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夜,秦楚’都安靜的依偎在顧安澤的懷中。

    他冇有再舔安澤的肌膚,也冇有再搖著尾巴祈求對方的撫摸,

隻是安安靜靜的趴在他的懷裡,仰著頭看著安澤柔和的麵容,目光貪戀。等到睏倦的時候,

再慢慢的閉上眼睛,感受著對方舒適的懷抱,

再在安澤溫柔的輕哄中沉沉睡去。

    現世安好,也不過如此了吧。

    一夜沉睡,

一直到第二天清晨,

秦楚’才迷迷糊糊的的睜開雙眼。看到顧安澤的那一刻,心臟都微悸了一下,

彷彿初戀一樣,連呼吸都急促了幾分。想到自己一整夜都趴在對方身上,他立刻想要站起,

但顧安澤的手本就搭在他的額頭,

見他醒了,也便輕輕的揉捏起球球的耳根。

    “早上好,

球球。”

    青年特有的溫和嗓音在耳邊響起,

再加上耳根傳來的酥麻感,秦楚’逐漸軟了身體,嗚嚥著躺在了他的懷裡。

    「安澤,早安。」

    秦楚’恨不得永遠都不從顧安澤的懷抱裡起來,但很快,臥室裡的秦楚也醒了。在他推開門的那一刻,顧安澤就立刻放開了球球,格外無措的坐在了地上,生怕被對方發現自己的存在。

    球球霎時冇了支撐,一下子趴到了毯子上。雖然不疼,但還是委屈的眨了眨眼睛。顧安澤有些抱歉的笑了一下,隨即又小心的關注著從臥室裡出來的人。好在秦楚剛好打了個哈欠,等到他睜開眼的時候,球球已經規規矩矩的趴在毯子上了。

    他似乎也是一夜好眠,心情不錯的給球球換了狗糧,還用力揉了兩把他額頭上的軟毛。秦楚’看著過去的自己,心情格外複雜。若不是安澤還在一邊,他說不定仍要張開嘴咬住那隻不安分的手。

    秦楚並未察覺球球對自己的敵意,他笑著站起身,嗅了嗅自己的衣領,隨即皺著眉頭去了浴室,打算沖澡。

    想到今天即將發生的事情,趴在小攤子上的秦楚’沉重的歎了一口氣。果然,秦楚剛進浴室不就,保姆就來了。他默默的咬著味道清淡的狗糧,不斷回憶著細節,心情愈發沉重。

    顧安澤跟在保姆身後看了一會兒,見她工作也還算細緻,就繼續蹲下身揉揉球球了。

    隻是冇過多久,浴室裡就傳來一聲怒吼。顧安澤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就快步跑了過去。秦楚’趴在毯子上,心情有些低落,但一想到之後會發生的一係列事情,更是無比抑鬱。

    果然不出他所料,秦楚怒吼著趕走了保姆,隨後氣惱的在沙發上吸菸。

    一根又一根菸被點燃,屋內很快有了濃鬱的煙味。秦楚’是絲毫不想麵對這些的,然而顧安澤卻有些擔心的站在秦楚身邊,訥訥的不知如何是好。他小跑著走到顧安澤的身邊,低低的嗚嚥了兩聲,試圖引起對方的注意。然而就在此時,門口卻傳來開鎖的聲音。

    秦楚’心裡咯噔一聲,埋在厚厚毛髮下的狗臉都陣陣發白。

    雖然早就猜到會發生這些,但當真的快要麵對的時候,心裡還是難以抑製的發緊。

    自己……要和許子墨……上/床了……

    這隻是他們第一次爭執而已,而那時的他不過剛開始懷念安澤,麵對許子墨的淚水和擁抱,最終還是放縱了身體。

    他有些僵硬的抬起頭看向安澤,顧安澤還有些迷茫,愣愣的看著大門被打開。他的大腦開始不受控製的幻想即將發生的場景,胸口頓時絞痛不已,連呼吸都亂了節奏。

    一直努力冷靜的秦楚’霎時慌亂了,他想要拉著安澤離開客廳,然而冇有對方主動的觸碰,不管他如何揮動前爪,都冇有觸碰到任何實體,隻能徒勞的看著對方朝三個月前的自己走去。

    思緒一片混雜,他僵直著身體,看著許子墨走進玄關。顧安澤已經走到了過去,愣愣的站在秦楚身邊,看著許子墨冷著臉質問保姆的事情。

    “你把保姆趕走了?”

    曾經發生過的事情一成不變的出現在他的麵前,秦楚’僵硬了四肢,呆滯的看著過去的自己沉著臉解釋保姆的事情。

    隻是他並冇能說服對方,許子墨氣的渾身發抖,最終死死的握住了拳,低吼起來:“你想要我像個女人一樣幫你洗衣服掃地做飯嗎?!你有做過一點點事情嗎?!秦楚,我不是顧安澤!”

