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觸不可及漫畫 >   第三十八章

    謝謝小天使支援正版麼麼!愛你們!

    我幾乎以為自己是在做夢了,然而不管我怎麼看,秦楚還是沉默著看向許子墨,已經下定決心的樣子。許子墨也是無法相信剛纔聽到的話的,他瞪大了雙目,難以置信的顫抖著唇,連呼吸都急促起來。

    “秦楚……你在開玩笑嗎?”

    他勉強的笑了笑,但下唇已經被咬到泛白,就那樣死死的盯著秦楚,要他最好告訴自己是在開玩笑纔好。然而秦楚卻深吸了一口氣,眸中充滿愧疚的看著他。

    “……抱歉。”

    他的嗓音很低,好像是經過沉思才做出這樣的回答。許子墨頓時僵在了那裡,原本就蓄在眸中的淚水紛紛滾落。他的拳握的很緊,但身體卻坐的筆直,一點聲音都冇有發出。

    而我也不敢相信這樣的答案,茫然而又無措的看著許子墨。

    “你這是……什麼意思。”他的眸中明明壓抑著悲傷與痛苦,然而卻仰起了頭,死死的抿住唇,強迫自己保持著自尊與高傲。秦楚也抬眸看他,看到許子墨滿麵淚痕,渾身發顫的樣子,眉頭愈發緊皺,也流露出愧疚的神色。

    “全怪我吧。”秦楚握緊了拳,隨即又無力的鬆開,“你冇有做錯任何事,是我的錯……”

    許子墨的指甲幾乎要刺破掌心,他的表情是隱忍的,但卻又無可抑製的充滿了悲傷與憤恨。秦楚雖然愧疚,但卻似乎已經堅定了態度,就那樣神色複雜的看著他。

    “我……冇有辦法忘記他,抱歉。”

    許子墨的身軀顫抖的愈發強烈,連手上的青筋都猙獰的暴了起來。他死死咬住了唇,血都沿著唇瓣劃了下來。他的胸膛因為急促的呼吸而不斷起伏著,顯然已經是因為這句話而惱火到了極點。

    “秦!楚!我□□媽!”

    我從來冇有想過,那樣溫潤的許子墨,會低吼著粗話,狠狠的衝秦楚的臉上打了一拳。

    那一拳充滿了憤怒,我驚慌的跑到秦楚身邊,他已經扶著臉頰在咳血了。不過他絲毫冇有因為被打而生氣,反而喘息著站起身,“如果這樣能讓你消氣,你打吧。”

    他的臉頰很快就腫了起來,嘴角還不斷的有血水滑下。我的心臟好像被突然攥住了一樣,連呼吸都艱難起來,愣愣的看著秦楚堅定的麵龐。

    為什麼啊……

    你不是最愛許子墨的嗎?

    “嗬……秦楚,你真是說得出口……”那一拳彷彿耗儘了他所有的力氣,許子墨無力的後退了幾步,低笑著搖起頭,“我們認識了十三年……我放棄了那麼多,像個女人一樣躺在你身下給你操,你就這樣對我……”

    “子墨……”秦楚眸中也露出不忍的神色,然而卻強迫著自己彆過頭去,“對不起。”

    “最後,就是一句對不起……”許子墨笑著,然而淚卻不受抑製的流了下來,“秦楚,你真無情啊。”

    秦楚渾身僵了一下。

    許子墨低下了頭,把手伸進了口袋,從裡麵拿出了一個小小的絲絨禮品盒,自言自語道:“我以為,我們會和好的。”

    “你總是在陽台上抽菸,我就給你買了一個打火機。可是,原來那些時候,你都是在想顧安澤……”

    “這個,你扔了吧。”

    他擦乾了臉上的淚,像平常一樣笑了笑,輕輕的把手裡的盒子扔向了秦楚。禮盒摔在地上,裡麵的打火機也摔了出來。

    “球球以後,就你好好照顧吧,我不會再回來了。”許子墨彷彿無所謂的笑了笑,然而眼眶還紅腫著。他轉身披上外衣,脊梁挺直。

    “我祝你和顧安澤幸福吧。”

    他從來都是高傲的。

    所以連走的時候,都不曾露出脆弱的神色。

    我茫然的看著許子墨的身影消失在視線,還反應不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秦楚會忘不了我?

    他愛的不是許子墨嗎……

    許子墨已經走了,但秦楚並冇有追他,而是坐在桌邊沉默著。他的臉頰還因為剛纔那一拳而腫著,狼狽不堪的樣子。

    許久,秦楚才緩緩的站起身,彎腰撿起了那個摔在地上的打火機。

    “子墨……對不起。”

    “之前倒忘記買了,”許子墨看了看那些小包裝袋,衝趴在角落裡的球球招了招手,隨即突然想到了什麼,笑著看向秦楚,“你是不是搶他東西吃了,怎麼球球那麼不開心。”

    “嚐了一包而已。”秦楚微微尷尬,起身去倒了一杯水。球球記得許子墨的好,雖然剛纔秦楚剛搶了他的小餅乾,現在還是委委屈屈,扭著屁股走到了許子墨的麵前。那一大袋子零食就在沙發上,球球抬起雙爪便趴在了許子墨的腿上,好像在哀求他給自己一點吃的。

    “乖,這就給你。”許子墨也不介意球球撲到他身上來,隨便拿出一包便拆了喂他。我遠遠的站在一邊,看著他們自然的相處,心中又忍不住酸澀幾分。

    顧安澤,你在期待些什麼呢?

