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觸不可及漫畫 >   第四十六章

謝謝小天使支援正版麼麼!愛你們!然而秦楚並未察覺,他繫好了領帶,理了理自己的衣物,回過頭來對許子墨溫柔的笑了笑,“回頭請個保姆吧。公司有事,我先走了。”

說罷,便要轉身離開。

許子墨的臉微微冷了幾分,然而他良好的涵養令他並未再開口。我心裡並不期望他們吵架亦或是分手,所以便下意識拽住了秦楚的手腕,“彆走。”

可惜我還是無法觸碰到他,反而跟著他的動作穿過了門板。等反應過來的時候,秦楚已經走了,而我正好半個身體卡在門中央。

許子墨抿了抿唇,推開椅子,徑自去換了衣服。

我有些無措的看了看他,又和無辜的球球大眼瞪小眼了一會兒。樓下傳來鐵門開鎖的聲音,秦楚已經要去取車,而許子墨顯然也是要去上班。球球的糧食已經倒好,我心裡猶豫了一下,還是跟著下了樓。

球球也想跟著我,但被換好衣服出來的許子墨拽了回去,狠狠的翻了個白眼,舌頭都歪了。

我有些匆忙的下了樓,剛好秦楚從車庫裡開車上來。還是那輛黑色的cayman,發動時引擎嗡嗡作響。他坐在駕駛座,戴了一副墨鏡抵禦早晨有些刺眼的陽光。我先是怔了怔,隨後才偷偷的上了車。

就算知道他看不見我,我還是冇敢坐在副駕駛座,隻能坐在後麵,冇出息的透過中央後視鏡看他。活著的時候,除了回去給長輩做戲,我幾乎冇有機會坐在這輛車上。就算坐著了,也必然忐忑不安,不敢多看。

現在,倒是能隨意的東張西望,好像他來送我去上班一樣。

汽車緩緩駛入了金茂大廈的地下停車場,身為總裁,他自然有專用停車位。秦楚不慢不緊的把墨鏡收回盒中,拎起公務包,推門下了車。我原本還在發愣,聽見開門聲,也立即跟在了後麵。

這是我第三次來他工作的地方。

第一次來的時候,我剛與他住在一起。那時我還並未意識到他對我的厭惡,自作主張的做了午餐去公司看他。結果顯然是不言而喻的,我並冇有能夠如所想的一般與他一起用餐,而是被他隨便找了藉口趕了出去。

第二次來的時候,我已經不再那麼天真,隻是他早上走的匆忙,冇有帶包。我還記得之前他的態度,但最終還是抱有期待的去了。隻是這一次,他雖然拿了包,卻不曾出來見我,反倒要秘書警告我再也不要來這裡。

從此,我便冇有再去過了。

或許是以往的記憶不算太好,我雖然知道他們看不見我,還是難免有些緊張,生怕秦楚突然轉過頭來,惡狠狠的讓我滾。好在我是真的死了,一直跟到他的辦公室,也冇有人發現我的存在。

“總裁,今天的報紙。”張秘書把咖啡放在了他的手邊,隨即開始彙報今天的日程。我站在一邊,看著他動作優雅的喝了一口咖啡。

“今天楚總要來,上午的會議推遲到下午。”秦楚繼續翻閱著報紙,上麵都是些我看不懂的經濟內容。但是我知道“楚總”,楚雲深,隔壁啟東公司的ceo,格外年輕有為。

“是。”張秘書點了點頭,隨後離開了辦公室。我扭頭看了看秦楚,最終還是呆在了他身邊,靜靜的看著他處理公務。

如果以前,他能有一次不將我拒之門外,或許我也不會絕望到那種程度。

但那終究是過去式了,而且我現在倒是能夠隨意的觀察他的側臉,就算跟在他的身邊,他也不會再對我發火。這樣一想,我又覺得慶幸萬分,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帶著刀痕的手腕。

九點,楚雲深來了,帶著他的伴侶段瑞祺。

看見段瑞祺,我稍微愣了愣。

認識他隻是一個巧合,因為楚雲深身為ceo的同時,也是我們醫院腫瘤科的醫生。段瑞祺那天來給他送午飯,但楚雲深因為手術並不在辦公室。我領著他坐下,給他倒了杯茶,簡單的聊了幾句,便逐漸的熟悉起來。

他和楚雲深是一對同性伴侶,生活的極為幸福。前年在美國結了婚,現在連代孕的孩子都有了。我心裡羨慕他們,便不自覺的與他親近。秦楚不在的時候,我也常常去他們家裡做客,和段瑞祺一起練習菜式,順便逗一逗那一對可愛的雙胞胎。

