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觸不可及漫畫 >   第二十五章

秦楚一直站在窗邊吸菸,

我一邊陪著球球,

一邊偷偷的看他。打火機點菸的聲音響了好幾次,

最後,

他似乎是冇有煙了,

才終於停止了吸雲吐霧。

我其實仍然擔心他會猜到什麼,

畢竟抑鬱症總是和自殺聯絡在一起,

更何況我已經這麼久冇有一點訊息。

但不管如何,現在的情況總比讓他知道真相好。

活著的時候,

我生怕他會嘲笑譏諷我的自作多情,

生怕他以為我是在用命威脅他,所以最後,

連自殺都小心翼翼的,還提前寫好了遺書,像交代生平一樣交代了自己的生活場所、工作單位、自殺原因和遺願,確保警察在發現我的遺體後可以不去打擾他。

現在想來,

那時的自己也委實太過卑微了一些,

不過大概也是抑鬱症在作祟,

才最終導致了那樣的結局吧。

現在他愛我了,

他和許子墨分手,

想要把我找回他的身邊,我依舊不願意讓他知道。秦楚,我這麼愛你,怎麼捨得讓你有一絲絲難過呢?

就算讓你難過的是我,也不可以啊。

球球在撫摸之下已經閉上了眼睛,我微微笑了笑,又朝陽台的方向看了一眼。他站的筆直,連背影都比常人要挺拔許多,隻是無端的生出許多寂寥來。我看的入了神,連手上的動作都不知何時停住了。

要是,還活著就好了。

心裡又不禁酸楚了起來,我一直逼迫著自己不要去想這些,畢竟已經發生的事情是無法改變的。我苦笑了一下,低下頭去看自己可怖的左腕——多麼猙獰啊,皮肉外翻裂開,甚至可以看到白骨。可是這樣的傷口,現在卻一點血都不會流。

也不知道,我每次緊張時所感受到的心跳是真是假。

可能,連我的存在,都是假的吧。

秦楚似乎是打算休息了,他拿著菸缸進了廚房,清洗完畢後進了浴室。我又輕輕的撫摸了兩下球球,隨後才偷偷的站了起來,跟了過去。

其實,這是我第一次藉著虛無的身軀偷看他洗澡的樣子。

他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大概還在想著抑鬱症的事情,打開了龍頭後便怔忡的站在一旁。等到浴缸裡的水已經放了一大半的時候,才從自己的思緒裡回過神來。

他伸手試了一下水溫,但因為太燙,很快縮回了手,重新打開龍頭放冷水,等到水溫不是那麼燙的時候,纔開始解鈕釦。

不知為何,我忍不住錯開的視線。

明明這麼多年……也和他做過很多次親密接觸,後來也目睹了多次他和許子墨做、愛的場景,現在他隻是解開了襯衫,露出了鎖骨而已,我居然會有些不好意思。

好在他是看不見我的,我很快又挪回了目光。秦楚的臉色有些沉重,連脫衣都心不在焉的樣子。坐到浴缸裡後,他也冇有直接洗浴,反而躺了下來,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我以為他是要休息一會兒,也就蹲在了浴缸邊上,有些心疼的看著他疲憊的麵容。秦楚似乎還有些煩躁,眉頭時而蹙起,完全冇有放鬆的樣子。

突然,他喊了一聲我的名字。

我當時還在看著他的臉發呆,被喊到名字的呆愣的“啊”了一聲。不過他是聽不到我的聲音的,也隻是在喃喃自語的樣子,又閉著眼睛低念起了我的名字。

一直冇有什麼聲音的浴室裡忽然有了水流動的聲音,我迷茫的眨了眨眼,突然發現他的手已經不在原來的位置。

我的目光慢慢往下,有些愣愣的看著他diy。

秦楚仍然在低喃我的名字,嗓音沙啞,甚至帶著一絲情、動。我本來是在心疼他,現在卻一下子吃驚的不知如何是好,也不知該把目光放在哪裡,臉都漲的通紅。那一聲一聲“安澤”聽著就好像催、情的曼陀羅一樣,連我都覺得身體逐漸發熱起來。

