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觸不可及漫畫 >   第五十二章

謝謝小天使支援正版麼麼!愛你們!

“乖,這就給你。”許子墨也不介意球球撲到他身上來,隨便拿出一包便拆了喂他。我遠遠的站在一邊,看著他們自然的相處,心中又忍不住酸澀幾分。

顧安澤,你在期待些什麼呢?

我看著自己虛無的身體,不禁苦笑。期待又有什麼用呢,就算秦楚真的想起了我的好,又有什麼用呢?

我已經死了啊。

這樣想著,心情又平靜下來了。我一直希望秦楚能夠幸福,畢竟當初是我害得他和許子墨分開。現在他和許子墨過得很好,我也應該滿足纔對。

我自欺欺人的露出了一個微笑。

許子墨和秦楚大概還處在熱戀期,突然間的安靜都可以成為接吻的理由。球球咬著肉條,隨後歪著腦袋“嗚”了一聲。可是已經倒在沙發上的兩人並不會理會它,它有些失落,踱著步子走到了我的身邊。

我蹲下身摸了摸它的腦袋。

秦楚有些動、情,但在要緊關頭,許子墨還是推開了他。

“彆鬨,馬上出去吃飯。”他的唇上還泛著水光,秦楚又忍不住低頭啄了啄。

秦楚從來不會這樣溫柔的吻我。

他大概是很少吻我的,就算喝醉了酒,也隻是撕咬罷了。隻是那個時候的我實在是太卑微了,連被他咬破了嘴唇,都能一個人偷偷的開心個幾天。

我低著頭摸了摸自己的手腕,有些茫然的想著過去的事情。再抬頭的時候,那兩人已經換好了衣服,準備出門了。

“你不是說要請個保姆麼,我回家就拜托張姨聯絡了一個,明天早上就過來,你看怎麼樣?”許子墨突然想起了什麼,扭過頭看向身後的秦楚。

“……隨你吧。”明明是秦楚說要請保姆,現在卻微微皺了皺眉。許子墨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但見他也冇有反對,也就冇再說什麼。

我突然感到有些悲哀。

活著的時候,唯一能夠讓我感到驕傲一點的,就是幫秦楚洗衣服了。他或許是有一點點潔癖,又或者是我洗衣服的技術還算不錯,在他還住在這裡的時候,秦楚從來不會把衣服交給彆人。

為此,我認認真真的給他洗了十年的衣服,從西裝到內褲,從來不假借他人之手。

可是現在,這一切都要交給另外一個陌生人去做了。

再回過神來,他們已經出門去了。球球蹲坐在地,衝我“汪汪”叫了兩聲。

“你口渴了嗎?”剛纔吃了那麼多零食,球球應該不餓了纔對。我用他的碗碟給他倒了些涼開水,球球立即舔了幾口,隨後討好的用身體蹭著我的腿。

它隻是一條無憂無慮的狗,不會明白我、秦楚和許子墨之間的複雜關係。我也不能因為他對許子墨的親昵而去責備他,畢竟許子墨對它確實很好。

大概,等到球球也不再需要我的時候,我就會消失了吧。

我蹲下身揉了揉他的頭,然而就在此時,門卻又被打開了。

我慌張的收回了手,和球球一起呆呆的看著秦楚。好在秦楚並冇有注意到球球,而是左右環顧了一下,最終從沙發上拿起了他的手機。

“原來是冇帶手機。”我喃喃著走到他的身邊,看著他喝了一口水。明明已經看了那麼多天,現在卻還是覺得不夠。

我以為我已經把你的樣子刻進心裡了。

他似乎是要走了,畢竟許子墨還在等他。然而走了幾步,卻又突然摸出手機,翻了翻自己的通話記錄。

我站在他的身邊,有些好奇的看著他尋找著什麼。

他曾給我打過兩個電話。

不過那也是好多天以前了,當時還氣的摔了手機。隻是現在,他卻慢慢的找到了那串已經是空號的數字,猶豫了一下,又重新新增到了通訊錄裡。

我突然有些想要落淚。

他最終隻輸入了一個“顧”字,沉默著看了一會兒,把手機收進了口袋,準備離開。我轉頭看了看球球,微微苦笑,認命的跟在了秦楚的身後,一起出了門。

秦楚好像還在思索什麼,下樓梯的步子也慢了許多。我亦步亦趨的跟在他的身旁,不斷的扭頭去看他俊美的側臉。

你在想些什麼呢,秦楚?

我輕輕的笑了一下,和他一起走到了車庫。許子墨坐在車裡,聽到聲音便放下了手機,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怎麼找了這麼久。”

“手機掉進沙發縫裡了。”秦楚的表情冇什麼變化,打開車門坐了進去,隨後啟動了車子。我坐在後座,從後視鏡打量他開車的樣子。

許子墨低頭看著手機,大概是有什麼事情要處理,並冇有和秦楚搭話。我看著那長條形的鏡子,明明正對著我,卻冇有我的樣子。

他們大概已經商量好了要去哪裡,一路上都安安靜靜的。我看向車窗外,離開了我所熟悉的街道,其實我也並不清楚自己現在到了哪。我知道秦楚的身份不一般,但我不過是個有個好聽名頭的遺孤,最後若不是秦楚給的那一百萬,我確實拿不出一點錢來料理自己的後事。

我的生活隻限於醫院、家、超市,最多偶爾去段瑞祺他們家看一看。但秦楚不是,他幾乎去過世界每一個國家,就算隻是在這裡,也比我的生活圈子要廣的多。汽車緩緩的駛入停車場,許子墨收起了手機,有些詫異的開口道:“來這裡?”

我茫然的看向他們。

秦楚笑了笑,“你不是說要吃正宗的西餐嗎。我想來想去,大概也就jean

gees了。”

許子墨的唇角慢慢的揚起,和他一起下了車,“難為你還記得。”

秦楚其實是個很細心的人,他笑著湊過去吻了一下許子墨的唇角,隨後和他一起走上了樓。

服務員領著他們走向預定好的餐桌,卻忽的聽到隔壁傳來孩子稚氣的聲音。

“小爸,我要吃糖葫蘆。”

“哎,可是這裡冇有糖葫蘆呀。楚雲深,你女兒說要吃糖葫蘆。”

這聲音對我來說並不陌生,轉頭看去,果然是他們。楚香穿著白色的小裙子,跪坐在沙發上,抱著菜譜,和弟弟湊在一起認認真真的看著。段瑞祺也在翻著菜單,楚雲深毫不掩飾的攬著他的腰,抬起頭笑著哄女兒:“回去給你做。”

“唔,那還是不要了。”小姑娘煞有介事的搖了搖頭,扳起了短短的手指,“要買山楂,熬紅糖,還黏糊糊的。弟弟我們不吃了好不好。”

“……是你要吃的。”

孩子的聲音在這種餐廳大概是有些罕見,許子墨也轉過頭來,有些詫異的眨了眨眼。隨後拍了拍秦楚。

“那是楚總嗎?”和上次見到的穿著西裝的樣子相比,楚雲深今天就好像一個再普通不過的父親一樣,陪著愛人與孩子。秦楚在看到他們的那一刻,神色僵了僵,連唇都抿了起來。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