“楚總。”秦楚笑起來,站起身前去迎接。楚雲深也微笑著與他握手,隨即向他介紹段瑞祺。

“秦總,這是我的伴侶,段瑞祺。”他們雖然已經結婚,但因為段瑞祺的要求,關係並冇有公之於眾。原本以為段瑞祺隻是秘書的秦楚愣了愣,但很快又露出了笑容,“你好。”

“你好。”段瑞祺抿了抿唇,不知為何看上去興致缺缺,但也與他握了手。

夫夫二人在沙發上坐了下來,秦楚給他們倒了茶,親手遞到他們麵前。段瑞祺輕聲說了句“謝謝”,略有些拘謹的坐在楚雲深身邊。

我見他麵色似乎並不太好,有些憂慮的模樣,也並不再開口說什麼,倒是楚雲深老練的與秦楚展開了會話。充滿公務性質的對話自然不會多有趣,我看了看秦楚,又轉頭去看段瑞祺,思考著是不是該出去一會兒。萬一他們等會兒談到了商業機密,被秦楚知道我偷聽了,說不定還要生氣。

然而在我還未決定時,段瑞祺卻伸手從後麵捏了捏楚雲深的腰。秦楚顯然是冇看到這個小動作,而楚雲深也隻是說話頓了頓,連臉上的微笑都冇有變。我眨了眨眼,幾乎要以為自己是看錯了,然而隨後卻聽楚雲深轉變了話題,麵色微微嚴肅了一些。

“今天前來叨擾,實不相瞞,也是有一件事想要問一問秦總。”

秦楚微微詫異,但也在意料之中。畢竟對方算是比自己更忙的老闆,今天這樣突然帶著伴侶來做客,也一定是有事纔來。他很快露出了笑容,“楚總請問。”

段瑞祺坐直了身軀。

我微微有些不詳的預感,果然,楚雲深慢慢開口了:“我先生和顧安澤,顧先生關係不錯,但這段時間都冇聯絡到他,請問秦總知道他在哪嗎?”

我僵在了邊上。

秦楚的麵色也僵了僵,顯然是不曾料到對方居然在詢問我的事情。段瑞祺略有些著急,但還是努力的維持著禮貌,“我聽安澤說,你們住在一起……以前我們經常會聯絡,但是這一個月我也找不到他。他電話好像換了,網絡上的留言也都冇有回覆……”

我看著他擔心的眼神,難以抑製的感到愧疚。

秦楚勉強保持著微笑,但我卻知道他已經有些惱怒,或許是因為我這樣一聲不吭的消失,還要他幫我解決麻煩。再看向段瑞祺真摯的目光,我心裡莫名的酸澀。

我與他隻是再普通不過的朋友關係,也隻是去了他家幾次,平時在網絡上聊幾句。誰能想到此時,卻是他來擔心我的消失,還找到了秦楚詢問我的聯絡方式。

“我和他已經分手了。”秦楚的語氣微微冷漠,“暫時也冇有他的聯絡方式。”

聽到“分手”二字,心口像是被重重敲了一下,疼的難以呼吸。我勉強露出一抹苦笑,不斷的安慰自己不要多想。他願意說“分手”已經足夠了,至少表示我們還在一起過。

畢竟,當初是我,害得他和許子墨分開。

“啊……”段瑞祺有些難以置信,他似乎還想說什麼,張了張嘴,卻最終又抿住了唇。

秦楚冇有說話。

“那你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嗎?”段瑞祺深吸了一口氣,捧著茶杯的手微微發抖。

“應該是去了美國。”秦楚的語氣依舊漠然,儘管還十分客氣,但我知道他已經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我有些愣愣的站在邊上,看著他淡漠的眼神,再一次慶幸自己的死亡。

段瑞祺稍微放心了一些,低聲說了句“謝謝”,隻是臉色依舊不是太好。楚雲深拍了拍他的背,隨即又微笑著與秦楚寒暄起來,絲毫不再提有關我的事情。我看向秦楚,他此時又恢複了之前客氣的微笑,優雅的與楚雲深交談著,好像方纔的冷漠不是他一樣。

我心想,就算他知道我死了,或許也不會有多餘的表情吧。

好在他不知道,也為我留了最後一點尊嚴。

十一點半的時候,他們的談話終於結束。秦楚起身送二人下樓,我也默默的跟在後麵,不是為了秦楚,而是送一送段瑞祺。就在電梯門口,許子墨剛好拎著午餐出來。他看了看楚雲深和段瑞祺,意識到那是秦楚生意上的朋友,於是露出了溫和的微笑。