怎麼……怎麼會想著我做這種事……

過了一會兒,他的嗓音也微微顫抖起來,念我名字的頻率也愈發急促。我羞的捂住了臉,但卻忍不住看向他。

秦楚,你……

他突然說了一句“我愛你”,隨後便放鬆了身體,結束了這場diy。

我怔怔的看著他的臉,不敢相信方纔聽到的那句話。

秦楚,他愛我……

心臟跳動的好像下一秒就要暈過去一樣,我感覺我的臉頰都燒了起來,好像所有的血液都朝那裡湧去一樣,漲的厲害。

與我的驚喜不同,秦楚仍閉著眼睛休息。他明明是釋放了,卻顯得愈發疲憊不堪,愈發寂寥。

我看見他眼下的青黑,不住的心疼。

不過diy似乎也有好處,他冇有再像之前那樣心思沉重,而是很快就睏倦的睡了過去。浴室裡開著白熾燈,並不會讓人感覺冷,更何況還躺在溫水裡。

我還是冇有從剛纔的羞意中恢複過來,紅著臉頰坐在地上。

就好像是做夢一樣,我抱住了膝蓋,耳邊不斷回放著他最後那句話。

秦楚他……愛我。

心口彷彿被愛意充滿了一樣,連一絲空隙都冇有了。那些不安、愧疚、後悔統統都消失了,隻留下了秦楚那句“我愛你”。

這麼多年,我甚至不敢去奢求他的愛,隻盼望他能夠喜歡我一點點。現在,他終於說愛我了,我還有什麼可遺憾的呢?

有什麼可遺憾的呢?

眼眶似乎是濕潤了,很快視線就模糊了一片。

大概是過了很久,連秦楚都因為水溫的下降而醒來,我才終於平靜了一些。他擦乾了身體,披上浴袍後直接回了臥室。我亦步亦趨的跟在他的身後,看著他躺在床上,蓋好被子,最終關掉了燈。

屋裡一片黑暗。

我適應了一會兒,才慢慢看清他蜷縮的樣子。他的眉頭依舊蹙著,但呼吸已經變得綿長。隻是他睡得並不安穩,後來不斷的翻身,手裡卻死死的抱著被子。

秦楚,你是夢到了我嗎?

我不住的心疼,很想告訴他我就在這裡。但他看不到我,也聽不到我的聲音,我隻能鼓足了勇氣輕輕的幫他撫平眉心的皺紋,隨後再貪心的在他額頭上落下一吻。

不知道是不是那個吻的緣故,秦楚後半夜都冇有再怎麼翻身。我就一直坐在他的身邊,看著他沉靜的睡顏,目光貪戀。

早晨,是球球喊醒了秦楚。

球球大概是猜到我在這裡,一大早就在那裡撓門,最後甚至站起來機靈的按下了門把,搖著尾巴朝我走了過來。它的“汪”聲吵醒了秦楚,秦楚有些迷濛的睜開了眼睛,剛好對上球球的視線。

“是你……”

大概因為睡眠的緣故,他的嗓音十分沙啞。秦楚又下意識的去床頭櫃邊找水,怎麼都冇有摸到,隨即纔想起來顧安澤已經離開了半年,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我正撫摸著球球的頭,所以它才乖乖的趴在床邊看著秦楚,尾巴搖的歡快。秦楚忍不住笑了笑,打了個哈欠後從床上坐了起來。他有些睏倦的揉了揉髮絲,在聽到球球被我摸爽的“汪”聲後,才掀開被子下了床。

他看上去精神好了不少,隻是眉目間仍有些心事重重。洗漱完畢後,他並冇有準備早飯,而是直接準備出門的樣子。我自然想要跟著他走,但球球也想要跟著我,一臉委屈的嗚嚥著。但秦楚是要去上班的,怎麼可能帶著它呢?於是最終,球球還是被無情的關在了家裡。

我稍微心疼了一下,隨後又帶著點羞怯跟在了秦楚的身後。

他先是去了早茶廳獨自用了早餐,隨後纔開車到公司上班。不過時間還早,所以辦公室裡並冇有什麼人,連張秘書都冇有到。但秦楚昨天為了找我一天冇有上班,桌上放滿了需要處理稽覈的檔案。他似乎是打算速戰速決,很快就投入了忙碌的工作之中。

大概是堆積的事情太多,秦楚一上午都忙忙碌碌,一直到午飯的時候才終於有所空隙。我以為他下午還會繼續工作,但他卻和員工一起用了午餐後,打了個電話給許子墨。

許子墨顯然是冇有預料到秦楚會給他打電話,連聲音都帶著微微的吃驚。不過畢竟前天才分手,他的心情也好不到哪裡去,冷冷的問著秦楚有什麼事。

我忽然有些不安起來。

就算他昨天在那樣動、情的時候說愛我,我依然因為自卑而有些惴惴不安,畢竟我這半年都冇有出現在他的麵前,有什麼資本讓他愛我?現在他打電話給許子墨,我幾乎是下意識的以為他要和許子墨複合了。

不,我應該對秦楚多一點信任纔對……

明明之前還那麼欣喜的,現在卻又因為不自信而隻剩下恐慌和不安了。

秦楚並冇有直接回答,反而沉默了片刻。許子墨有些不耐煩的再次問他想要做什麼,他才慢慢的開了口:

“子墨……我們見個麵吧。”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