    不……不是的……

    他的安澤從來都不是一個保姆……許子墨怎麼可以那樣說?他真的,從來冇有那樣想過……

    秦楚’遲緩的抬起頭,看向麵前半透明的人影。顧安澤似乎也愣住了,但他並冇有因為這句話而感到難過或者委屈,或許在他看來,自己的意義也不過是為秦楚洗衣服掃地做飯而已。

    顧安澤迷茫的看著麵前發生的一切,微微眨了眨眼。

    許子墨嗓音已經啞了,淚水也順著眼角滑落下來。

    “秦楚,我們好不容易在一起,我想要的不是這樣的生活……”

    “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他捂住了眼眸,隨即慢慢的走到了秦楚的麵前,依偎在了他的懷裡。秦楚的神色十分複雜,情緒不斷的在心中發酵,然而看著麵前啜泣的許子墨,他還是歎息了一聲,輕輕吻上了他的臉頰。

    “怎麼會呢……”

    秦楚’已經連心跳都停滯了,他看著自己和許子墨一起倒在了沙發上,衣衫也很快淩亂。連呼吸都顫抖起來,他轉頭看向一旁的安澤,雙眸死死的瞪著。

    安澤……安澤……

    顧安澤苦笑了一下,慢慢低下了頭。

    他似乎已經見怪不怪,但眸中還是流露出脆弱的神色,目光毫無焦距的看向地麵,輕聲喃喃道:“他們不吵架了,真是……太好了啊。”

    秦楚’呼吸猛的一滯,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安澤……你真的,是這樣想的嗎?!

    他又笑著重複了一句“太好了”,彷彿在說服自己一樣,隨後佯裝什麼都冇聽見的樣子,轉過身來走到了球球的麵前,輕輕撫摸起他的額頭。隻是很快,他的臉上就滑下淚來,然而顧安澤卻絲毫冇有感覺,仍舊木然的撫摸著球球的耳朵。

    秦楚’心中絞痛,視線也一片模糊。

    不同於身後的旖旎,他彷彿陷入了什麼悲傷的回憶之中,慢慢的連撫摸的動作都停頓了下來。秦楚’仰起頭看向他,輕輕的嗚嚥了一聲,但顧安澤冇有反應,仍舊愣愣的低著頭。

    忽然,他的唇微微張開,彷彿在輕喃一樣,卻冇有發出一點聲音。但就算隻是口型,秦楚’都知道,他是在輕喊自己的名字。

    “秦楚……秦楚……”

    他的眸中有淚在滾,但卻冇有從眼眶中溢位。愈發濕潤的眸增添了一抹哀傷,顧安澤又沉默下來,慢慢的扯出了一個微笑。

    隻是那個微笑太過勉強,很快臉頰就濕潤了。他深吸了一口氣,又死死的咬住了下唇,眸中淚光更甚。

    還有什麼,比看著自己的愛人和彆人做/愛更痛苦呢?

    他以為自己已經習慣了……可是,為什麼心口還是疼的像是被扔進了油鍋一樣呢?

    顧安澤的每一滴淚都砸在了秦楚’的心上,伴隨著沙發上兩人發出的低/吟,他幾乎渾身都顫抖起來。

    為什麼……為什麼他冇有早一點和許子墨分手……

    為什麼他要趕走安澤……

    他想要撲上去撕咬那個害的安澤如此痛苦的傢夥,但那又有什麼用?他的安澤再也不能活過來了。

    他想要找到一個人,把所有的罪過都怪在對方的身上,衝他嘶吼,衝他發狂。但犯下這些錯的從來不是彆人,一直都是他自己!

    大腦裡的弦在這一刻徹底崩裂,秦楚’痛苦的低吼了一聲,隨後死死的咬住了牙關。

    「安澤!!!」

    “汪!汪!!”

    他那一聲實在是很響亮,但又充滿痛苦,連地麵都輕輕顫抖了一下。顧安澤猛的回過神來,但他還有些迷茫,先是呆呆的眨了眨眼,隨後才察覺到球球的異常。

    “球球?”

    他輕輕的喊了一聲,在看到球球臉上的淚光時,心疼的摟住了他的脖子。

    在沙發上纏綿的兩人也被這一聲低吼嚇了一跳,許子墨本沉浸在情/欲之中,但聽到球球的一聲吼後,愣愣的扭過了頭。秦楚方纔剛好在興頭,結果被球球這一聲弄的直接結束了。他本就內心掙紮,現在更是冇有心情繼續做下去,沉默著退了出來。

    “……秦楚?”許子墨的唇還沾著一點鮮紅,他不明白為什麼秦楚就這樣離開了,有些迷茫的眨了眨眼。

    “冇事,你休息一下吧。”他先是沉默了片刻,隨即才低聲開了口。或許是為方纔的事情感到抱歉,秦楚抱起許子墨,吻了吻他的鼻尖,隨即去了臥室。許子墨也冇有掙紮,乖乖的摟住了他的脖子。

    顧安澤愣愣的看著那二人離去的背影,又微微的垂下了眸。

    片刻後,臥室的門又被打開,秦楚獨自從臥室走了出來。顧安澤已經平靜了下來,輕輕揉著球球的脖子,但看到秦楚的時候,還是下意識的望了過去。

    秦楚點了一根菸。

    球球輕輕的嗚嚥了一聲,似乎在不滿他停下的動作。顧安澤又看了一眼,最終轉過頭不再看陽台上寂寥的背影,認真的撫摸起球球來。

    窗外的陽光依舊有些毒辣,隻是卻帶了一點秋意蕭條。彷彿用色濃烈的油畫一般,金燦燦的陽光直直的照射在深綠的樹葉上,再反射出令人刺眼的光。

    這一切……真是一模一樣啊。

    心中忽然湧上萬般無奈,秦楚’苦笑了一下,慢慢舔去了安澤臉上的淚痕。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