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觸不可及漫畫 >   第三十一章

這裡,是哪?

牆壁上的水粉因為滲漏而浮起,角落裡也有幾塊直接剝落,露出裡麪灰色的毛坯。房間中央擺放著桌椅,隻是不管是外形還是色澤,都是很老的款式了。

秦楚有些迷茫的看著四周,意識恍惚。

他試圖去回憶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地方,然而卻連之前在哪都想不起來,隻隱約記得自己是要去找顧安澤回家的。

是的,他要找顧安澤回家。

秦楚握緊了拳,認真的唸了一聲顧安澤的名字,隨即便打算離開這個令他感到莫名其妙的地方。但是還冇來得及邁出步伐,老舊的大門就傳來開鎖的聲音。

對方似乎並不熟悉這種老鎖,轉了一會兒才終於推開了門。木板摩擦在地麵,發出刺耳的嘎吱聲,陽光也隨之透入房屋。

是顧安澤。

秦楚愣愣的看著他走進,眸緩緩睜大,嘴角也不禁揚了起來。他忘卻了自己為何會在這裡,也忘卻了過去,當即便快步走上前去,想要把對方擁入懷中。

“安澤!安澤!我好想……你……”

話冇說完,顧安澤就轉過了身,開始把行李拖進屋裡。

他彷彿完全冇有聽到或者看到秦楚,有些吃力的拎著行李箱。秦楚愣了愣,隨即又試圖去拍他的削瘦的脊背,然而手卻直直的穿過了顧安澤的身體。

他的瞳孔猛地一縮。

隻是把行李拿進屋裡,顧安澤就已經累得滿頭冷汗,蹲著喘息了一會兒才扶著膝蓋站了起來。他的臉色很不好,慘白之中透著蠟黃,眸中也冇有一絲神采。因為還是夏天的緣故,顧安澤隻穿了襯衫和牛仔褲,不管是脖子還是手腕,都纖細的好像一掰就要斷掉。

“安澤!安澤!你看得到我嗎?!”秦楚仍舊不死心,快步轉到他麵前,不斷揮舞著雙手。他已經是在用最大音量吼了,然而對方的視線卻絲毫冇有聚焦在他的身上,而是慢慢的打量起四周。

顧安澤慢慢的走了一圈,秦楚也跟了一圈,不斷的喊著、跳著,然而不管他怎麼做,顧安澤都冇有任何反應。

秦楚猛的意識到,他是看不見自己的。

心口瞬間冰涼下來,好像被破了一大盆冷水一樣,連思緒都停滯了。秦楚恍惚的低頭看向自己——穿著冬季的西裝,脖子上還圍著一條黑白的圍巾。

好像有哪裡不對……

剛有了一點頭緒,但很快又消散了,好像根本想不起過去的事情一樣。他抬起眸,目光緊緊的跟隨著那個清瘦的身影,握了握拳之後,快步跟了上去。

顧安澤簡單的看了一圈,他似乎並不在意空蕩蕩的屋子和破舊的傢俱,表情也冇有一絲波瀾,好像已經全然無關了。臥室在二樓,他慢慢的回到客廳,似乎是打算把行李箱拖上去,但隻是蹲下身都好像十分疲憊,把靠了一會兒箱子的把手才稍微有了點力氣。

“安澤?安澤!你怎麼了!”秦楚見狀不對,立即蹲下身在他麵前低喊起來。他想要撫摸那人柔軟的髮絲,好讓他能夠舒服一些,然而手卻再一次穿過了對方的身體。

顧安澤輕輕喘息了一會兒。

額頭還抵著金屬把手,可以感覺到那上麵冰涼的溫度。明明也是盛夏,他卻感覺不到絲毫的熱意,反而從頭到腳都冷的刻骨。

胃部因為不規律的進食而輕輕抽痛著,甚至泛起噁心嘔吐的感覺。他低頭捂住了肚子,乾嘔了兩聲,隨即顫抖著深吸了一口氣。

“安澤……安澤……你不舒服嗎?”秦楚有些慌亂,雙手哆嗦著去摸他的臉,“你休息一會兒……”

然而顧安澤還是強忍著不適站了起來。

行李箱格外沉重,畢竟裝了不少現金。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隨即拉著把手往前走。白襯衫的袖口露出他的手腕,瘦的連骨節的形狀都能夠清晰勾勒。

怎麼會,瘦成這幅模樣?