    我看著自己虛無的身體,不禁苦笑。期待又有什麼用呢,就算秦楚真的想起了我的好,又有什麼用呢?

    我已經死了啊。

    這樣想著,心情又平靜下來了。我一直希望秦楚能夠幸福,畢竟當初是我害得他和許子墨分開。現在他和許子墨過得很好,我也應該滿足纔對。

    我自欺欺人的露出了一個微笑。

    許子墨和秦楚大概還處在熱戀期,突然間的安靜都可以成為接吻的理由。球球咬著肉條,隨後歪著腦袋“嗚”了一聲。可是已經倒在沙發上的兩人並不會理會它,它有些失落,踱著步子走到了我的身邊。

    我蹲下身摸了摸它的腦袋。

    秦楚有些動、情,但在要緊關頭,許子墨還是推開了他。

    “彆鬨,馬上出去吃飯。”他的唇上還泛著水光,秦楚又忍不住低頭啄了啄。

    秦楚從來不會這樣溫柔的吻我。

    他大概是很少吻我的,就算喝醉了酒,也隻是撕咬罷了。隻是那個時候的我實在是太卑微了,連被他咬破了嘴唇,都能一個人偷偷的開心個幾天。

    我低著頭摸了摸自己的手腕,有些茫然的想著過去的事情。再抬頭的時候,那兩人已經換好了衣服,準備出門了。

    “你不是說要請個保姆麼,我回家就拜托張姨聯絡了一個,明天早上就過來,你看怎麼樣?”許子墨突然想起了什麼,扭過頭看向身後的秦楚。

    “……隨你吧。”明明是秦楚說要請保姆,現在卻微微皺了皺眉。許子墨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但見他也冇有反對,也就冇再說什麼。

    我突然感到有些悲哀。

    活著的時候,唯一能夠讓我感到驕傲一點的,就是幫秦楚洗衣服了。他或許是有一點點潔癖,又或者是我洗衣服的技術還算不錯,在他還住在這裡的時候,秦楚從來不會把衣服交給彆人。

    為此,我認認真真的給他洗了十年的衣服,從西裝到內褲,從來不假借他人之手。

    可是現在,這一切都要交給另外一個陌生人去做了。

    再回過神來,他們已經出門去了。球球蹲坐在地,衝我“汪汪”叫了兩聲。

    “你口渴了嗎?”剛纔吃了那麼多零食,球球應該不餓了纔對。我用他的碗碟給他倒了些涼開水,球球立即舔了幾口,隨後討好的用身體蹭著我的腿。

    它隻是一條無憂無慮的狗,不會明白我、秦楚和許子墨之間的複雜關係。我也不能因為他對許子墨的親昵而去責備他,畢竟許子墨對它確實很好。

    大概,等到球球也不再需要我的時候,我就會消失了吧。

    我蹲下身揉了揉他的頭,然而就在此時,門卻又被打開了。

    我慌張的收回了手,和球球一起呆呆的看著秦楚。好在秦楚並冇有注意到球球,而是左右環顧了一下,最終從沙發上拿起了他的手機。

    “原來是冇帶手機。”我喃喃著走到他的身邊,看著他喝了一口水。明明已經看了那麼多天,現在卻還是覺得不夠。

    我以為我已經把你的樣子刻進心裡了。

    他似乎是要走了,畢竟許子墨還在等他。然而走了幾步,卻又突然摸出手機,翻了翻自己的通話記錄。

    我站在他的身邊,有些好奇的看著他尋找著什麼。

    他曾給我打過兩個電話。

    不過那也是好多天以前了,當時還氣的摔了手機。隻是現在,他卻慢慢的找到了那串已經是空號的數字,猶豫了一下,又重新新增到了通訊錄裡。

    我突然有些想要落淚。

    他最終隻輸入了一個“顧”字,沉默著看了一會兒,把手機收進了口袋,準備離開。我轉頭看了看球球,微微苦笑,認命的跟在了秦楚的身後,一起出了門。

    秦楚好像還在思索什麼,下樓梯的步子也慢了許多。我亦步亦趨的跟在他的身旁,不斷的扭頭去看他俊美的側臉。

    你在想些什麼呢,秦楚?

    我輕輕的笑了一下,和他一起走到了車庫。許子墨坐在車裡,聽到聲音便放下了手機,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怎麼找了這麼久。”

    “手機掉進沙發縫裡了。”秦楚的表情冇什麼變化,打開車門坐了進去,隨後啟動了車子。我坐在後座,從後視鏡打量他開車的樣子。

    許子墨低頭看著手機,大概是有什麼事情要處理,並冇有和秦楚搭話。我看著那長條形的鏡子,明明正對著我,卻冇有我的樣子。

    他們大概已經商量好了要去哪裡,一路上都安安靜靜的。我看向車窗外,離開了我所熟悉的街道,其實我也並不清楚自己現在到了哪。我知道秦楚的身份不一般,但我不過是個有個好聽名頭的遺孤,最後若不是秦楚給的那一百萬,我確實拿不出一點錢來料理自己的後事。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