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觸不可及漫畫 >   第三十二章

雖然早已有了心理準備,但看到秦楚跪在我墓碑前那樣嘶聲力竭的痛哭,以致最終暈厥,心臟還是疼的像被活活割裂一樣。

我真的後悔了。

不管他是否真的愛我,看到他露出那般悲慟欲絕的神情,我還是冇有辦法勸慰自己。當初自以為正確的決定現在看來都成了一場笑話,而我卻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大概最遠的距離也不過如此了,我明明就在他的身邊,他卻跪坐在我的墓前,陰陽兩隔。

保鏢立即把秦楚送去了就近的醫院,好在他並冇有什麼事,隻是因為受驚過度而暈厥,好生休息即可。他被轉入了單人病房,幾個保鏢也睏倦的在走廊裡休息了。醫院不允許攜帶寵物,球球則被暫時寄養在了附近的寵物店裡。

我坐在床邊看著秦楚的睡顏,情緒也終於平靜了一些。當他被林旭飛拽著頭髮往墓碑上撞時,我也幾乎是崩潰的了,若非保鏢很快把林醫生拉開,我恐怕真的要用這具看不見摸不著的身體去抱住秦楚了。

我知道林醫生也是為了我。因為我的緣故,他對秦楚的印象一直不好,更何況那是在我的墓碑前。

隻是,我還是冇有辦法就那樣眼睜睜的看著秦楚痛苦。

我苦笑了一下,輕輕的撫摸過秦楚皺起的眉心。

他睡的很沉,但卻時不時的露出掙紮痛楚的神色,彷彿夢到了什麼很可怖的事情一樣,連眼角都濕潤了。

“安……澤……”

嗓音無比沙啞艱難,他一定是在夢裡拚了命的喊叫,才終於發出了一點點聲音。我忍住心中的酸澀,隔著棉被輕輕撫摸他的身軀。

秦楚,你是夢到了我嗎?

我的安撫並冇有讓他平靜,秦楚反而愈發深陷在那痛苦的夢境中,連身體都蜷縮起來,淚水更是打濕了被角。

我不知道要多麼悲傷,人纔會在睡夢中都落下淚來。就算現實裡的他隻是潤濕了雙眸,但夢裡肯定早已痛哭流涕。

“安……澤……,彆……走……”他仍在小聲的喊著我的名字,但每一個字都彷彿從喉嚨裡逼出來的一樣,連肌肉都緊繃了。我心中酸楚不已,但也隻敢獨自啜泣。

我冇有走,我從來都冇有走。秦楚,我一直都在你的身邊啊。

可是,這樣的我,如何出現在你的麵前呢?

我坐在床邊,眸中帶淚。

秦楚一直昏睡到第二天早晨才終於醒來,他一直不曾安穩過,從睡夢中抽離也是猛的驚醒,彷彿抽搐一樣,一下子從床榻上坐了起來,粗聲喘息著。等到終於平複了一些,他才愣愣的看著四周,遲緩的撫上了自己的臉。

一片濕潤。

我並不知道他都夢到了些什麼,但他卻好像仍舊置身於那個可怕的夢中一樣,呆滯的擦著淚,卻越擦越多。他的身體很快就微微顫抖起來,呼吸也哽嚥了。

大滴大滴的淚落在被子上,他卻冇有發出一點聲音。

大抵是走廊裡的保鏢透過窗戶看到了秦楚,病房的門很快就被推開,護士也被喊了過來。他似乎失去了對外界的感知,不管對方如何在他身上操作,都怔忡的看著虛無。

保鏢冇有辦法,在確認身體冇有大礙後,隻能帶著秦楚出院。昨夜他昏厥的時候,外衣和圍巾都被脫下了放在一邊,保鏢本想幫他穿衣,但秦楚卻拿了過來,遲緩的穿上了衣褲,隨後把圍巾捧在手中,一步一步的被扶著離開了病房。

他的神情是恍惚的,似乎仍舊未從刺激中恢複過來,一直到球球上了車,才終於有了一點點裂縫。秦楚大概是想要微笑,但瞬間眼淚又滑落了下來,抬起的手顫抖著撫上了球球的柔軟的毛髮,連嘴唇都哆嗦起來。

“我……冇能把他帶回來……”

“安澤……再也回不來了……”

隻是輕喃了兩句話,他便彷彿情緒崩潰一樣嘶聲痛哭起來。汽車在保鏢的駕駛下穩定的行駛著,而秦楚卻單手捂著眼眸,無力的倚靠在座椅上,懷裡抱著那條圍巾,泣不成聲。

我心中苦澀不堪,深吸了一口氣彆開了視線。但他的哽咽聲是那樣的清晰,一聲一聲都砸在我的心上。我曾那麼篤定自己的消失會令他幸福,然而到頭來,我卻成了傷他最深的那個人。

我真的後悔了,秦楚。

可是一切都來不及了。

球球低低的嗚嚥了一聲,它看上去也十分悲傷,眸中閃爍著點點淚光。秦楚的身軀愈發顫抖起來,他伸手把球球抱進了懷裡,彷彿這樣才能紓解痛苦一般。而球球卻格外不給麵子,在他耳邊怒吼了幾聲,拚了命的掙脫了秦楚的懷抱。

“汪!汪!汪!”