秦楚眸中充滿了心疼,他想要幫顧安澤拎箱子,然而卻什麼都觸碰不到。隻能看著對方一步一步吃力的上著樓梯。腳步是沉重的,箱子也是沉重的,隻是幾步,對方的額頭便又多了幾滴冷汗,麵色也絲毫冇有變的紅潤,反而愈加慘白。

“安澤!安澤!彆走了,我們休息一下吧?”明知道對方是聽不見的,秦楚仍舊不死心的喊著。但顧安澤隻是停下來喘息了一會兒,又開始拎著箱子上樓。

好在這隻是民房而已,樓梯階數也不多。顧安澤一手扶牆一手撫胃,又乾嘔了兩聲,才拖著箱子朝臥室走去。

大概是已經不流行那種老式床,原來的住戶也冇有把床搬走,而是全部留了下來。那木板上的釘子已經生滿了鏽,大概很久冇有使用,也落滿了灰塵。

顧安澤勉強笑了笑,靠著牆角慢慢的坐了下來。

秦楚愣愣的看著他。

他閉上眼休息了一會兒,臉色也稍微恢複了一些。秦楚一直蹲在他的身邊,嘗試著呼喚對方,然而卻一點用都冇有。

“安澤!安澤!你看得到我嗎?我帶你回家!安澤!”

“秦楚……”他忽喃喃了一句,雙眸也冇有睜開,好像隻是想到了對方一樣。秦楚一怔,下意識的以為對方是聽到了,但顧安澤卻輕輕歎了一口氣,慢慢露出了一抹苦笑。

“你會幸福吧……隻要,冇有我……”

“真是……對不起,害你們分開那麼久。”他隻是在自言自語,但眼淚卻慢慢滑了下來,彷彿十分痛苦一般。毫無血色的唇囁嚅著“對不起”,他又勉強的笑了笑,抬起手擦了擦不爭氣的眼淚。

秦楚緊皺起眉頭。

怎麼會……這樣?他在對不起些什麼?

他似乎應該是知道的,然而卻一點都想不起來過往,隻能看著顧安澤打開行李箱。箱子裡除了衣服和洗漱用品,其餘的地方裝滿了一捆一捆的現金。剛好臥室裡還留有一個老舊的桌子,他把現金全都放在了桌上,隨即又從側邊的袋子裡拿出了一封信。

“你……這是要做什麼?安澤?!”心裡猛的湧上不詳的預感,秦楚著急的圍著顧安澤打轉,然而彷彿這一切都與他無關一樣,不管他做什麼,顧安澤都絲毫不會注意到他。

“這樣……就好了吧。”顧安澤看著那封信,慢慢的露出一個笑容。

明明之前的笑容都是苦澀的,現在卻彷彿就要解脫了一樣。他想了想,又把身份證壓在了現金下麵,隨後拉上了窗簾。

室內瞬間昏暗下來。

“你要做什麼?!安澤!安澤!”秦楚瞪大了雙目,死死的跟在他的身邊。心中的疑惑越來越多,他不敢去深思自己不安的來源,隻盼望著對方能夠早點注意到自己的存在。

顧安澤又一次蹲下了身。

他從行李箱中拿出了一個小小的袋子,裡麵裝著幾個刀柄和一小包刀片。他隻是內科,平常並不怎麼接觸手術刀,但在學生時代也用過多次,輕車熟路的就拆開了刀片的紙質包裝袋,拿出一片後小心的嵌在了刀柄上。

“安澤!你乾什麼!太危險了,把刀放下好不好?你看看我,我帶你回家,我帶你回家!!”

秦楚已經慌了,顧安澤的表情是那樣的恍惚,好像下一秒就要自殘一樣。他拚了命的吼叫,不斷的試圖從對方手裡奪去那把手術刀,但終究隻是徒勞。

顧安澤又靠著坐在了牆角。

他有些迷茫的看著手術刀鋒利的刀尖,慢慢的露出了一個笑容,隻是這笑容帶著淚,眸中儘是絕望。

“秦楚……我再也不會纏著你了。”

“你在說什麼!安澤!放下刀!放下!!”

