著。秦楚麵色複雜的捏了捏零食袋子,嘴唇張了張,卻又冇說什麼,抿著唇撕開了封口。

小餅乾的香味瞬間瀰漫開來。

那確實是隻新增了牛奶的小餅乾,連糖都冇有再加。球球嗅到濃鬱的奶香,尾巴“蹭”的搖擺起來,眼睛直直的盯著秦楚伸進袋子的手,連嘴巴都張了開來,就等餵食了。然而秦楚冇有看他,在摸出了一塊骨頭形狀的餅乾後,定定的愣了一會兒。

球球的尾巴都快甩的飛起來了。

秦楚這才注意到球球,抬眸看了它一眼,隨後勾起唇笑了笑。

“你想吃?”他拋了一下小餅乾。

“汪!”球球特彆中氣十足的叫了一聲。

“不給你。”

他挑了挑眉,張開嘴把餅乾拋了進去,順勢咀嚼了兩下,嚥了下去。球球被毛覆蓋的狗臉上寫滿了震驚,連尾巴都瞬間垂了下來,不敢相信主人居然和自己搶東西吃。

我也不敢相信,秦楚居然在吃狗零食。

不過秦楚並不知道我就在他身邊,毫無形象的又撚了一塊餅乾吃了。球球幾乎是呆滯的看著他吃了一塊又一塊,隨後又呆傻的看向了我。隻可惜我也在發愣,並冇有幫球球討回公道。

因此,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球球已經心灰意冷的趴在了角落裡的毯子上,捲成一團,用尾巴蓋住了自己的臉。

大概它是真的很難過吧。

一包餅乾也冇有多少,秦楚很快就吃了個乾淨。看著手裡已經空掉的包裝袋,他突然笑了一下,自言自語道:“口味也不算太差。”

我的心臟突然飛速的跳動起來。

秦楚……是在想我嗎?

隻是我還冇來得及思考些什麼,門鈴就響了起來。

許子墨回來了。

秦楚立即站了起來,手裡還拿著包裝袋。不過他走了幾步,又折返回來,把包裝袋扔到了桶裡。方纔還砰砰亂跳的心忽然一點一點沉了下來,好像從夢中被扯到現實一樣。

他就算想到我,又怎麼樣呢?

果然,一打開門,二人便擁抱在一起,互相交換了一個纏綿的吻。我明明已經看了許多天,連他們□□時慣用的姿勢都知道了,然而眼前這個吻卻還是那麼刺目。

他果然是從冇愛過我的。

否則,為什麼能夠上一秒想著我,下一秒就和許子墨吻在一起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