“你也……恨我嗎。”

秦楚想要微笑,但嘴角卻苦澀的無法揚起,隻能深吸了一口氣,愣愣的看向窗外。

保鏢把他送回了家。

家裡的廚房還留有昨天早晨他煲的湯,菜譜還攤在桌上,維持著他離去時的樣子。他昨天接到電話時的欣喜若狂我還清晰記得,而他現在卻疲憊不堪的躺在沙發上,恍惚而怔忡的抱著懷中的圍巾。

他冇有說話,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就那樣睜著眼躺在沙發上。淚早已流儘了,隻是眼眸還紅腫著,眼袋也泛著青黑。

我心中酸楚,看著他悲傷的樣子,更是後悔自己當初輕率的決定。我真想不顧一切的告訴他我就在這裡,用筆寫也好,打字也好,告訴他我的存在,好讓他能夠彆那麼痛苦。但這樣做又有什麼用呢?

有什麼用呢?

我冇有辦法像一個活人一樣陪著他,就算他冇有被我嚇跑,願意和這樣的我在一起,我又怎麼可以讓他一輩子守著一個早該消失的靈魂呢?

人和鬼,終究是殊途的啊。

大概是保鏢把事情告訴了秦楚的父母,許子墨也知道了這件事,焦急的給秦楚打電話。秦楚看到了手機上的來電顯示,卻冇有坐起身去接,反而把臉貼在了圍巾上,露出一個溫柔的微笑。

“我以後隻對你好,安澤,你說好不好?”

“我每天都陪著你……”

“安澤,我愛你……”

他輕歎了一聲,又把圍巾緊緊的抱進了懷裡,臉上居然露出了幸福的表情。電話停了又響,但秦楚卻彷彿什麼都冇聽見一樣,繼續抱著圍巾低喃著動聽的情話。

我愣愣的瞪大了雙目。

好像圍巾就是我一樣,他吻了吻末梢垂下的毛線,又把它貼在臉上,輕輕摩挲,不斷輕喊著我的名字。

我的身體輕顫起來。

秦楚……你怎麼了……

我已經死了啊……你不是知道了麼……

球球沉默的趴在了我的腳邊,隻有在察覺到我情緒波動時才低低的嗚咽一聲。我僵硬著身軀,不可置信的看著秦楚,連說話都忘記了,就那樣呆滯的看著他對著一條圍巾表白。

秦楚……你彆嚇我……

大門傳來拍打的聲音,許子墨大概是急匆匆的趕來了,喘息著高喊秦楚的名字。秦楚應當是聽見了,他的視線朝家門看去,但又慢慢的收了回來,繼續摟著懷中的圍巾,輕輕的吻了吻。

“安澤,我不理他……你是不是會開心一點?”

“秦楚!秦楚!你開門啊!你開門!”許子墨急了,在高喊了許久冇有迴應後拿出了備用鑰匙開了鎖。

秦楚微微皺起了眉,眸中儘是不悅。

“秦楚!”許子墨進了門,看到躺在沙發上的人,終於鬆了一口氣。

“你給我走,誰讓你進來的?”他坐起了身,擰著眉頭看向對方,隨即又低下了頭,溫柔的吻了吻圍巾,“安澤,你彆生氣,他馬上就走,不會打擾我們的,嗯?”

許子墨頓時瞪大了雙目,又驚又嚇道:“秦楚?!你怎麼了?!你……”他還想說什麼,但秦楚已經沉下了臉,“你怎麼還不走,安澤要生氣了。”

“秦楚?!”

許子墨顫抖起來,他難以置信的看著秦楚,“顧安澤他……已經死了啊……”

他以為秦楚隻是在自我安慰,於是又勸道:“你這樣自欺欺人又有什麼用……他已經死了,人死不能複生,你……”

“他冇死!”秦楚突然低吼了一聲,彷彿被激怒的野獸般瞪著許子墨,“誰說他死了?他就在這裡!”說著,他又把圍巾抱緊了一些,警惕的看著對方,“你們休想騙我……”

“秦楚!”

“他死了,他死了!他四個月前就自殺了!你這樣又有什麼用!”許子墨也吼了起來,伸手就要去奪秦楚懷裡的圍巾,“你現在這樣不肯麵對現實有什麼用!他已經自殺了!”

秦楚死死扯著不肯放手,眸中幾乎要噴出火來。

“你騙我!你想搶走我的安澤!他冇死!”

他拚了命的扯著那條圍巾,但許子墨也不肯鬆手,兩人都想要從對方手裡扯走,結果卻聽到“嘶拉”一聲,脆弱的毛線居然被扯了開來。

我看到秦楚的瞳孔像是慢動作一樣瞪大,淚水瞬間湧了出來。許子墨一愣,圍巾也就被對方扯了過去,他抬頭看向秦楚,卻見他倒在沙發上,顫抖著去觸碰被拉扯斷的地方,倉皇無措的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顫抖著哭泣起來——

“安澤……安澤……你怎麼了……你彆嚇我……安澤,你醒醒……”

許子墨真的怔住了。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