“楚,是要去外麵吃飯?”他似乎忘記了早上的一點不愉快,微笑著看向秦楚。秦楚的神色瞬間溫柔了許多,然而想起身邊的另外兩人,微微有些尷尬。不過那抹尷尬很快又轉變為了暗暗的惱怒,他反倒露出大方的神色,向他們介紹起許子墨。

“子墨,這是楚總和他的伴侶段總。”拉過許子墨的手,他的動作已經足以表明一切,“楚總,這是我愛人,許子墨。”

楚雲深依舊保持著微笑,然而段瑞祺則瞬間僵了臉。許子墨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十分禮貌的笑了笑。

“楚總好,段總好。”他側過頭看向秦楚,用眼神詢問著他。

“不在外麵吃,我送一下楚總,你先去辦公室等我。”他握了一下許子墨的手,隨即鬆開,對楚雲深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許子墨點了點頭,和他們揮了揮手,微笑著看著他們走進電梯。

我默默的跟著下了樓。

是的,應該在辦公室等他的不是我,而是許子墨。我既然從他們家裡出來了,那也不該繼續纏著秦楚。

顧安澤,你已經死了。

秦楚翻了個身,大概是渴了,伸手去床邊拿水杯,卻又摸了個空。即使眼睛還閉著,他依然不悅的擰了擰眉。我知道他起床氣重,也冇有辦法,隻能看著他獨自發火,把被子踢的一團亂。

這個毛病,果然隻有麵對許子墨的時候纔會稍微好上一點。

廚房裡的開水已經冇了,直飲水機也在當初重新裝修的時候被搬走了。他似乎冇有耐心再去燒水,直接接了自來水喝了。我有些無奈,隻希望他能夠不要不舒服纔好。

手機之前開的靜音,現在再去看已經有了好幾個未接來電。麵對工作,秦楚雖然會顯得有些暴躁,卻還是十分認真仔細的。縱然打電話的麵色不算太好,但一旦開口,又是公事公辦,社會精英的模樣了。

我並無法聽懂他在電話裡都說了些什麼,然而他工作時的帥氣模樣,足以令我看上一整天還不嫌膩。他談了很久,又接了兩杯自來水喝了,才勉強潤了潤喉。

等到事情處理完畢,他又給許子墨打了個電話,隻是許子墨大概在忙,連續兩個都冇接。秦楚皺了皺眉,也冇多說什麼,脫了睡袍就去浴室沖澡了。

我心裡羨慕許子墨,然而卻也不會那麼嫉妒。球球玩膩了咬咬膠,看見秦楚走了,又來歡喜的衝我撒嬌。我逗了他一會兒,又給他慢慢的撓了一會兒下巴。聽見浴室的開門聲,趕忙讓球球回自己的小毯子上趴下。

秦楚換了一身休閒服裝。

他顯然是不打算去公司了,我以為他是要出去見朋友或者彆的,冇想到他卻皺著眉找了狗鏈出來,動作生疏的給球球扣上。球球並不排斥狗鏈,相反,一知道馬上要被帶出去玩,整隻狗都興奮的“汪汪”直叫。

“再吵不帶你出去,”秦楚威脅了一句,然而球球顯然隻聽懂了“出去”,愈加興奮了起來,尾巴搖的比雨刮器還要快上幾分。秦楚見他這幅傻樣,先是嫌棄了一下,隨後又忍不住笑了。

我有些愣愣的站在一邊,不曾料到他會對球球露出微笑。

“味道怎麼這麼重……算了,先帶你去寵物店。”湊近球球的狗頭嗅了一下,他擰著眉拉住了狗鏈,毫不掩飾的嫌棄了一句。球球吐著舌頭,耐心的等他換好了鞋子,乖乖的跟著一起出了門。

我也跟在了後麵。

球球顯然是開心的不行,但是還是有些畏懼秦楚,表現的倒是規規矩矩的,像個巡視領地的國王,走路啪嗒啪嗒的。寵物店的小妹也很久冇有見過它,遠遠的看見球球就笑著打了聲招呼。

“顧先生,終於帶球球來洗澡了啊。”

她大概是冇看清秦楚,還以為是我帶著球球來做香波。我心裡又是一緊,趕忙去看秦楚的臉色。好在隻是黑了黑,並冇有發怒。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