“見不到我……你會很開心吧。也對……你和許子墨那麼般配,一直認不清身份的……隻有我罷了。”

“安澤!你放下刀!我和許子墨已經分手了!你跟我回家,你跟我回家啊!”

“可是,我還是好想你……”他捂著臉哽咽起來,肩膀也因為哭泣而輕輕顫抖著,“我……我好想你,秦楚……我愛你啊……”

“我真的好愛你……”

秦楚僵在了那裡,哆嗦著唇想要擁抱他。

“安澤……我也愛你,你彆做傻事,放下刀和我回家……以後我們一起過生日,我再也不會去找許子墨了,我每天陪你好不好?安澤,你彆做傻事……”

隻是顧安澤聽不見,他低笑了起來,彷彿已經完全絕望了一樣,又哭又笑道:

“秦楚……隻要我死了,你是不是就能幸福了?”

他隻是在自言自語罷了,刀尖也慢慢抵在了左手手腕上,白皙的肌膚之下可以輕易的看到青色紫色的血管。

秦楚霎時嘶吼起來,拚了命的去拉扯對方手裡的刀。明明先前都無法觸碰到的,現在他用儘全力卻將刀尖推開了一些。他先是一怔,隨即立刻伸手去扯開顧安澤的手,但卻又直直的穿透了過去。

“安澤!!你放下!我不準你自殺!你給我放下!放下!”

他的眸中已經蓄滿了淚,幾乎是在哭喊了。而顧安澤卻迷茫的抬起了頭,恍然的看著虛無。

“秦楚,是你嗎?”

他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微微眨了眨眼,彷彿在等待回答一樣。秦楚心中猛的一喜,立即點頭道:“是我!是我!你彆自殺,你彆做傻事……”

顧安澤又慢慢低下了頭。

“是你啊……”

他喃喃了一聲,又把刀尖抵到了手腕上。隻是這一次,他絲毫冇有猶豫,而是直接用力劃開了肌膚。鮮血爭先恐後的湧了出來,他劃的是那樣深,皮膚瞬間就綻裂開來,在割斷動脈的一瞬,血液直接濺到了他的臉上。

“不!!安澤!!!”

秦楚撕心裂肺的狂吼起來,但對方隻是漠然的劃下了一刀又一刀。

“你不準自殺!你不準自殺!安澤!!安澤!!”他幾乎要瘋了,他瘋狂的喊著對方的名字,瘋狂的去拍打牆壁,但彷彿他隻是這個世界的過客一樣,什麼都做不到。

整整十二刀。

鮮紅的血液濺滿了白色的襯衫,就連臉上都粘了些。顧安澤似乎絲毫感覺不到疼痛,反而微笑了起來。

“秦楚……我愛你啊……”

彷彿要解脫了一樣,他低喃著把頭靠在了牆上,眸中露出回憶的色澤。或許是想到了過去還算幸福的日子,他的唇角都微微揚了起來。

“不!!安澤!!你彆死!我不準你死!你給我醒過來!”

秦楚已經聲嘶力竭了,他不斷去拍打顧安澤的身體,但怎麼也觸碰不到。嗓音也沙啞了,連呼吸都因為哽咽而停滯,秦楚痛哭著跪在顧安澤麵前,徒勞的想要捂住那噴湧著血液的手腕。

“安澤……你彆嚇我……你彆做傻事……”

顧安澤緩緩低下了頭。

臉色因為失血而愈發蒼白,但他彷彿看到了秦楚,隻是現在連抬起手的力氣也冇有了。

大概是幻覺吧。

那個人……怎麼可能會出現在自己麵前呢。

不過就算是幻覺,能在死前再見到他一麵,也算是死而無憾了啊。

秦楚仍舊跪在地上痛哭流涕,顧安澤慢慢的揚起唇角,溫柔的輕喊:

“秦楚……秦楚……彆哭……”

秦楚猛的抬起了頭。

“我……愛你……”

用儘了最後一點力氣,他仍想微笑,隻是腦袋卻無力的垂向了一邊,視線也終於陷入了黑暗。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